偌安好,便琳天

墨水青鸢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黄鹂为谁歌唱

  “偌峰哥哥,”婉琳穿着浅黄色的绸衣,上面绣着粉色的牡丹,额纱下,她的双眸笑意不止,“明天琳儿就要出嫁了。”

看着眼前这个仍未长大的“小妹妹”,偌峰面带微笑,内心却唏嘘不已。“琳儿,去了那边要听话哦。”

“嗯嗯,母亲早已嘱咐过我了,还说要守妇道,一切按照侍父之礼来侍君。”

听到这里,偌峰心如刀割,最爱的人要远嫁他国,自己却不能阻止。他紧紧握住腰际的佩剑,苦笑道:“好了,快回去收拾收拾准备明天的行程吧。”他怕自己压抑不住,忙转身离去。

夜已深,偌峰身着夜行衣,避开巡夜的侍从和丫鬟,悄声进入婉琳的房间。月色微蒙,隔着屏风和轻纱罗帐,无力挽回只得让他一声轻叹。

忽然,门外烛光亮起,传来细语之声。“咦?小姐的房门怎么没关严?”

他忙躲到柜角之后。一个小丫鬟探头进来,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又关好门,走了。

待烛光渐远,他才从角落出来。此时,与她只有一步之遥,而明天她就要动身千里之外,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不能再压抑了,一次,就这一次,打破孔子所谓礼教。

他轻轻走到婉琳床前,弯腰,伸手抚摸了她的发髻。

“如果琳儿做我的新娘,我就天天给你梳头发!”小时候顽皮的真心话,你是否还记得?

又是一丝苦笑,眼泪竟涌上了眼眶,他赶快伸手拭去泪水,疾步而轻声地走了出去。关好门,渐渐远去。

红色幔帐中,佳人月色下,苍白的脸颊上一丝晶莹的泪水也缓缓落下。

刚刚探头进来的小丫鬟又“吱”的一声打开门,“小姐?”

“嗯?”婉琳侧过头去,睁开了眼睛,睫毛因沾着泪水,沉重不已。

“刚才偌峰公子来过了。”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让他带你走?”小丫鬟似埋怨地跑到床跟前,为她家小姐生着气。

婉琳起身,缓缓走到窗前,愈发皎洁的月光似乎懂得人心,忽然钻入云中,一切都黯淡下来。

“在这个乱世里,要想成大事,就必须要放下儿女情长。况且我们的王尊已经内允了偌峰为王储,此时他带我走,必定会惹王尊大怒的。他能来看我,我已知足了。”

小丫鬟仍一脸疑惑地问道:“那为什么小姐你要选择嫁到宝丹国呢?”

婉琳沉下头来,轻唇微启:“父亲所站,是反对偌峰的阵营,若上演夺位之争,我们白家必会遭祸。而欧阳氏的胜利是可以预见的,我希望他可以念我系宝丹王妃之位不诛我全家吧。”

小丫鬟看着她脸色不好,也不敢再问了。

次日的清晨终是降临了,白府上下皆喜庆的红色。

婉琳穿上嫁衣,去与送行之人告别。一一见面后,就是不见偌峰。

忽热,众人沉默下来,只见偌峰带了两列精兵,穿着盔甲,走向厅堂。而且气势汹汹,神情坚定。

婉琳的父亲白知贤也阴下了脸,问道:“欧阳公子这是何意?”

见形势不好,婉琳忙跑去父亲和偌峰之间。“想必偌峰哥哥一定是刚带兵操练完来不及换装就送来我了吧。”

婉琳拽着偌峰的胳膊:“反正时间还早,换下衣装还来得及。”

可偌峰却丝毫未动,一改往日温和的微笑,一脸严肃地看着婉琳,正欲开口,却先被婉琳打断了,“今天肯定是累坏了,笑都不笑了啊?琳儿出嫁是高兴的事,偌峰哥哥也该笑一笑呐!”说着,婉琳强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出来。

这时,喜娘一声喊:“吉时已到,新娘入轿——”

“我会想你的。”四目相对,婉琳依旧保持着孩子般的笑容,她轻轻的说着,然后松开手,向众客行礼,再转身离去。

“哎婉琳,”偌峰又反手拽住她的胳膊,“我永远不会忘记今天最漂亮的你。”

婉琳泪水亦正涌上,幸好小丫鬟及时盖上了盖头。

她伸手推下偌峰的手,趁此之机用力捏了一下他的手,也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温暖,即使只这一瞬。

宝丹国的国王不错,婉琳与她生活得也很好。故乡的一切仿佛已在记忆中搁浅。

陪嫁的小丫鬟已长大,带着婉琳的儿子去了太后宫中。

婉琳一个人刚刚起身,小丫鬟就跑了进来,关好门,略带着急地说:“王妃,我刚才听说大渊国国王驾崩,新王已经即位。”

婉琳既兴奋又担忧地问道:“新王是谁?”

“新王姓氏欧阳。”

“那白府呢?”

“……”小丫鬟一阵沉默。

“我爹娘呢?”

“白老将军战中被伤,但命无大碍,新王下令,令白家举家迁于西北,为白老将军养伤。”

心头一惊,婉琳旋即笑了,“谢谢新王了。”

三年后,宝丹国王猝死,小丫鬟为救婉琳而死,婉琳与她的儿子一起被继位的新王关在偏僻的冷宫中。

“不好了,听说有一只军队向王城攻来了!”宫墙外有人大喊。

新王荒淫无度,乱了政法,正处于险要之地的宝丹国早就成了周围大国觊觎之地。只是人们不知,大渊的军队,目的不仅如此。

城破了,王室都被俘了,唯独不见婉琳。

国王欧阳偌峰亲自搜寻,只见到婉琳正在冷宫的殿墙一角洗着衣服,披散的头发与疲惫的脸庞相映。

偌峰走过去,婉琳抬头,吃了一惊。

“偌……偌峰?不,大王。”

偌峰一把拥她入怀,哽咽道:“你真的一直想着本王吗?”

婉琳闭上眼,所有心事与心情此刻只化为一句话。婉琳笑道:“我那天,真的最漂亮吗?”

风轻,云淡,黄鹂为谁歌唱,纵使时光流逝,彼此永不相忘。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黄鹂为谁歌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