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桃花真旺

  我们到前厅去的时候,花沂浅正在和王虎说话。

好久没有见到王虎了,他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玉儿一见到他就挣脱我跑过去大喊,“虎叔!”

王虎应声转头,看见玉儿小小的身影向他扑去,他蹲下来抱起玉儿,把她举的老高,“玉儿这几天有没有听少主话啊。”

“有哦,昭阳姐姐说玉儿最乖了!”

“不得对少主无礼。”听到玉儿对我的称呼之后,王虎面色一沉,我见状赶紧跑过去跟他解释。

“是我要玉儿这么喊的啦,比较亲切嘛。”

“但是身份有序,她虽然是个孩子也不能太纵容她。”王虎看向玉儿,沉声道,“懂了没有!”

“懂了……”玉儿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垂下头,没有再吭声。

“王虎你别这样,她只是个孩子,她要像其他人那样快快乐乐的成长才是。”我摸摸玉儿的脑袋,“没事,别理他。”

王虎注意到了我后面的顾以纯,恭敬的低头行礼,“顾姑娘好久不见。”

“嗯,虎叔别来无恙。”顾以纯也施施然弯腰回礼,美目盼兮,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不与俗世相容的优雅姿态。

“咦,你们认识啊?”我好奇的看着他们,他俩又是怎么有交集的?

“以纯与虎叔也是旧识了。”顾以纯盈盈笑意,“之前共去元普寺的时候还多亏了虎叔出手相救呢。”

“这样啊……”我点头,然后推搡了一下一直现在旁边沉默的花沂浅,“什么时辰了?”

“午时都快过了。”

“啊?都下午了?”我看了看天色,怎么弄了那么久。

不过还多亏了顾以纯的帮忙,不然我那只熊得缝到什么时候去。

肚子适时的叫了起来,我尴尬的笑笑,“饿了……”

“走吧。”花沂浅转身往饭厅走,我赶紧随后跟上。

——

下午的时候我和顾以纯坐在凉亭里下棋。

其实说是下棋,不过是我在乱摆着玩而已。

完全看不懂那些棋子到底要怎么摆,王虎带着玉儿出去了,我因为顾以纯在这里的原因,只能待在府邸中陪她。

“哎,阿纯。”我趴在桌子上转动着棋子,看着对面一直保持那个姿势不动的顾以纯,她也不会像我这样翘着二郎腿或者把裙子掀起来甚的,由此可见她的素养不是一般的高。

在现代的时候和那些同学们一起会经常吵架,我从来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其实在我心里友情不过是一生中可有可无的东西,就算你为它付出了一切,得到的回报也绝不会成正比。

“林姑娘怎么了?”她唇边浅笑,绯红的双唇映着她白皙的面容,感觉每天看着这样的美人真的可以多活几年。

“喂喂,你不要喊我林姑娘了,多生疏啊。”我蹙眉,我都喊她阿纯,她怎么能还喊我喊的这么客气。

“那叫什么?阳儿?”

“阳儿好!”我一拍桌子,“你叫起来比花沂浅叫的好听多了!”

提到花沂浅,我体内的八卦分子又起来了,轻轻绕到她后面踩在一边的椅子上冲她挑眉,“告诉我你和花沂浅是怎么认识的呗?”

“是去元普寺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我恰好去拜佛,被几个登徒子调戏,我寡不敌众还好花公子和虎叔出手相救才得以脱险。”

“哇!登徒子!”我好奇的大叫,“古代版流氓啊!”

“以纯没有自保的能力,若不是花公子出手相救的话……”

“我懂了,英雄救美嘛!奇怪,他和王虎一起救的你,你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而不是王虎?”

“……”

咳咳……考虑到我问了句废话,我适时的闭上了嘴,以后果然还是少说点话好,说多错多!

但是我要不要告诉他其实花沂浅没有她想的那么男神呢?他既腹黑又爱戏弄人,老是整我,我巴不得离他远点,竟然还有人主动往他身上贴!

靠!花沂浅真是桃花太旺了!老娘怎么就没这种艳福!

“后来又遇到过几次,以纯对花公子一见倾心,从来没有遇到过他那般想让我厮守终身的人。本以为拿香囊赠予他,却没想到被他还回来了。”顾以纯虽然笑的毫不在乎,但是我能体会到她的心情,被拒绝了谁也不好受,要是我我早就撑不住了。

嗯,虽然顾以纯的脸皮没我厚,但是勇气值绝对比我高。

“阿纯你也别伤心,他那种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你长的这么美,什么货色没有啊,他也就长的好看点,你也别外貌协会了,老了就嫁不出去了,趁年轻多谈谈恋爱多遇见点渣男,慢慢的你就会挣脱出来了。”我说的头头是道,但其实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感觉根本没脸说她,注定孤独一生的人没权利发言啊…

怎么感觉我一直在高级黑花沂浅啊,要是被他知道我在背后这么说他一定又会被他欺负的……orz~

“其实以纯很羡慕阳儿啊,你可以天天和他在一起,而且我看你好像从来不会伤心,不管什么时候都笑的那么开心。”

“我还不想和他待在一起嘞!”我跳起来反驳,“你竟然认为这是一种幸福!”

她笑意浅浅,“阳儿,终有一天你会正视自己的内心的,有的人一旦错过,便再也遇不到了……”

“太文艺了,听不懂!”我摇头,“阿纯你也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你过两天要走了,我也该离开了。”

“你要去哪?”她好奇的问我,我摇摇手指做了个嘘的动作,“保密!”

桃花真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