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不凡的玉佩

  折腾了一会,天已经开始微亮,镜月怕被人认出赶紧拉着开门的大夫钻进屋里。大夫查看了一下镜月脸上的伤,又问了几句哪里不舒服之类的话就转身去准备药材,镜月乘空从包袱中拿出八卦镜照了一下脸,火气立马又上来了。镜中之人整张脸擦伤淤青四五处,嘴唇眼皮皆肿起,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貌,都快成猪头了。真不知今天是幸运还是倒霉,新世界还没开始闯荡就出马祸,全身疼不说还破相,越想越觉得不狠狠敲诈肇事者一笔都对不起自己和这副身体的主人。

大夫鼓捣了半天的草药散发着微微草香,冰冰凉凉的抹在火辣辣的伤口上还有点舒服,镜月闭眼享受昏昏欲睡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像是有很多人在挨家挨户查户口。

不一会医馆就响起重重拍打门的声音,听这气势就是官府无疑,镜月紧张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又怕举动太可疑被大夫举报,就在她愣愣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大夫已经将门打开。

三五个官兵冲进大堂,又从侧帘进到里屋翻找了一下,然后出来禀报,这时门外走进一个魁梧大汉,虽没穿官兵服气势却足以制压在场所有人,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镜月,然后摊开手中一张画纸,来回对照了几遍才开口:“这位姑娘怎么回事?”

“夜里被人送来的,伤得不清。”大夫如实说。

“你叫什么名字?送你来的又是什么人?”大汉直直盯着镜月,似乎想把她变形的五官组回原来模样。

“小女名叫镜月,他送我来的。”多说多错,镜月连忙从怀中拿出玉佩递给大汉,反正有什么问题随机应变全推给那个肇事者就好了。

大汉伸手准备接玉佩,动作却在看清玉佩后忽然僵硬,他慌忙跪地说:“不知镜姑娘是四爷的人,多有得罪请多包涵!”

周围一行官兵看见大汉举动,不明所以但也都迅速统统跪下。镜月故作淡定的收起玉佩,架子倒是十足,她淡淡地说:“官爷也是例行公事而已,不知这大清早的如此大举动扰民是为何?”

“这……实不相瞒,昨夜刘大人府上千金疑似被绑架,所以乘着城门未开便展开搜索,相信歹人还在城内。”大汉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

镜月心知这位被绑的千金就是自己,于是随口说了两句客套话便匆匆送走官兵。此地不易久留,她让大夫赶紧把她身上伤口包扎好,然后拿绷带把脸缠起来,在确定没人能认出后离开了医馆。

虽然被镜月耽误了不少时间,但白安然总算是赶上迎接大哥了,城门刚刚打开就看见远处渐渐清晰的军队。军队之首是四个身着战甲骑马的男子,中间靠左尘埃疲惫也遮盖不了英气脸庞的便是白安然的大哥白眀皓,眀皓将军右边是他军师吴川,靠外两边皮肤黝黑大声谈笑的是左右副将。

眀皓一行人刚从边境打完胜战归来,安然一收到消息立马前往城门迎接,从小到大,家里虽然兄弟姐妹不少,但他就和这位大哥最谈得来也最交好。

第五章 不凡的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