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养伤

  “大师,请留步!我的脸,还有救么?”镜月终于回神对门外喊,可惜没有回应。也不是她太在乎这副好看的皮囊,说起来虽然阿月长得楚楚可人清秀靓丽,但镜月原本长相也很过人,甚至多了一分灵气妖娆,所以世人爱慕贪婪或者欣赏的眼光她不是没有感受过,甚至因为长相而被继母讨厌、弟弟带人欺凌、刘叔透过她看恋人的热烈眼神,包括乡亲们指指点点,所有的种种都让她曾一度想毁容,只不过现在借用阿月身体还弄毁她的脸,感觉说不过去。

“不用担心太多,趁你在山庄休息这段时间我给你好好治疗最后连疤痕都不会有。”银魂端着药材进门时正好遇上镜月在回忆往事,她眼神里流露出的伤感悲痛让银魂误以为她在担心毁容。

镜月听着银魂的话,感觉到一丝久违的关怀温暖,和刘叔的关爱不一样,她抛开脑中那些不愉快,顶着满脸红疮黄脓对银魂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与往常不同,这个笑容发自内心,感染人心,恍然间竟有些动人。

银魂也不可避免的被镜月笑容震动心房,好在带着面具镜月看不到他一闪而过慌乱的神情,他微微侧脸轻咳一声,然后搬把椅子坐在镜月正对面,开始仔细认真的为她清理伤口。

动作轻柔止痒,让镜月不禁昏昏欲睡。过了一盏茶功夫,忽然一股清凉微辣的感觉从脸上传来,镜月吓了一跳想躲开。

“别动,我在上药,会有些刺痛但能消炎。”银魂空出一手抵住镜月后脑勺,生怕她一个不老实会戳到眼睛。

上完药后镜月才敢拿出八卦镜看一眼,现在的她就像个绿头怪,满脸绿绿的药汁下隐约能看见密密麻麻的红疮,好在凉凉的药汁覆盖在伤口上,不那么痒了。

“一会我让人把晚饭端来给你,这几天你就在屋里呆着,别让伤口吃到风沙。”说完银魂端起药箱出门,留下一屋若有若无的淡淡薄荷清香。

“走之前一定要想方设法看看他的脸。”镜月心想。

银魂每天都来两趟为镜月换药,可能是天气开始闷热也可能在家比较放松,银魂的面具已在回山庄第二天就换成半脸形的,看起来没那么狰狞了。镜月总是乘他专心上药的时候愣愣地盯着他下半脸线条出神,晶莹白皙的皮肤下甚至看不见毛孔,难道他平时还会研究面膜给自己保养么?

足不出户两天,这日午饭后镜月实在无聊得紧,以前在家经常躲房间里几天不出现,但至少那时整屋子都是小说漫画可以打发时间又能避免与继母弟弟碰面,现在没点娱乐反而觉得闷在屋里是虚度光阴。百无聊赖之下,镜月轻轻将窗户推出一个小缝隙,看着外面的人或闲散或忙碌,却无比自由的模样,不禁心底痒痒的。

这时,上空传来扑打翅膀的声音,镜月眼眸一亮抬头望去,果然,那只雄鹰正减速降落,似乎刚从天空翱翔完回来,一副风尘仆仆悠然自得的样子。镜月赶忙从屋里拿来一个茶杯从窗口丢出去,成功引起了正欲离去的雄鹰注意。

第十二章 养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