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意外

  让镜月受惊的人正是当时的肇事者白安然。安然匆忙返回医馆却被告知姑娘已离开,原本还担心他逃逸的人竟然在骗到玉佩后自己跑路,这让安然足足气上好几天。后来收到银魂飞鹰传来的消息便让大哥派兵前往剿匪抓人,自己则出发到山庄来找银魂叙旧,谁料这趟出行收获不小,竟遇见这只小贼猫!

镜月知道自己不对在先,可也正是因为他才让自己浑身上下遭罪这么久,应该双方扯平互不亏欠,于是她抢先开口夺得先机:“这位公子好巧啊,莫不是为了区区一块玉到处通缉我吧?整得我占了便宜似的,你也来的正好,咱们的账还没算清呢,玉佩可以还给你,不过,药费嘛,你付给他,另外明日带我去古河城寻家铺子买下就当是对我毁容一事做赔偿,其他身子骨的问题我也不跟你计较了,本姑娘不是贪小便宜之人。”

“姑娘既然说了是区区小玉又为何觉得我会花大钱来赎回它?”安然隐约看到她面纱后的脸忽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玉不是重点,只是我觉得公子不像翻脸不认账的人吧?那晚若不是你在街道上策马狂奔也不至于撞伤我,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张脸,前几日还起红疮流脓遭了不少罪,以后会不会留疤也是个大问题,终身幸福就这么被你毁于一旦难道你不应该做些补偿么?”镜月知道他没那么好骗,早已想好了一番说辞。

“姑娘为何大半夜会出现在无人的街道上这也是一个问题,莫不是离家出走吧?说来正巧,刘大人的千金也是当晚消失的……”安然故意停顿一下观察镜月表情,果然她神情变得慌张,细眉紧紧皱起,于是他继续说道:“至于终身大事姑娘不必担心,待我托关系安排你进宫选秀一切就解决了,说不定能有王爷达官贵人看上,那样我岂不是还帮了姑娘一个大忙么?”

镜月听后心里一沉,知道这回跑不掉了,这人定是看了官画猜到自己身份所以有备而来。“荣华富贵不需要,我只想找个平凡郎君过日子,玉佩还给你,那些倒忙你就不用帮了。”镜月冷冷说完转身回房。

“这次多亏三哥,否则那些吃饲料的官府甚至到死也不会发现镖局有问题。”等镜月的时候安然已经听阿南说了事情经过,大家只知道这个安然与银魂关系不一般,身份非比寻常,可大哥既然不说,也就没人开口多问。江湖上混本就是如此,谁没个过去,这里的人都是银魂出手相助才得以安生,对于大伙来说,银魂不仅仅是头目大哥,还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在外就别叫我三哥,你三哥已经在几年前就死了。你应该也猜到,我是飞鹰的领头,最近没少干让你们头疼的事吧。”银魂倒了一杯茶,拿到鼻尖闻了闻,仰头一饮而尽。

“你做事有分寸,我相信自有原因,再说那些被你惩罚的人不都是暗渡陈仓行苟且之事的小人么,我们远在阳安城,纵使想要盛世安平也望不到够不着,距离太远的只能靠听说,有史以来都是官官相护,层层上来,到最后听到的只有好消息。哈,不说了,你都远离阳安城了,这些事不该再说给你烦心,对了,你是如何遇上那只小贼猫的?”安然话锋一转却让门外的人停住脚步。

“她正好与那伙黑镖师同行,差点受害。”银魂轻描淡写,他已察觉到门外之人。

注意到银魂眼神,安然也察觉异样,变得警惕起来。

镜月听了一会没动静,便抬脚走进大堂,她重重将玉佩拍在安然面前的桌案上,半威胁半恳求的说:“东西还你,对你来说没任何损失,你若不想赔偿也罢,只是莫要多管闲事。”

安然抬眼玩味的盯了一会镜月,面纱外的双眼灵气动人,清冷中流动着刚硬倔强,而银魂也观察着这一幕,大概了解了事情经过,他破天荒的开口道:“安然兄不如卖我个面子,让镜月暂且留我这,若以后有何变故再来寻人。”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安然拿回玉佩后没多逗留,坐了一会便起身道别。他走后镜月回身冷冷的对银魂说:“刚才多谢你开口相助,但为何他会知道我在这里,你当初又为何同意收留我,我想我猜到大概了。既然如今你目的达成,我也如愿远离阳安城,那么明日一早我会收拾行囊离开,这些时日多谢你,脸上的伤也是,他日若有需要我的地方派人来古河城寻我,我定倾力奉还。”

银魂盯着眼前这瘦弱却倔强的女子半天没说话,直到她离开。他本不是柔情之辈,做事全看心情,那日同意带上镜月也的确是发现她包袱中的玉佩乃安然之物,但现在随着她身影消失,心头莫名的落空感是怎么回事?

第十四章 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