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上路

  安王府。镜月没有整理太多东西,只简单的带了一两件衣物和一盒从皇上那拿来的条约书与竞赛邀请函,倒是安然,催人订做来了一堆衣服,他说入冬了天气会转冷,厚的衣服必须多带,镜月与他僵持半天最后双方各退一步,挑选了两件暖绒狐裘大衣以备之需。

千言万语,安然说不出口,或者担心说多了镜月心里有负担,于是简单化成一句话:“你一定要平安归来,结果如何不重要,我愿与你一同承担,做不来大使就做太子妃,不管你什么身份,都是我白安然的妃子。”

看着眼前尊贵自负的男人说出这句话时小心翼翼一脸担忧的模样,镜月内心一软,不禁也煽情起来,她抚摸上安然的手说:“既然嫁做你妃,便望你好,你放心,我一定全力扶持你到最高点,在没到那天之前,我会完好归来与你培养感情。”

她口中的完好归来是两个意思,安了安然的心也提醒着自己莫要辜负眼前人。

安然离开后,房间里就剩镜月一人,她轻轻掏出衣襟里的银哨,忐忑不安的将一头置于唇间。

另一边。没有了茶馆充实的生活,修林他们又回到山庄过上了以往闲暇的日子,偶尔收到风声下山做两单,其余时间除了练功调侃没有其他。若是以前,他们觉得这种生活挺安逸,可现在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是少了忙碌还是乐趣,大家都不敢言及,因为修林自从阳安城回来后变得沉默寡言,重新戴上面具的他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甚至比以前更加拒人以千里之外,那个在戏台上搔首弄姿嬉皮笑脸的模样仿佛只是大家的一个幻境从不曾出现过。

灵雾在天上盘旋几圈后回到修林肩上,连它也没有了翱翔的兴趣,奄奄地拉耸着脑袋听着修林说话。

“怎么,你也想她了么?”

“前段时间都是她陪你玩,现在她不在你连见到肉都不再兴奋了。”

“都说女大不中留啊,看来动物也一样,这么快你就把心交给她了么……”

“既然会舍不得,为什么当时你不挽留她呢?”

修林声音很轻,虽是对着灵雾说的,但每一句都问到自己心里。

忽然,灵雾眼神变得清亮起来,在修林肩上躁动不安地扑打着翅膀,修林知道有状况,想了一下桃花眸也变得波光粼粼,他激动的问:“是听见哨声了么?带路。”

灵雾得到同意后清啸了一声冲到天空中,修林施展轻功紧跟其后,内心不禁猜想:她是不是遇见危险了?

出城后镜月的马车在官道上行驶了一天一夜,一路上也遇见不少商人或者官兵,和之前那次相比官道明显安全踏实多了,只不过官道查的严,一段距离就会设个驿站驻扎官兵,普通商人和百姓的东西总会被扣下一点或交些钱财犒劳他们,而且官道相对来说绕路些,同样的目的地要花上多一倍的时间,所以还是有不少人会选择找镖师走小路。

车夫身上有安然给的令牌,驿站的官兵一见令牌就鞠躬哈腰非常客气不敢刁难,这倒也省了不少心。眼看又要天黑了,镜月让车夫找个驿站先住一宿明天再上路,赶了一天的路只在车上吃了些干粮,车夫看起来早已疲惫不堪。

第四十四章 上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