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腊月的雪

  次日。镜月醒来时已是晌午,宿醉让她头疼不已,嗓子干辣得像含了块烙铁,她跌跌撞撞爬起来找水喝,正好修林推门而入,看见她蓬头垢面一脸浮肿的模样,不禁笑出声。

“小酒量以后就不要喝那么猛了啊。”修林笑道。

“这种热冬酒喝着香甜但后劲真大啊,我第一次尝怎么晓得,你也不提醒我下。”镜月嫌杯子太小不能满足,端起茶壶仰头直接灌。

修林三步并两步过来一把抢下茶壶说:“隔夜的茶别喝,我吩咐了掌柜的煮姜汤,你快下楼喝了然后吃饭吧。”

“我不喜欢喝姜汤啊,不如再来壶烧酒醒醒酒?”镜月调皮的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喜欢和修林抬杠,似乎只要看到他无奈的表情心情就会大好。

饭后。修林重新雇了辆马车,让车夫先回去通报情况,或许安然之前也有跟车夫交代过,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与镜月告别后就离开了。修林驾着马车带镜月往小路走,赶回山庄去说一声,否则要平白无故就消失一段时间那群人肯定会着急。

镜月慵懒的斜靠在马车里与灵雾玩耍,没有了来时那种束缚感,忘情时她还哼起了小调。

“什么曲子?”驾车的修林聆听一会问道。

镜月怕他驾车无聊,就小心翼翼的爬出马车坐在修林身旁说:“我唱给你听?”

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

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

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

沉默的沉没在深海里

重温几次

结局还是失去你

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不还手 不放手

笔下画不完的圆

心间填不满的缘

是你

为何爱判处终身孤寂

挣不脱 逃不过

眉头解不开的结

命中解不开的劫

是你

啊~失去你

啊~啊~我失去你

宿醉原因让镜月的嗓子有些沙哑,不像修林听过的所有歌者有着清脆动人的歌喉,但她唱的这首歌却让人听得入迷心间隐隐作痛。

“没有听过的曲类,很特别,很好听,只不过,词句太伤感。”修林默念着那些字句,忍不住觉得被戳到自己都未曾发现的痛处。

“啊,那换一首欢快点的歌吧。”

“改天再唱,外面风大你先进去,别一会吃到虫子。”修林停下马车说。

“不知不觉快一年了啊,刚遇见你们的时候还是春天呢。这里的冬天会下雪么?”她以前住的城市靠南方,从小到大没见过雪,古代的空气好,夏天不热冬天应该也不冷,镜月忽然有些惋惜。

“这里?你这些年都是在地窖中度过的么?”修林微挑眉角,表情略显吃惊。

“啊,病危过一场,醒来后很多都不记得了。”镜月答。

修林眉头轻皱了一下很快就舒展开来,他嘴角上扬温和的说:“会下,每年腊月都会下一场雪,不过不大。你运气好,等到腊月那会我们应该能到雪国,那边大雪纷飞风景很美。”

“腊月,还有一个多月么……”对镜月来说,什么时候会忽然在这个世界消失是个未知数,一个月也许有些偏长。

“你就别难过啦,这段时间我顺便带你到处游历,吃好玩好,一个月很多快就过去了。”看着镜月脸上莫名地浮现忧愁,修林心里堵得难受。

“那你可要带足够银两了,我的钱昨天大吃大喝都花光啦。”

“你就带这么点银两出门?明摆一早就打算好勒索我的吧。”修林重新架起马车。

第四十六章 腊月的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