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遇袭

  镜月唱完最后一句稍作休息,修林就上场坐在她身旁,众人视线交流过后,一曲加进了琴声的《默》就开始了。这次大家听得懂歌词,都不禁被词句和曲调感染,忧伤惆怅的情绪泛上心头。

所有节目表演完毕后戴大人迫不及待的拿起酒杯说:“这杯敬各位,闻名不如见面,老夫不太懂音律却不甚为之折服。”说完他干脆的一口饮尽。

喝完戴大人的敬酒叶逸辰也缓缓举杯说:“看来这次是找对人了,花佳人与小月姑娘的才艺比传言里还要出色许多,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不知日后各位有何打算?若是没有去向叶某愿出财效力为各位找一处栖身之所,就不用再漂泊演出了。”

“多谢叶公子好意,我等本来就喜欢游历于各国表演,没有在一处定所的打算。”修林举杯示意,喝完酒后说。

“那真是可惜了,叶某本来还想与各位深交建立下与戴大人这般的情谊。”叶逸辰说着,脸上闪过遗憾之情。这个人让镜月越来越琢磨不透,说他无害吧可是从头到尾就像精心策划般顺利得让人害怕,说是有目的吧可这人时常在脸上露出的表情又如此真实。

酒过三巡相谈甚欢,盛情难却之下镜月多喝了几杯,许是雪国的冬酒较烈,她感觉胃部一阵翻涌,有想吐的冲动,于是急忙跟修林打声招呼便揪着丫鬟跑向厕轩。

一顿大吐后镜月感觉全身都舒畅了,待她出了厕轩被寒冷的风一吹,整个人都清醒许多,便让丫鬟回去告诉大家她不胜酒力先回房休息了。

丫鬟离开后镜月漫步在皎洁的月光下,脚下传来咯吱咯吱的踩雪声让她一扫阴霾心情愉快起来,心里不禁想:也许真的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从头到尾都非常客气,只是在这紧要关头自己多了些心眼,不然放在平时这么肝胆的人会成为好兄弟吧。其实眼下也是一个好时机,戴大人和叶公子如此赏识,若是能引荐进宫自然最好,没那个能力的话至少也可以向上引荐。

正想着心事,忽然眼角有一道黑影闪过,镜月暗叫不妙,抬手往黑影处挥去,几根银针射出,黑影闪了几下躲过银针落在镜月跟前,对方蒙着脸看不清模样,但是这么鬼鬼祟祟的一定有问题。镜月稳了稳心绪,右手在袖子里悄悄夹了跟银针,面不改色淡淡的说:“这位兄台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只是来戴大人府上表演的歌者,路过而已,初到雪国结不了冤家。”

“公子请的就是姑娘,请不要挣扎,伤了可不好。”黑衣人发出沉闷的声音,说着伸手要来抓镜月。

镜月一看谈判失败,立马跨出步伐抬手往黑衣人后颈扎去,可惜对方早有防备,躲过偷袭顺手往她脑后敲下去。镜月只感觉瞬间眼前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大堂这边,修林不放心镜月一人呆在房间,虽然对面的叶逸辰从镜月出去后一直未有动作,但这样更加奇怪,于是他转头对阿南说:“小月酒量不好,看刚才的样子许是难受得紧,你沏壶热茶过去看看她。”

第七十章 遇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