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梦境?

  婚事结束后,刘贤清着手准备启程,当他整理好礼物要出发的时候却得知林氏怀孕了,父母再次用强硬的手段迫使他留下来照顾妻子,谁知怀孕的消息是假的,却在几个月后林氏真的怀上了孩子,他深感对不起杨柳的同时也觉得无颜见她。然而刘贤清并不知道,其实那时的杨柳早已怀胎几月,甚至坚强的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待林氏生下孩子,家里频临破产又风生水起,父母病危最终离开人世,种种事情风波过去已是将近十年后了,刘贤清才得以空闲想起那个女子,于是不顾妻子反对坚决要回去见上一面。

初见到女孩时,刘贤清便知道这就是杨柳的孩子,一模一样的眉眼,一模一样的坚强倔强。小女孩浑身脏乱不堪,岁月将她磨练得桀骜不羁。刘贤清最终得知杨柳在生下孩子后便撒手人寰,于是他带着愧疚之心将女孩领回家。

一开始并不确定这个女孩是不是自己的,所以刘贤清没有对所有人坦白,而是作为一个养父默默关爱着女孩。林氏心里很清楚,刘贤清回去一趟就领个孩子回来,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托关系查女孩的来历,当确认女孩是杨柳的孩子后,她怒不可揭,但迫于公婆都已不在世,不敢嚣张。又是几年,眉眼逐渐成熟的女孩越来越像杨柳,连刘贤清在看她时都忍不住心里泛起涟漪,他自己也说不准,对于给女孩的关爱里有多少是父爱,又有多少是对那张脸庞的迷恋。

看到刘贤清越来越溺爱这个女孩,林氏终于忍无可忍与刘贤清撕破了脸,此时,女孩才知道真相。

镜月看到这里早已泪流满面,这些回忆都被她深深藏在心底,不曾提及。平日里她表现得清冷无谓,其实只是不想终日以泪洗面自艾自怜,这一点,她像极了母亲。画面突转,修林一伙映入眼帘,镜月不禁破涕为笑,是啊,那段日子是自己这一生中最无忧最快乐的日子,不愁吃穿,身边还有着一群发自内心关心自己的兄弟。

这时,镜月才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梦到这些,甚至有的是她记忆里所没有的。感觉就像……生前回忆录一样。“是要死了么……”镜月喃喃自语。若是从前,毫无留恋的她根本不担心死亡,可是这一刻,当想到自己可能要死了的时候,脑海中立马浮现修林的模样。

“修林……对不起。”镜月眼眶泛红,贪恋的望着眼前有关修林的所有画面。他黑衣修身,面容冷峻,浑身散发着修罗般的嗜血气息;他白衣飘飘,墨发飞舞,满眼温柔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身着女装妖娆抚琴,慵懒绝美得倾国倾城;他隐忍私欲,面容坚定的说着多久都愿意等她的时候。这些模样都深深让镜月感到不舍。

“太子殿下,您已经十天没好好休息了,再这样下去……”御医照例背着医药箱来给太子妃看病,这已经是床上女子昏迷的第十日了,每次进来的时候太子都是坐在床头痴痴的望着太子妃,面容削瘦了不少,加上那夜吐血的情形,御医终于忍不住开口。

第八十八章 梦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