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 罪名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提起过“傅辞”这个名字了。

时至今日,这名字里的每一个字单摆出来都是她最喜欢的字眼,但组合在一起却成了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想起的人。

每一次想起,心口都是迟缓而深刻的钝痛。

[02

月考在姜忻的伤口快要痊愈时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

因为这个月总是请假,姜忻心里对于考试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坐在考场上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儿没底。好像知道她的心思似的,开考前坐在前面的周冕回过身来,极为仓促地握了一下她的手。

他的眼睛好像会说话,闪着一种很特殊的光彩,那是此后漫长一生中姜忻再也没有看到过的光彩。

走廊上响起一阵尖锐的哨声,提示他们开考了。监考老师抱着卷子走进来,周冕小声说了句“加油”,回过了身。

S城的十二月难得有好天气,今天更是罕见的艳阳天,午后的风里竟带着些让人烦闷的燥热。姜忻只顾着闷头做题,额头上很快就起了一层薄汗。

前几天住在老家的奶奶生病,爸妈就把她接到城区来住。老人家身子单薄容易着凉,日夜穿着棉袄,今早见姜忻只穿了件衬衫就要套大衣,怕她冷着,硬是要她换上了厚厚的加绒保暖衣裤。

现在倒好了,着凉是不会了,说不定过会儿还中暑呢。姜忻抹了一把汗,不满地腹诽着。

突然,一个很大的纸团从身后飞过来,砸在她的肩头弹了一下,随后落在她脚边。她低头瞥了一眼,不打算理会。

但监考老师可不会像她一样想。今天监考的是年级里出了名严厉苛刻的主任老郑,据说嘴皮子特刻薄。

此刻她眼尖地注意到这里瞬间的骚乱,并且快步走过来,蹲下身捡起纸团,摊开看了看,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结果是姜忻被要求暂停考试,因为那纸条上写的选择题答案跟她试卷上的一模一样。虽说字迹不同,但要说是别人给她传也无可厚非。

反正不管怎样,老郑当即就收了她的卷子,接下来的英语考试也没有再让她参加。

姜忻被这莫名其妙的大罪名给整懵了,急的差点要跟老郑在教务处吵起来。

“老师,这纸条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我真没有作弊!”她百口莫辩,恨不得顾许乐能从天而降,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为自己解释。

“那这答案一样的事怎么说?”老郑坐在那儿,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辞。知道姜忻是复读生以后,言谈间又多了几分不屑。“你们这种复读生就是不让人省心,看你之前几次考试成绩都不错,怎么就想不开。这样吧,要是你供出给你传纸条的人是谁,学校会网开一面,只口头警告,不作实际惩处。”

“老师,我真没作弊。”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要是因为作弊被记过,以后你的档案上永远都会有这一笔。还不如放下所谓的朋友义气,趁早承认了。”

姜忻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说:“我说了,我没有。”

老郑教书十几年,还没见过这种冥顽不灵的学生。她摇摇手:“你好好想想,明天再说不出共犯,学校会通知家长,记大过,并且你这次考试的成绩将被作废。”

006 罪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