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遇——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一)

  时值夏季,群英缤纷,似绸缎的白云俏皮的蹑手蹑脚的漂浮在天空四周,蓝色的天空美得如临海那般蓝透,令人心旷神怡,眉舒目展。

一架朴素的蓝色马车冲林间渐渐走了出来,车夫大喝一声,作势抽打着车轮毂,马车行进的速度渐渐提升。

“娘亲,我们还要多久才到啊?我又饿又累”

马车里坐着的是陈梁王朝任中牧副监,洛施然的家眷,洛夫人李湘玉和她的三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洛语嫣、二女儿洛语清、小女儿洛语宁,此番她们正从凉舟县娘家省亲归来。

说话的是年纪最小的洛语宁,她和她二姐洛语清是双胞胎,年值豆蔻十三。

洛夫人一听,眉头一皱,心疼的抚摸着小女儿洛语宁的小脸,“饿了吧,再等等,我们马上就到家了,回家娘给你做好吃的”,说完又轻推醒了头靠在车板上睡觉的洛语嫣,“语嫣呐,包里可还有吃的,拿出来分给妹妹们吃,坐了那么久的车了,肯定累坏了”

洛语嫣睡眼惺忪的的睁开一只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没有完全站起身的动了动僵了的身体,惹来洛夫人的笑骂,“看你,都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行为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怎么行?”

洛语嫣一边拿起手巾轻揉着眼睛,一边伸手去包袱里探吃的,嘴上回着母亲的话,“娘亲,你不要整天把我的年纪挂在嘴边好不好,人家还有一段时间才满十八呢”

“啧啧,九月份而已,就快到了,也是时候了,把你嫁出去了”

“哈哈,长姐要嫁人咯,羞羞脸”

洛语嫣转身就将一个大馒头塞进了洛语清的嘴巴里,洛语宁伸手也去要,洛语嫣撕下一半给洛语宁,转手又拿了一个新的给洛夫人。

洛夫人摇了摇头,洛语嫣撕下一半,把另一半递给两个妹妹,就撩起车帘,呼吸着外面的空气。

“嫣儿呀,你还记得你陆伯伯的儿子钟有吗?你陆伯伯喜欢你,还说在你十八岁生辰那天就来下聘呢”

“钟有?谁啊?我不记得了”

“哎呀,就是你陆伯伯的儿子,你三岁时,他跟着他爹来我们家拜访,人家临走时,你还拉着人家衣服不放,不准人家走呢”

“我哪有,那么久的事情了,我哪记得啊,娘亲,好了,不许再提这事了,我还是个孩子呢,怎么嫁人,我不嫁,不嫁嘛”

洛夫人看着洛语嫣撒娇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等你爹这次督办大坝的事情一结束,我看啊,就要来操办你的事了”

洛语嫣咬了一大口馒头,被这话一吓,呛到咳个不停,“娘亲,你真要我嫁给一个总共才见过一次面的人啊,我不要,我可没信心跟他生活那么久,我不管,我就不嫁”

“好啊,这话你跟你爹面前去说,娘亲我可不反对”

洛语嫣嘟着小嘴,无奈的望着母亲叹气,“我哪敢呐”

说话间,马车就进了京城,四周传来了商贩走卒的叫卖声,和行人千百色说话声。

一辆更宽阔更豪华的马车与洛语嫣家的小马车擦身而过,洛语嫣正巧撩下车帘,与车内男子撩起车帘的时间一致,二人视线错过。

“大人,我们已经快到丞相府了”

原本坐在车夫身旁的黑衣男子,跳下马车,站到车帘边,恭身向马车上的男子回话。

男子明净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然,黝黑深邃的眼眸,泛着深沉迷人的光亮,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如刀削般的轮廓,无一不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嗯,我知道了”

黑衣男子行礼之后,迅速又坐到马车上,嘱咐车夫走快些,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

不一会儿,马车便在一座大宅子面前停下,而门匾上刻着丞相府三个大字。

黑衣男子撩开车帘,恭敬的向车上的男子行礼,“公子,我们到了”

一旁的管家和仆役也走上前来,“大人回来了”

男子下了车,向一旁等待的管家点了点头,“福伯辛苦了,没必要亲自出来接的”

福伯急忙恭身行礼,白花花的胡子晃了晃,说道,“大人,此番考察辛苦了,听说中途还特意去兰州大坝那边看了看,想必身体早就乏了吧,快请进”

“好”

府中的女仆们一见男子走进去,一个个皆暗自开心,忘记了自己手中的杂活。

一个貌似刚入府的丫鬟,拍了拍身旁一脸花痴的女仆,“小莲,小莲,这位俊俏的公子是谁啊?长得真是俊啊”

小莲压低声音朝女仆说道,“你才刚入府,所以不知道也是当然的,这位俊俏的公子哥啊,可是我们陈梁王朝的当朝丞相秦牧卿,当今慕太后的亲外孙,前长公主和前丞相的嫡长子”

女仆惊讶的误拿抹布抹嘴,“天呐,他就是丞相大人啊,那岂不是是当今皇上的亲外甥”

“不是,当今皇上是太后的养子,皇上幼年丧母,太后又只育有长公主一女,就把皇上接去抚养了”

“天呐,我居然亲眼见到丞相大人了,我可真是死而无憾了”

“那是,我们丞相大人虽年仅二十六,但是十六岁就随皇帝亲征,四次陪同皇上南巡,治理的灾难和管理的事物多不胜数,二十岁就当了宰相,这是整个陈梁王朝是举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

“那为什么大人还未娶亲呢,府中连一房妾侍都没有,难道正像外界传言那样,说大人不近女色,嗜男色”

“说什么呢,才不是真的呢,我们大人以前有个一个相好,后来,那个姑娘死了,大人很难过,大病了一场,这婚事啊,也就搁置了下来”

秦牧卿由大厅直接走进内室,一旁的乳母秋霜带着一众奴仆早已在门前待命,见秦牧卿过来,急忙迎上去,“大人回来了,快请去沐浴,洗去这一身尘土,我已叫厨房备好了您爱吃的菜,你洗完澡,就用膳吧,这舟车劳顿的,肯定没怎么好好吃饭”

秦牧卿朝关切备至的乳母点头问好,转身朝身后的黑衣男子说道,“秦英,你也下去休息吧”

“是,大人”,说完,又转头像一旁的乳母秋霜行礼,“娘,儿子,就先下去了”

“去吧,这里有我呢”

乳母转身又朝秦牧卿笑了笑,“进去吧,大人”

秦牧卿乖乖走进房间,任凭乳母为他褪去外衫,之后走进内室沐浴。

正当秦牧卿准备退下内衣沐浴时,一个长相俏丽,打扮精致的丫鬟突然出现在秦牧卿的身后,嫣然一笑,百媚生娇的对着秦牧卿说道,“大人,让奴家伺候您沐浴可好”

“出去”

“大人……”

“乳母”

站在外面听旨的秋霜一听到秦牧卿的呼唤,急急忙忙走进内室,“

大人,大人,怎么了?”,见到一旁局促不堪的小丫鬟,秋霜怒目而视,“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敢在大人沐浴的时候进来的,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大人,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教好下人,惊扰了你”

秦牧卿皱了皱眉,“带她下去吧”

秋霜严厉的眼神扫了扫惊慌失措的丫鬟,那位攀高枝儿的小丫头立马梨花带雨的求饶,却还是被秋霜拉了出去。

秦牧卿闭着眼睛,右手揉了揉眉间,走向浴池。

初遇——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