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三)

  陈梁都城,延安城集市上,人来人往,商品琳琅,男女满目,好不热闹。

洛夫人带着洛家三姐妹走在集市上,欢声笑语,乐作一堂。

“娘亲,我想吃城东酱肘子”洛语宁突然出声。

洛语清朝洛语嫣眨了眨眼睛,也缠着洛夫人说道,“娘亲,我想听说书,要不,我们去看皮影吧,去吧,去吧,娘亲,嗯?嗯……”

面对女儿们的撒娇,洛夫人总之没辙,“好好好,都买,都看”

“可是这会儿皮影都开始了,走到城东去买酱肘子,人家都完了”,洛语清撒娇道。

“那怎么办啊?要不咱们今天别吃了,去看皮影”,洛夫人说道。

“不要,不要嘛,大姐她反正不是很爱看皮影,叫她去买嘛,正好她买回来,我们可以边看边吃啊”,洛语清补充。

“那也好,语嫣啊,你可要早去早回啊,我们在看皮影戏那里等你,不要乱走啊,知道吗?”

“知道了,娘亲,只是今天人有些多,路不太通,可能要多费些时间”

“嗯,我知道了,难为你了,去吧,娘和妹妹们在看皮影戏那里等你”

点了点头,洛语嫣就与洛夫人她们三人分开,径直离开。

洛语嫣兴奋的一路小跑,路上时不时与一些带着面具拿着花灯的男女擦肩而过,风在耳畔飘过,擦过脖际,顺带拉起洛语嫣的裙摆。

每当这时,记忆深处的那一所府宅,一个穿着墨衣素纱的男子,带着金羊面具,坐在竹廊上,弹奏着好听的乐曲。

语嫣往往看不清男子的样貌,却总是可以从琴音中听见心碎,听见离殇,连带着陌生的她,也会莫名泛起泪意。

她也许是喜欢上了这个陌生却又有故事的男子,她也只是在尝试,尝试,那么久想念一个从未谋面的男子,这是一种冒险,也是一种幸福。

只是,他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那个竹廊,足足有三年了,洛语嫣没有再见过他,之所以,每年都会去那个地方,只是喜欢那一种感觉,那一种期待希冀的幸福感。

今年,他会在吗?

洛语嫣望着河那端点着灯火的府宅,踩过潮湿的泥土,站在河岸最高的长着杂草的泥垛上眺望那座府宅,果不其然,空荡的竹廊,什么都没有。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吗?那里从未传出过琴音,那里从未有过带着金羊面具,穿着墨白长衫的男子?一切,一切,难道只是自己希望如此而已吗?真是可笑,时间居然久得让她怀疑自己的记忆了。

洛语嫣望着上河段飘来的朵朵美丽的花灯,借着别人的祷愿,许下她的祈愿。

让我再见他一次,再见他一次就好。

市集依然热闹,洛语嫣提着被包裹好的酱肘子,往皮影戏院的方向走去。

行人实在太多,光是缓慢的走着,都出了一身薄汗,额间被发挡住的地方早已汗湿,微微发痒。

洛语嫣腾出手来掏着夹在腰侧的手巾,右手才一曲,就被行人左撞一下,右撞一下,手巾就这样飘了出去,洛语嫣惊慌的看着不知所踪的手巾,却不料被夹着人群中动弹不得,挂在腰间的荷包还被谁一扯,洛语嫣大呼,“我的钱包”,情急之下慌乱的抓住了一个人的手,冰凉的触感让洛语嫣抖了抖,人群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洛语嫣终于看清了自己拉着谁的手。

是一个男子,一个长得好看的男子。

洛语嫣急忙甩开了男子的手,道歉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钱包刚刚被抢了,所以才”

“大人,找到了”

秦牧卿回头接过秦英手中的两个钱包,将一个递给洛语嫣,一个收好挂在自己的腰侧。

洛语嫣笑靥如花,“谢谢两位公子,替我寻回钱包,实在是太感谢了”

秦牧卿点了点头,“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我们先告辞了”

“两位公子慢走”

由于秦牧卿是男子,不一会儿就跟同一方向的洛语嫣距离越变越远。

秦英心情明朗的望着热闹的集市,视线所及之处,是一个卖面具的摊贩。

“大人,买个面具吧,听说这个寓意吉祥,有祈福的用意”

秦牧卿点了点头,“也好,我们也来凑凑热闹”,说完,站在摊贩旁边,挑起一个金羊面具,戴在脸上。

秦英挑了一个黑牛面具,付了钱正准备离开,却发现从秦牧卿身上掉下一面手巾,左思右想,也才不太清楚手巾先前到底放在哪里,怎么会在大人身上掉下来的。

“大人”

秦牧卿戴着面具回头,“怎么了?”

秦英捡起地上的丝巾,递到秦牧卿面前,“从您身上掉下来的丝巾,您身上怎么会有丝巾的啊?”

秦牧卿看了看丝巾上面那一朵朴素的荷花,说道,“可能是谁不小心掉了丝巾,正巧掉在我身上了吧”

“那这个怎么办?丢了?”

“你留着吧”

秦英突然促狭的笑了起来,“都说花灯节是为青年男女促成姻缘的佳节,我才不要抢了大人你这绝世好姻缘,说不定,这手巾会是我未来的女主人呢,还是大人你留下吧”,说完,强行塞进秦牧卿的腰间。

秦牧卿原本的惊讶转为笑意,“这丝巾的主人应该很马虎,居然连这些随身的小东西都会弄丢”

洛语嫣提着酱肘子走到影馆,皮影戏已经是谢幕阶段了。

洛夫人急切切的寻找洛语嫣的身影,好不容易看到洛语嫣,一把拉住洛语嫣,“语嫣啊,你去那么久,你知道娘快急死了吗?”

“娘亲,我那么大个人了,哪有那么容易被弄丢”

“酱肘子,酱肘子,好哦,二姐,二姐,我们有酱肘子吃咯”

洛语清也附和着开心起来,洛夫人心疼的拿着手巾给洛语嫣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看你,跑得那么急,怎么也不擦擦汗”

洛语嫣想起她误丢的手绢,摇了摇头,“没事儿,出了一点汗而已,不打紧”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满头大汗,像什么样子,什么叫不打紧”

“好了,好了,娘亲,您就不要再唠叨了,再唠叨下去,人家影馆都要打烊了”

“湘玉妹妹”

洛夫人突然听到谁在呼唤她,一转身,正瞧见陆游善的夫人和他的儿女往她们四人这边欢笑着走来。

陆夫人一来首先拉着洛夫人的手叙旧,“起先我家晴儿跟我说看见李姨娘了,我还以为她看出了,这一喊啊,果真是你们娘四啊,我们这是有多久没见了啊?怎么都不带着孩子上我那儿叙叙啊,钟书,晴儿,快向你李姨娘和几位妹妹们问好”

“李姨娘好,三位妹妹好”

洛夫人笑了笑,拉着洛语嫣到陆夫人面前,“语嫣、语清、语宁,这是你陆伯母,旁边的是你钟书哥哥和你晴儿姐姐,来,快叫人”

“陆伯母好,钟书哥哥好,晴儿姐姐好”

“好,好,都好,哈哈,还是湘玉妹妹享福啊,生了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嘴巴还那么甜”

洛语嫣注意到自家母亲脸上滑过一丝尴尬,大概是内疚自己没为父亲大人生一个儿子吧,就算别人本身只是想夸赞自家女儿,却还是会有一丝难堪。

陆夫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拉过洛语嫣的手,“这孩子长得可真是俊啊,看着樱桃小嘴,闭月羞花的样儿,还真是文静脱俗啊”

洛夫人笑了笑,“姐姐谬赞了,她需要的教导还多了去了,哪里有姐姐说得那般好”

陆夫人笑了笑,悄无声息的将羞涩站在一旁的陆钟书推到了洛语嫣的面前,“语嫣啊,原本我是不爱出来凑这热闹的,偏偏我家钟书孝顺说陪我出来玩玩,还说会遇见好事儿,这不,还真让他说中了,妹妹,你说是吗?”

洛夫人附和着说是的时候,陆钟书悄然拱手作揖向洛语嫣行礼,惹来一旁的几位家眷们笑了起来。

洛语嫣抿着唇张大眼睛不敢望向他,一时间视线始终留在地上。

陆夫人急忙出来打圆场,“让妹妹见笑了,钟书啊,听说前面有烟火看,还不带你语嫣妹妹去看看啊,妹妹啊,我们这么久没见了,想必孩子们也饿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叙叙旧,让孩子们吃点东西也好,妹妹,你怎么看啊?”

洛夫人看着洛语嫣要她拒绝的眼神,笑了起来,“姐姐说得对,语嫣,你就去玩玩吧,之后,让你钟书哥哥送你回来”

洛语嫣知道局面已无法改变,只好顺从的点头说好,跟在陆钟书的后面,小步的走出了影馆。

市面上的人潮依旧川流不息,洛语嫣被撞得东倒西歪,陆钟书想伸手去扶又不敢的样子,被洛语嫣看在眼里,却不打破。

看烟火的行人多的一个人都计算不过来,陆钟书好不容易抢到一个位置,保护小巧的洛语嫣走了进来。

一时间烟花四起,漫天飘洒着烟花精灵,人们的眼睛除了眼中的璀璨,早已容不下其他,惊呼声像浪涌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陆钟书却只是看着洛语嫣点头微笑,说实话,刚开始他听说父亲要替她向洛家大女儿洛语嫣下聘,一时还有些不乐意,直到今天亲眼见到她,到正如《诗经》所写那般,“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逢,适我愿兮。”,跟她在一起,应该不会觉得遗憾。

洛语嫣望着眼前的烟火盛宴激动的忘己,突然想到身后还有一个陌生人,急忙静下心来,望着眼前的烟花只剩下微笑。

洛语嫣从头至尾甚至没有看清过陆钟书的样子,心想,他现在肯定在注意烟花,自己就仔细的瞄一眼,一眼就好。

果不其然,陆钟书正抬头细观烟花,洛语嫣大胆的抬头看着陆钟书。

他长得很平常,眼睛细长细长的,鼻梁高高的,嘴唇薄薄的,肤色也不是很白。

自己马上要跟这样的一个普通人成亲了吗?

转过头的瞬间,洛语嫣有些失落,趁着陆钟书没有注意,她偷偷溜走了,穿过人群,她想再次去到那个地方,说不定,他会出现,这一次,她有信心,她一定会重新遇见他。

只是,万一他也是跟陆钟书一样平凡的男子怎么办?

洛语嫣在快速奔跑时停了下来,望着石拱桥上上上下下的行人,洛语嫣只觉得脑袋发昏,一片空白,眩晕的感觉急急的向她袭来,猛然站住才扶住石栏,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自己却心慌的快要哭出来。

洛语嫣坐在石阶上,望着下面形形色色流动的花灯,心里很想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却一丝眼泪也流不出来。

她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嫁给那样一个陌生人吗?去求求娘亲,要不,跪下去求爹,反正陆家还未下聘,一切都还来得及,不是吗?

洛语嫣晃到家的时候,陆家人也在洛家,两家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见从门口走进来的洛语嫣,一个个纷纷扑向她,首先开口的是陆钟书。

“语嫣妹妹,你去哪儿了?我怎么一低头,你就不见了呢?”

“是啊,语嫣啊,你去哪儿了,你都快把爹娘急死了”

“对不起,爹,娘,陆伯父,陆伯母,钟书大哥,让你们替我担心了。先前看烟火时,人太多,不小心走散了,让你们担心了,是语嫣的错。”

“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洛夫人说道。

“对啊,对啊,语嫣这孩子肯定受惊了,快回去休息吧”陆夫人说道。

“语嫣呐,你回去休息吧,陆兄,实在是抱歉,让你深夜白来一趟,跟着担忧”

陆游善摆摆手,“诶,洛兄,此话严重了,是我家钟书的错,大活人都给弄丢,不像话”

洛语嫣不想听他们的寒暄,借口不舒服便先回房了。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