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指婚——十七始展眉,愿同尘与灰(一)

  “这里是哪里?”

洛语嫣醒来时,便见到这样一幅景象,几个宫女围在自己面前,为自己擦汗,抹身,让她足足震惊了好一会儿。

“姑娘,这里是康宁宫的别院,是太后娘娘接您住过来的”,一位看似较年长的宫女回答道。

太后娘娘?我不是被冤枉,皇上要处死我吗?如今怎么又被人这般温顺的对待?果然,这皇宫,罪名来的快,尊宠也来得快。

“我……不,各位姐姐,我记得我晕了过去,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可以出宫了吗?”

“奴婢叫香儿,姑娘不需要对奴才们这么客气”,依旧是先前那位年长的侍女回话。

洛语嫣点了点头,“姐姐严重了,我们大家都一样,哪里有尊卑这一说法”

香儿扶着洛语嫣坐了起来,将枕头放好,让她靠的舒服些,“姑娘,您刚醒,还不知道呢,前日您高烧不退,再加上身上伤势,睡了二天,可急死丞相大人了”

“丞相大人?丞相来过这里吗?”,洛语嫣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香儿端来一杯温水,恭敬的回答,“姑娘忘了吗?丞相大人亲自在皇上面前说您是她未婚妻,您昨天又为救十六皇子受伤有功,皇上特地颁了圣旨,亲自为您跟丞相大人指婚呢,整个皇宫是无人不知”

洛语嫣震惊的回头的望向香儿,“你说什么!指婚?”

这怎么可能,丞相为何要说谎?太后那里又怎么办?自己怎么就遇上这档子事了呢。

“姑娘,您怎么了?”

洛语嫣急忙掀开被褥,作势准备下床,一旁的香儿急忙阻拦,“姑娘,您伤势还没愈合,这一动,伤口会裂开的”

洛语嫣却哪里管的了那么多,“我要见太后,这位姐姐,劳烦您带我去见太后,求求你,求求你了……”

“姑娘,您就算是急着见太后娘娘,可您这身子,赶着去见太后,要是被太后知道使我们怠慢了您,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香儿扶着洛语嫣惨着一张脸劝道。

“我会跟太后好好说的,香儿姐姐,求求你了,就让我见一次太后吧,求你了,我是真的有急事找她……”

香儿一听,向一旁的小宫女使了一个眼色,小宫女飞快的走出了别院,香儿这才扶起洛语嫣,“好,好,姑娘,奴才这就带您去见太后,来,慢点儿”

“谢谢你,香儿姐姐”

秦牧卿从议事殿出来时,正好碰上前来探望皇上的皇后,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笏板转到左手,抱拳行礼,“臣秦牧卿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斜看了一眼秦牧卿,心中想着几日前的怒火,面上却要装着一副偶遇兴奋的模样,“是丞相大人啊,这大太阳天的,可真不好细看人呐,本宫还以为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太监站在路中央呢,看本宫这眼里劲儿,大人可不要生气才好”

秦牧卿笑了笑,回道,“皇后娘娘主理后宫已近二十年,后宫事物繁多,人多眼杂,娘娘认错了也情有可原,下官自然明白,怎敢生气”

皇后堵着一口闷气,强忍怒火朝着秦牧卿微笑,这小子,是明摆着说本宫年纪老了,哼,咱们走着瞧,“是吗,大人事忙,我就不阻大人办理国家大事了,大人慢走”,说完,身旁的侍女见势将手举起,托着她的手,往议事殿方向走去。

秦牧卿站在一旁待了几秒,之后往康宁宫方向走去,却正巧碰上了回宫的陈浮生。

“世子,这是下堂了?”

陈浮生一听,急忙行礼,“丞相”

秦牧卿摆了摆手,“就你我二人,世子就请不要讲究虚礼了”,望着陈浮生一脸郁闷的样子,出口道,“世子似乎有心事,臣听闻世子向皇上提议去宫外的书院进修,是这样吗?”

陈浮生朝着秦牧卿笑了笑,“果然,什么都瞒不住皇表叔,是的,我有意向出宫进修,但是,还没有向皇上表明想法”

“宫外不比宫内,世子还时多考虑考虑才好”

陈浮生突然停在了秦牧卿身旁,“听闻皇表叔在宫外的糊涂先生手下进修,是糊涂先生的亲传弟子,糊涂先生开院授课已多年,培养出来的栋梁不下千人,我也是仰慕糊涂先生的才学,所以才想放置太子宫的进修,多此一举”

秦牧卿别有意味的看了陈浮生一眼,“世子是个明白人,想做的,想要的,都一清二楚,冒然的离开太子宫,对您没有好处,当然,如果你能让皇上亲自叫你离开,这又不同了”

陈浮生想了想,立马明白了秦牧卿的想法,低头答谢,“谢表叔赐教”

“我也没说什么,是世子悟性高,说要道谢,是我当跟世子道谢才对,前日藏娇殿一事,多亏世子帮忙”

“对了,那位姑娘怎么样了,听说伤势严重”

秦牧卿指着通向康宁宫的道路,笑答,“世子何不跟臣一起去看看,别人说的,总没有自己亲眼见到来得实在”

陈浮生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还是不去了,看表叔这样,想必伤势也差不多了,这就可以了,我先走了,表叔”

秦牧卿抿唇微笑,点头看着陈浮生走远。

心里思考着陈浮生的困惑,大概是来自与太子的施压吧,虽说太子宫授业太傅宫庭均是位公平公正,清正廉洁的好老师,可终日在太子敌视下存活,无任何庇佑,心中的苦可想而知。

康宁宫内。

“你这孩子,怎么拖着受伤的身子,硬是来了哀家这儿”

洛语嫣在门外跪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听见太后慢悠悠的从后殿出来,说出了这一句话,心里虽埋怨着太后的残酷,面上却一脸诚恳的问安,“民女洛语嫣,拜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

“若兰,快快扶起这孩子,可仔细不要害病了,耽误了这陈梁朝未来的丞相夫人这罪名可就大了”

若兰伸手作势去扶洛语嫣,洛语嫣却点头拒绝了,“太后娘娘,您说得哪里话,民女怎么可能会成为丞相夫人呢,民女只适合做一个寻常百姓之妻,这丞相夫人尊贵雍容的称号也岂是我这布衣白丁能奢望的”

洛语嫣这一番依旧没有打动怒火正烧的太后,她拿着侍女递过来的烟杆,吸了一口,才又缓缓说道,“哀家老了,不中用,现如今,是谁都能骗了”

洛语嫣正准备磕头时,却不料用力的扯过伤口,肩上像被火烧一般,剧烈的烧痛了起来,让她冷汗直冒,不由“嘶”叫出声。

旁边的香儿见此,正准备向前搀扶,却被若兰一个眼神吓得退到一旁,恭敬的候命。

洛语嫣忍着痛,继续求着情,“太后娘娘,民女知道,此次皇上下旨指婚,是您不喜的结果,事实上,这也是民女不愿的结果。想必您也是有耳闻的,民女已同他人有婚事,这件事丞相也是知道的。大人心善,不愿见我因冤枉而受难,故此因为我惹得一身麻烦,民女自知死罪,只求太后娘娘您”

洛语嫣的话还没说完,门外的宫女就走来通报说秦牧卿到了,若兰见势急忙热情的扶起洛语嫣,将她轻拉到一旁的椅子上,笑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太后早前就有意让你起来坐下,你怎么就是这般犟,忍心驳了太后的好意呢”

秦牧卿一进来就见慕太后拉着洛语嫣的手,似在热情交流,心中却了然一切,不动声色的行礼,“孙儿见过祖母,祖母金安”

慕太后笑着摆手,招呼秦牧卿坐下。

秦牧卿看似不经意的坐到了洛语嫣的旁边,却无形中给了洛语嫣半成压力,使得洛语嫣急忙站起身,弯腰向秦牧卿行礼,“洛语嫣见过丞相大人,得知大人因为救我,而徒手挡下了皇上的刀,洛语嫣实在万死难辞其咎,请丞相惩罚”

瞥见慕太后脸色下沉,秦牧卿急忙虚托起洛语嫣,“洛小姐不必多礼,挂念我手上的伤,有心了”

洛语嫣低头就看见秦牧卿左手处缠着厚厚的纱布,一时之间感觉特别复杂,一方面来自对于秦牧卿的感激,另一方面又担心慕太后压制,身上的伤也如灼烧一般的疼痛起来,不知是否是因大病初愈,只觉得浑身无力,此刻,是耗光了全身的力气,勉强的站立在这里。

秦牧卿看着洛语嫣煞白的脸色,急忙探了一下洛语嫣的脉搏,只听得脉搏紊乱,感觉洛语嫣会随时昏倒,急忙对着慕太后行礼,“祖母,洛小姐的情况似乎很不好,孙儿深知祖母疑惑众多,但是,请先让孙儿送洛小姐回家,后再入宫向祖母解释一切”

太后一听,别有意味的望了望秦牧卿,猜不透他的想法,碍于外人在场也不好发问,只得闷在心里,闹别扭似的说了一句,“走吧,都走吧,哀家也乏了,若兰,扶哀家进去”

“是,太后”

第四章指婚——十七始展眉,愿同尘与灰(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