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遇——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一)

  八月十七将近,喜鹊早早的就落在洛府的烟囱上放声高歌,洛语嫣拿着玉米粒轻手轻脚喂着喜鹊。

洛夫人抱着木盆走了出来,心情很是愉悦,“看这喜鹊一大早就来报喜,想必是有好消息传来了,哈哈”

洛语宁伸着懒腰,“娘亲,大姐早”

洛语嫣笑了笑,拿着玉米粒扔着洛语宁,“还早啊,太阳都出来了”

“你爹啊,一大早就上朝去了,听说是皇上这次要赏有功的大臣,很有可能啊,你爹会晋升呢”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那我们家就可以请仆人了,娘亲跟大姐就不用这么累了”,洛语清听了个大概,就跑出来大声欢呼。

洛语嫣笑了笑,“是啊,伺候你,我怕大概除了娘亲愿意照顾你,可没人愿意”

“娘亲,你看长姐取笑人家”

洛夫人伸手替洛语清理着没扎好的头发,大门突然被人推开,洛施然走进来。

“都在呢”

“老爷回来了”

“爹,你回来了”

洛施然点了点头,“嗯,乖”

洛语嫣急急忙忙去为洛施然泡茶,跑完茶端到客厅,才发现洛施然夫妻面上均不是喜悦的表情。

“爹,娘亲,发生什么事了吗?”

“皇宫又要选秀了,全国所有十六岁以上的未婚女子都要参加”,洛施然说完,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么多人,女儿是选不上的,爹娘不必太过担忧了”

“爹倒不是担心选上的事儿,我是担心,万一没选上,这五年的宫女是做定了,这皇宫哪是人待的地方呐,而且凭我这小小官阶,能为你疏通打理的,少之又少啊”

“老爷,不然我们就说我家语嫣已经许配人家了,况且,我们两家不是已经谈论过这些问题了吗?”

“这怎么能行,文书都已经下来了,逃是逃不掉了……不过,到还是有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

“慕太后此次有意为丞相秦牧卿选妻,我与丞相有过几面之缘,上次大坝之事,也是丞相力推我做监工的,大坝这次我监工有功,我去求求丞相,让他帮帮忙,去求求太后,中途将语嫣拦下,让他在太后身边做事,找机会把她放出来”

洛夫人面露难色,“这丞相可是好求之人,听闻,他是一个不近人情之人,老爷”

“姑且先试一试,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老爷,你空着手去不好吧?我拿些钱,你买些补品过去,也不失了情面啊”,见洛施然要走,洛夫人急忙喊停。

“也好,家里还有多少钱,全部给我,我去去就回”

拿了一些钱币,洛施然就急急忙忙出门了。

洛语嫣看着被乌云遮盖的天空,心情也呼应着变得沉重起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喘气。

秦牧卿刚下朝,就被皇太后留在宫中畅谈了一番,谈起为他选妻之事,他感觉非常无可奈何。

轰隆隆一声,天空中不知何时下起了雨,且雨势凶猛。

秦英在马车外面回报,“大人,下大雨了,回府还需要些时辰,您看我们是赶路回去呢,还是留在这边休息片刻”

“回去吧”

“是”

秦牧卿拿起身旁的奏折低头观看了起来,这些个文武百官上奏的事情,皆是一片繁荣和谐的景象,潮州水患,柳州鼠疫,贺州土匪猖狂之事一概不提,一群贪图享乐的酒囊饭袋,秦牧卿深呼了一口气,才忍住没把手中虚假的太平盛世给甩出车厢。

时间慢慢过去,雨势仍不见停。

秦英在外面说道,“还是大人英明,先前若是休息的话,可能要等到下午去了,这场雨怕一时半会不会停,我们马上就到府了,大人在稍等片刻”

“嗯,知道了”

车夫吁一声,马车停在宅子面前,一旁的仆役赶紧拿来雨伞替秦牧卿遮挡。

秦英接过伞,再一瞥,就望见了站在丞相府外围的的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还那样眼熟。

“大人,洛施然大人来了”

秦牧卿走下马车,果不其然,是洛施然,旁边那个替他撑伞的小姑娘看起来有些眼熟,是谁呢?

洛施然一看秦牧卿回来了,闯进雨中,礼貌行礼,“下官洛施然见过丞相大人”

洛语嫣急急忙忙赶来为洛施然打伞,也礼貌的问好,“见过丞相大人”

“洛大人为何不进府等待,而是站在门口”

见洛施然一脸为难的样子,秦牧卿一想便明白大概的事情,想必是门口那些仆役看着他们穿着朴素不许他们进去,只是他的秦府什么时候,变成这群狗仗人势的土匪窝了。

“快请进府吧,避一下这场大雨”

见秦牧卿一干人等进府之后,秦英站在四名衙役面前。

“你们是秦徒手下的吧,上次秦徒收受贿赂一事,我念你们举报有功,就免去了你们的死罪,给你们一份守家护院的差事,想不到,你们是嫌钱少,不愿意干了是吧,来啊,把这四个人抓起来,杖责五十,赶出相府”

大厅里,洛语嫣站在坐在右侧的洛施然身边,心不在焉的望着门口的那把雨伞,眼下,雨伞正慢慢滴着雨水,突然不小心掉落在地上,洛语嫣正可惜它掉在地上,却被秦英捡了起来,对上视线,洛语嫣点头道谢。

“洛大人,您来找我定是有什么事吧?”

“丞相……卑职”

秦牧卿见洛施然一副局促放不开的样子,体贴说道,“洛大人不必拘谨,想说什么就说吧,你我又不是初次相见了”

洛施然一听这才放下心来,望了一眼站在身侧乖巧的洛语嫣,对着秦牧卿说道,“大人既然开口,卑职也就放开说了”,突然跪倒在地上,“卑职确实有事求丞相,望丞相答应”

洛语嫣一见她的父亲跪下,急忙也跟着重重的跪倒在地上,触骨的疼痛令她皱紧了眉头。

秦牧卿急忙弯身请洛施然起来,也虚托了一下洛语嫣,望见样貌的时候,惊讶了片刻,这不是花灯会那晚丢钱包的姑娘吗?原来竟是洛大人的千金。

“洛大人,您是长辈,我怎受得起这一跪,您先说明事情来,我才知道我能不能够帮你啊”

洛语嫣扶起父亲,朝秦牧卿点头,“谢谢,大人”

“丞相,这是卑职的大女儿,洛语嫣,今年九月满十八,原本已经与人有了婚约,只是还未下聘而已,这突然来的选秀文书,让卑职实在是慌了手脚,希望丞相帮忙向太后说说情,从中阻拦一下,找个空闲的时候,能够让她与家人团聚,我洛家从未奢望做什么皇亲国戚,只求我女儿平安健康,望丞相能够帮忙”

秦牧卿皱了皱眉,“洛大人,这是后宫之事,按理说,我是无权插手的……”

“丞相,丞相大人,求您,求您帮帮忙啊”

洛语嫣见父亲如此动容的为自己求情,急忙又是噗通的一声下跪在地,片刻膝盖和小腿骨骼出就传来撕裂的痛感,机械般的去磕头,片刻之后额头就磕出血花,洛语嫣却毫不在意。

秦牧卿向秦英使了个眼色,秦英急忙扶起洛语嫣,“洛小姐,您请先起来吧,您受伤了可就不好了”

洛语嫣却不听,双腿一曲,作势又要下跪。

秦牧卿急忙出声,“洛小姐,再磕,你就不用我帮忙,怕是会因为容貌,自动留在宫中为婢了”

洛语嫣一听,眼泪盈眶,望着秦牧卿边笑边落泪,“大人,这话,是同意了,是吗?”

“只是得委屈洛小姐了,我会请太后将你留在身边作侍女,待风波平息下去,我就寻机会送你回家”

洛施然一听,喜然上前,“语嫣,快谢过丞相大人”

洛语嫣一听,急忙又准备向秦牧卿磕头道歉,却被秦牧卿扶起,也顺带扶起要下跪的洛施然,“不必言谢,洛大人为我陈梁王朝鞠躬尽瘁二十年,我这点帮忙根本与之不能比”

“丞相大人的恩情,卑职替全家谢过了,卑职发誓,只要卑职一天活着,我全家上下便任君差遣”

“洛大人不需如此,二位身上都湿了,这雨一时也不会停,秦英”

“属下在”

“你带洛小姐去上一下药,顺便去叫乳母准备两身干净的衣服,带洛大人和洛小姐下去换一身干净的衣裳,然后派车送二位回家”

“二位,请”

洛施然作揖谢恩,便带着洛语嫣跟着秦英往后堂走去。

秦牧卿准备回书房的时候,瞥见地砖上的血迹,心微微发烫。

相遇——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