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三)

  “你到底是这么照顾十六皇子的,你这个奴才,我要杀了你”

一个浓妆靓丽的年轻女子突然朝洛语嫣疯狂大叫着,作势要打洛语嫣,却被一旁的侍女拉住。

“刘夫人,刘夫人,救皇子要紧”

刘夫人急忙回神,跑到溺水的孩子面前,抱着孩子就离开了。

洛语嫣紧张兮兮的望着眼前渐渐聚拢的宫女娘娘们,吓得握紧了湿透的衣袖。

一群侍卫立马跑了过来,将洛语嫣重重压制在地上,力气之大,弄得洛语嫣额角可见条条血纹。

“小元子,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世子殿下”

身着白衣的男子偶然经过假山之旁,碰见这一出闹剧,吩咐着一旁的宦官侍从,让他去了解情况。

“我是救人的,为何要这样对我”

面对侍卫粗暴的对待自己,洛语嫣不甘的反抗。

侍女一听,当即甩了洛语嫣一个巴掌,“死到临头,你居然还敢问为什么,刘夫人说要了你的脑袋,就要了你的脑袋,怎么!还不把唆使你对皇子行凶的主谋说出来吗!”

“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是救人的,请你相信我”

男子在一旁观望着一切眉头紧皱,向着一旁穿着蓝衣的少年,说道,“锦山,你怎么看?”

蓝衣少年对着男子行了一礼,“殿下,怎么看,都是宫里人之事,眼下时局,殿下还是韬光养晦的好”

由于背对着洛语嫣,男子只看得到前方正恶言恶行对着洛语嫣谩骂的侍女护卫们,看着前方跑来的贴身公公,“小远子,怎么回事?”

小远子抹抹额角的汗珠,“启禀殿下,十六皇子溺水,说是被那个姑娘丢入水中的,后因为害怕砍头,诛九族,又将皇子救上来了”

男子正要上前,身旁的蓝衣少年情急之下却把他叫住,“浮生,不要去,你忘了我父亲说的了吗,眼下时局对你不利,宫里的事情尽量躲避才行”

陈浮生看着好友柳晋山,犹豫了片刻,望了一眼正被侍卫拉走的洛语嫣,转了身,“好,我们走吧”

洛语嫣看着二个少年经过,看起来像是宫中达官贵人,感觉应该能替她说上话,扯着嗓子大喊,“大人,大人,请救救我,请救救我,我真的冤枉的,求求您救救我”

陈浮生并没有转头,但有心有不忍,对着一旁的小远子低头说,“你去看一下情况,调查一下”

洛语嫣失望的看着陈浮生一行人走远,心冰冷到谷底。

藏娇殿内,刘夫人趴坐在床沿哭泣,皇上呵斥着年迈的大夫,“庸医,怎么这么久,朕的皇儿还没有醒过来,为什么?你快点把他弄醒,快点!”

一旁的秦牧卿急忙上前劝架,“皇上,请保重龙体,气大伤身,小皇子吉人自有天相,定不会有事的”

担心皇子安慰的皇帝哪里沉得住气,“人呢!那个意欲杀害皇子的人在哪儿,马上带到朕的面前来,马上”

先前皇帝正与秦牧卿在上书房议事,刘夫人只是派人来通传了一声,皇上就立马丢下公文,拉着秦牧卿跑来这藏娇殿,可见,皇上平时有多么宠爱小皇子。

秦牧卿思考着这一切,三岁真是需要人贴身守候在身旁的时候,怎么会失足落水,在有人看着的情况下。而且凶手居然在作案之后,还把皇子给救了上来,这本身就不通,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想想就知道,看来,这里面大有文章。

洛语嫣浑身湿透被侍卫押来的时候,秦牧卿着实震惊了一回,她不是被太后差人送回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被人当成凶手?

“就是你害皇子落水的是吗?快说给朕交代清楚,主谋到底是谁!”

皇帝陈烨的一声咆哮,吓得洛语嫣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急急忙忙否认,“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是救人的,我真的是救人的”

太监总管黄海泉一声尖锐的嗓音立马响起,“大胆,居然敢在皇上面前自称“我”,我看你是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洛语嫣也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行礼,“民女洛语嫣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别给朕扯这些,你快说,你为什么要将皇子推下水?还有主谋是谁!快说!不交代清楚,朕立马砍掉你的脑袋”

“皇后娘娘驾到!太子殿下驾到”

门外响起太监的传令声,皇后吕腮带着太子陈治走进了大殿,正准备向皇帝行礼,却被皇帝冷淡的拒绝了,一时之间尴尬的愣在当场,秦牧卿急忙上前行礼,皇后娘娘装模作样的要他起来。

“你就是那个害得十六皇子落水的凶手,抬起头来”

洛语嫣只觉得天昏地暗,一时之间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皇后身边的侍女扇了一个耳光,“好大的胆子,见着皇后娘娘尊驾居然敢不行礼”

这一掌大力的把洛语嫣甩了出去,苦笑着望着地面,突然想大声笑出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好像全天下都来说她的不是,全天下都来打她耳光了。

洛语嫣刚一抬头,皇后身边的侍女就是一个巴掌, “放肆,皇后娘娘问你话呢,居然敢不回话”

洛语嫣倔强的用眼泪抗诉这不公的一切,侍女凶狠的发力准备又去打洛语嫣,却被秦牧卿伸手接住,将侍女用力推到一旁,“皇后娘娘,皇上还在这里呢?请管一下您放肆的奴才,惊着圣驾就不好了”

皇后娘娘望了望皇上的面色,硬拉起一抹笑,“皇上,本宫也是替刘妹妹感到不值,十六皇子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看着在这里好好的凶手,本宫着实气愤”

一旁的皇帝一听,开口说道,“好了,此事,朕自有主张”

“是,臣妾知道了”

刘夫人满面泪痕的从帘帐后走出,看见皇后站在皇帝身旁,神情复杂,“皇后也来了呢”

皇后小步的靠近刘夫人,轻拿起刘夫人的手,拍了拍,一脸诚恳,“妹妹受难了,出了这档子事,妹妹定要注意身体啊,小皇子吉人自有天相,只会逢凶化吉的”

快速的抽出自己的手,刘夫人一把扑进皇上的怀中,“皇上,你可得为州儿做主啊,他才三岁,就有人狠心的想治他于死地,可怜妾身的皇儿,到现在还生死未卜啊”

皇上一听,气上心头,拔出一旁侍卫的刀,用力架在洛语嫣的脖子上,“你这妖女,快说,到底是谁指示你做的,是谁要你来害我皇儿的”

洛语嫣抬头望着皇上,“民女什么都不知道,民女只是碰巧救起了掉进湖里的小皇子而已,民女真的什么都没做”

“碰巧?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碰巧!居然敢不说实话,我杀了你”

皇帝举刀欲落,秦牧卿一看,急忙靠近,挡在洛语嫣的面前,“皇上,请三思,调查尚不明了,不可轻易下决断啊,圣上”

皇帝哪里肯听,拨开秦牧卿的身体,用力的看向了洛语嫣。

幸得秦牧卿眼疾手快,用手活活的抓住了利刀,刀砍进洛语嫣的肩膀处的伤口才不是太深。

皇帝急忙收回刀,看着左手掌鲜血直流的秦牧卿,脸一横,“大胆秦牧卿,你竟敢阻扰朕!朕看,你是不想要你的脑袋了”

秦牧卿尚且来不及止血,急忙跪在地上,仰视皇帝陈烨,“皇上,事情还没有查清,所有证据都不足以指证洛语嫣她行凶杀人,况且,如果她铁定了心要谋害小皇子,那她又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跳下湖中去救小皇子呢,再说,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洛语嫣她说的不是真实的,皇上,请务必要三思”

刘夫人大怒的跑到秦牧卿的面前,“秦牧卿,这个妖女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居然处处维护她,不惜抗拒皇上的龙威”

皇后也不声不响的开口,“我听说,这个洛语嫣原本是明天待秀的秀女,好像是丞相大人开口向太后娘娘求情划去了名字,这才免去了选秀一事,今日入宫,想必也是太后召见吧,只是,不知,这一大早就叫一个宫外女子进宫,太后娘娘是想问些什么呢”

秦牧卿一听,眉头紧皱,心想道,这个皇后,好一个计策啊,借刀杀人,利用洛语嫣,将事情引到自己和祖母身上来,让皇上对自己和祖母起疑,破坏祖母与皇上的母子情分,再乘机除掉我,可惜,我怎么会让你得逞呢。

“皇上,臣有事要奏”

陈烨看着手掌鲜血直流的秦牧卿,一时侧忍,弯身将侍从递来的手巾替秦牧卿简单止血,“秦爱卿,希望你现在说的话,不会再让我对你失望”

秦牧卿犹豫了片刻,看着受了惊讶昏过去的洛语嫣,握紧了完好的右手,开口说道,“皇上,臣与从六品中牧副监洛施然之女洛语嫣已有婚约,洛语嫣此次进宫面见太后,就是为商讨婚约之事,臣原本打算议完柳州之事就合盘向您托出,可是,被皇子一事给耽误了,因此,才引起此误会,臣愿意以项上人头担保,洛语嫣绝对不可能谋害皇子”

皇后娘娘眸色一变,狠利看着秦牧卿,“丞相大人,此事怕是你想庇护凶手,而现场瞎编的吧”

“那皇后认为哀家的话也是瞎编的吗?”

门口太后的出现是大殿里众人始料未及的,一个个皆下跪行礼,连皇上也弯着腰行礼。

“母后,您身体欠恙,怎还劳心赶来?”

慕太后关心的看着秦牧卿受伤的伤势,看其轻轻摇头示意无碍,这才放下心来,轻哼一声,“哀家若还不过来,这污水恐怕哀家这一辈子也洗不掉了”

皇上冷淡的望了望皇后一眼,扶着慕太后的手,请她坐下,“母后,您多虑了,儿子怎么可能会怀疑到您的头上去呢,都是皇子落水一事,让下面的人惊恐失常了,以至于胡言乱语起来了,皇后,快过来向母后赔不是”

“母后,臣妾也是因为皇子的事而着急,一时口误,请母后不要怪罪才好”,皇后急忙俯身行礼。

“太后娘娘,是妾身的错,妾身错在身为一个母亲,实在是太过为躺在床上的麟儿忧心了,都是妾身的不好”

太后在心里鄙夷刘夫人的演技,母凭子贵,恃宠而骄,眼下居然连她都不放在眼里了,眼下还变着法说她胡搅蛮缠,打扰她刘婉查询害子真相。

慕太后缓缓神,摆出一副理解的态度,缓慢的道出,“哀家知道你的苦,皇子无辜落水,这事情必然要彻查,就算你善良不追究,哀家也定彻查到底,皇上,你说是吗?”

皇上在一旁急忙点头附和,“母后说的对,儿子定然彻查真凶,严惩不贷”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