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新婚——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一)

  今日,是陈梁朝丞相秦牧卿与中牧副监,洛施然长女洛语嫣成婚之日,整个洛府张灯结彩,十分热闹。

洛语嫣坐在铜镜前,看着里面大红长袍的自己,觉得好陌生。

洛夫人在一旁又笑又哭,惹来喜娘的打趣。

“哎呀,夫人快快别哭了,今日是喜庆日子,可别触了霉头”

洛夫人一听,急忙拿起袖子擦着眼泪,又不放心的检查着洛语嫣的装扮,询问着一旁帮忙的丫鬟,“该带的都带上了吧,头上的,身上穿的,头发呢,都弄好了吗?”

“回夫人,都准备好了,请夫人放心”

洛语清急急忙忙跑来房间通报,“娘亲,迎亲的队伍来了,爹爹叫你赶紧带着长姐出去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告诉你爹,我们这就来”

喜娘正扶起洛语嫣,却发现她抓着桌角不放,“夫人,您看这?”

洛夫人看了一眼,温声问道,“语嫣呐,你这是怎么了,千万不可在这时候使性子啊”

洛语嫣泛红眼眶望着洛夫人,“娘亲,女儿不想嫁,女儿根本不爱他,女儿没办法同那个人一起生活,女儿不嫁”

喜娘一听,急了起来,“洛小姐啊,可不可在这个时候耍性子啊,这迎亲的队伍可就在门口了呢,我们该出去了,不然啊,外面的人等急了,会引起怀疑的”

洛夫人理解洛语嫣害怕的感受,上前温柔的将洛语嫣抱在怀里,“娘知道,娘知道,你心里苦,可是,木已成舟,我们就不要再挣扎了,好吗?跟着丞相大人,起码你不会受柴米油盐的苦,不用用着小姐的身份,却做着下人的事情,娘这一辈子,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娘就想看着你们过得幸福,不受生活的苦,这样就可以了,你就成全娘这个心愿不好吗?”

洛语嫣一听,浑身仿佛被抽光了力气,抓着桌角的手,垂直落了下去,眼神涣散,被大红盖头刺红了双眼,眼泪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落下。

秦牧卿看着洛语嫣一袭红色喜服,被喜娘和母亲从屋内搀扶而出,心中却有些失落起来,曾几何时,这个场景在他脑海中出现过几千,几万次,如今终于成真,良人却香消玉殒。

洛语嫣将手放进秦牧卿的手中,今天他的手又没有那日的凉,大概是自己的心也跟着凉了下来吧。

拜见父母结束后,喜宴开始,洛语嫣被喜娘搀扶进屋,封闭的房间,只剩下她和油灯的影子还存着活力,四周静得过于寻常,屋外却欢声笑语,不免觉得可笑,明明真正该高兴,该大笑的是她,她却只能在这里饿着肚子,孤单的守着这间屋子。

洛语嫣坐在床上突然思考起自己在女儿时没有做过的事情来,还有她没有看过的事情来,想完之后,胸口却越发的沉闷起来,让洛语嫣烦躁的想要大喊。

秦牧卿赶来时,洛语嫣早已躺在榻上睡着了,连盖头也没揭,秦牧卿也坐在榻上,躺了下来,长长的呼了几口气。

“还是这里安静”

洛语嫣听到了响动,慢慢的坐了起来,也不吭声,心却像为她摇旗呐喊,打鼓助威一般,上跳下窜个不停,搞得连手也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

身旁的秦牧卿也坐了起来,正抬手要揭洛语嫣的盖头,洛语嫣却吓得倒在榻上,双手后背放在榻上,戒备的望着秦牧卿。

没有惊讶,秦牧卿开口道,“你要不嫌累,我倒不介意你继续戴着”

明白秦牧卿想为她拆掉头饰之后,洛语嫣缓缓的向秦牧卿靠近,端坐好等着秦牧卿来揭开盖头,双眼紧闭。

秦牧卿面无表情的揭开洛语嫣的盖头,拆着洛语嫣头上的头饰,“辛苦你了”

洛语嫣正打算摇头,秦牧卿却传来一句,“你为何没有带耳饰?”

“我怕痛,没有打耳洞”

秦牧卿拆下洛语嫣头上最后一个头饰,满足的道了一句“好”,之后又补充道,“沐浴吧”

洛语嫣动动脖子,又锤锤自己的肩膀,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心想,这结婚可真的是太累了。

秦牧卿打开了门,招呼外面的侍女过来。

“大人,您有何吩咐”

“去准备热水,我与夫人要沐浴”

一旁的侍女疑惑的相视一眼,心想,好好的洞房不洞,这时间沐什么浴啊?却又不敢违背命令,急急忙忙去准备热水。

洛语嫣见秦牧卿关上门又朝自己走了过来,急忙又端正的坐在床榻,一想到待会儿的行房,洛语嫣就只觉得两颊像火烧一般燥热。

“先把衣服脱下来吧,坐在这里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洛语嫣一听,双手紧握成拳,而后又哆哆嗦嗦的去解衣带,小心翼翼的观看着秦牧卿的反应,却发现他坐在一旁的椅上闭目休息。

洛语嫣疑惑归疑惑,认真的将脱下的衣服叠好放在榻旁后,紧张的走向秦牧卿身边。

秦牧卿闭着眼睛,感觉眼前的光亮突然被谁挡住了,缓缓睁开眼睛,“怎么了吗?”

洛语嫣胆怯的望了秦牧卿一眼,犹豫了片刻,双手向着秦牧卿腰间的系带伸去。

秦牧卿刚要拒绝,只见洛语嫣速度快得已到达了他的腰间,秦牧卿闻着洛语嫣好闻的发香,顺从的站了起来,任凭洛语嫣解下他的腰带,脱下他的喜服,如果不是她在碰触时时不时微微发抖,秦牧卿都看不出她在紧张。

“这个不用了”

洛语嫣的手臂被秦牧卿一把抓住,愣在当场,腿在微微发软。

门外侍女的呼叫,拉回了房内原有的尴尬。

“大人,夫人,热水准备好了,可以进来了吗?”

秦牧卿放开洛语嫣的手,向着门外回答,“进来吧”

丫鬟甚至不敢看向秦牧卿与洛语嫣这一边,脚步匆匆的就往后堂前去,将一桶又一桶热水弄好,这才合上门,安静的走了出去。

“去洗吧”

洛语嫣走进屏风后面,才发现侍女们早已准备好了换洗衣物,只是秦牧卿坐在外面,叫她怎么好意思脱掉衣服,到这里面去洗澡,只好急急忙忙的用水洗去了脸上的妆容,抹了抹身子,换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大人,我好了”

秦牧卿揉了揉眉角,走进了后房。

洛语嫣坐到凳子上,这才发现,桌上放着一个空碗,依稀还能闻见苦味。

大人是生病了吗?那么晚了,还要吃药。

听见水花的声音,让洛语嫣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在房里左走右走,最终爬上床榻,掀开被子把自己严严盖实,又把头全盖住,这才稍稍放下心,一身的疲倦,躺在舒服的床榻上,很快睡了过去。

秦牧卿出来之后,便看见洛语嫣早已在床上熟睡,皱着眉头,打开了门。

门外的侍女们一看秦牧卿走了出来,一个两个都弯腰行礼,“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你们下去休息吧,不必守在这里”

值班的侍女们面露难色,“可是,秋霜妈妈吩咐过”

秦牧卿摆摆手,“我说了,不必待在这里了,难道你们听不懂”

侍女们一个个立马便离开了。

将门关好,走回了房内,秦牧卿刚准备转身,就看见,洛语嫣不知何时已经爬了起来,站在床边。

“你睡床,我睡榻上,以后我们就这样睡吧”

洛语嫣抿着嘴角,心中千百不满,却不敢说出来。

明媒正娶,用八抬大轿大摇大摆的将她抬进了丞相府,想不到,新婚头一天晚上,她的夫君,便要和她分房睡。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走了几步,秦牧卿回过头,认真的望了洛语嫣许久,“我说的意思,难道你不懂吗?我们双方还是尽可能的诚实点吧,毕竟,已经开诚布公了,不是吗?”

见洛语嫣没说话,秦牧卿觉得荒唐的笑了起来,“难不成,你是想跟我一起睡?像正常夫妻那样?”

洛语嫣被说的面色潮红,被人戳中心事的尴尬,被人触碰底线的愤怒,一瞬间,用倔强的表情,袒露无疑。

“考虑到你此刻的心情,分开睡,似乎对你我都好”

秦牧卿正搬着被子,往榻上走去,突听见外头人影小心走动的声音,将被子甩到榻上,大步一迈,将站立在床边的洛语嫣一把揽在怀里,还顺手将搭在衣架上的衣服拿到了手里,二人双双向床上躺去,秦牧卿利落的掀开被子,将两人盖得严严实实。

见门外之人,仍旧没有离开的想法,秦牧卿快速的取下扳指,将扳指弹向了烛光,不一会儿,室内便一片漆黑。

洛语嫣躲在被子里,双手握拳,抵在胸前,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秦牧卿侧耳聆听着门外的响动,低头看着怀里的洛语嫣,“时机不好,委屈一下了”

洛语嫣听得莫名其妙,睁大眼睛看着秦牧卿,只见他快速的掀开了被子,一个翻身,以俯卧撑的姿势越到了洛语嫣的身上。

洛语嫣吓得转过了头,秦牧卿却霎时间将洛语嫣的头摆正,沙哑着嗓音说道,“洛小姐,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这个游戏叫做,谁先害怕,谁先输”

洛语嫣紧张的回咽着口水,盯着秦牧卿的手,快速下降,盖到了她的嘴巴上,之后,低头,便吻了下来。

秦牧卿吻了片刻之后,便将原本放置在床上的衣物,从床上丢到了床下。

“会叫吗?”

脸皮薄的洛语嫣,一听见秦牧卿的提议,哪里肯同意,小脑袋立马摇得像一个拨浪鼓,脸色潮红,这个秦牧卿,现在是在自导自演一出双簧啊。

秦牧卿的手却突然伸到了洛语嫣的腰间,洛语嫣立马有了反应,惊讶的大叫起来。

目的得逞,秦牧卿立马看向了窗外,只见窗外原本明显的两个人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失礼了”

秦牧卿松了一口气,从洛语嫣的身上爬了下来。

洛语嫣吓得大口,大口的喘气,急急忙忙的盖好被子,收拾着眼角落下的眼泪。

“就今晚,我们还是睡一起吧,他们还会来的”

洛语嫣没有回答,侧过身子,抿着唇,方才能不让自己害怕的哭出声来。

成婚的这一天,两人累的半死不活,不一会儿,就双双会见周公了。

第六章新婚——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