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四)

  秦英闯入时,秦牧卿依旧还在发着呆,在秦英呼唤声之下,秦牧卿才回过神来,“秦英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大人,大事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了?”

“曼儿派人来传话,说律儿少爷一直高烧不退,吵着要见您”

秦牧卿一听,立即起身,“备马,我现在就过去”

“是”

秦牧卿赶到时,就听见内屋里,小孩断断续续的哭声,急忙跑进房间,坐在榻上,厉声询问曼儿,“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照顾人的”

曼儿急忙跪在地上,哭着回话,“回大人,先前大夫已经来了,抓了药,律儿少爷也已经服下,只是不知为何一直哭闹不止”

秦牧卿听了曼儿的回话后,才放下心来,抱起哭出一身汗来的律儿,细声哄到,“律儿,律儿,爹爹来了,爹爹来了,爹爹抱抱,好孩子,不哭了”

律儿见是他朝思暮想的爹爹秦牧卿来了,急忙抱住秦牧卿的脖子,“爹爹,律儿脑袋疼,律儿脑袋疼”

“脑袋疼,好好,爹爹知道了,爹爹给律儿按按头好不好,按完之后,律儿就好了,脑袋就不会再疼了”

秦牧卿将律儿打横放在榻上,使律儿的小脑袋放在他的腿上,一只手轻轻按着他的太阳穴,一只手轻拍着律儿的背,哄着他入睡,果然,律儿很快停止了哭泣,闭上眼睛睡了过去,秦牧卿将律儿小心的平放到榻上,替他盖好被子,又摸着他的额头发现散温了,这才放下心,离开榻旁。

秦牧卿不放心的又坐在桌前看着律儿,曼儿贴心的端来一杯茶,秦牧卿喝了几口,问着曼儿,“律儿,怎么会发烧的?”

曼儿慢了半拍才回答着秦牧卿的话,“回大人,少爷他……这几个天凉,少爷他又爱踢被子,所以才受了凉”

秦牧卿仔细的观察着曼儿面上的表情,说道,“你先下去吧”

“是”

秦英见曼儿离开,关上了房门,“大人,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望了望榻上熟睡的小人儿,秦牧卿微微自责起来,律儿如今已经三岁,正是身边不能缺少父爱的时候,把他一直留在这别苑,总归是不好的。

“没什么”

“属下觉着不对劲儿,曼儿是胡姑娘的贴身侍女,平时又极其疼爱律儿少爷,倍加关怀,怎么会犯让律儿少爷踢被子着凉这种错误,再加上,这府中那么多下人,几乎是轮班看守律儿少爷,总觉得曼儿有什么瞒着我们”

“没关系,很快,我就会接律儿回府”

秦英瞪大了眼睛,“大人,这……这有些不妥吧,眼下新夫人刚入府,如果你带律儿少爷回去,这让新夫人怎么想,就算新夫人心善不计较,你让下人们怎么想,此事万一传出去……”

“传出去更好,我就能更快为律儿正名了”

“可胡姑娘刺杀皇上一事万一被有心人放出来,大人您”

“没人会知道,死人是不会讲话的”

“可还有单顾?”秦英急忙道。

“放心吧,他还没蠢到自投罗网”

秦牧卿从外宅回来之后,已经是傍晚,行到房前的时候,一旁守夜的侍女急忙向他行礼。

“大人回来了”

“嗯,夫人睡了吗?”

“等了大人许久,现在已经睡下了”

秦牧卿看了看里面亮起的光,推开了门,对着一旁的侍女说道,“你们去休息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是”

洛语嫣原本睡得就浅,听见了秦牧卿的脚步,就马上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大人回来了”

“我吵醒你了?”

“不是,我没睡熟”

洛语嫣急忙下床,准备为秦牧卿更衣,秦牧卿却叫住她,“好了,我自己来就好,快睡下吧,夜里凉”

大概是由于双方过于陌生吧,一句拒绝就足以成为不敢靠近的全部理由。

洛语嫣听话的站在一旁,看着秦牧卿解下腰带,脱下外衫,将它们妥帖的放在衣架上。

“怎么还不睡?”

洛语嫣一听,这才上榻爬进了被子里,秦牧卿没多久也躺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洛语嫣盯着灯光许久,就到眼睛都微微酸涩起来,望了一眼秦牧卿,发现他睡得很平稳,轻轻的掀开了被子,蹑手蹑脚的穿过秦牧卿,爬下了榻,走到几盏灯面前,一一吹熄了它们。

大概是房间够宽,洛语嫣摸索着走得很顺,行到榻前的时候,又轻手轻脚的爬上了榻,瞄了瞄秦牧卿的表情之后,才慢慢的爬进被子里。

“你不是很怕黑吗?”

洛语嫣惊了一下,“大人还没睡?”

“嗯,一时半会儿还睡不着”

“我听乳母说,大人睡觉时不喜灯亮,会睡不踏实”

“你不必事事顺着我的,你不是怕黑吗?”

洛语嫣正奇怪着呢,秦牧卿却答出了她的疑惑,“昨夜我下去熄灯时,看你醒了,知道你怕黑,才又点上了”

秦牧卿见洛语嫣不再回话,以为她睡了,便也闭上眼睛准备入睡。

“大人”

“嗯?”

“让我……让我伺候大人,好不好?”

秦牧卿一时没有转过弯来,“说什么呢,快睡吧”,当感受到温热的嘴唇抵达他的脸上,他才睁开了眼睛,望着洛语嫣,“你今天很奇怪?”

洛语嫣见秦牧卿推开她,心里酸涩得要命,嘴上却还要明知故问,“大人,您怎么了?”

秦牧卿起身坐了起来,认真得说道,“你是认真的吗?”

“妾身……妾身”

就当洛语嫣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时,秦牧卿已翻身压到她的身上,望着洛语嫣的嘴唇,头缓缓的下降。

洛语嫣面色紧张的盯着秦牧卿的靠近,就在秦牧卿闭上眼睛的时候,一把推开了秦牧卿,逃到了床下。

秦牧卿好暇以整的望着蹲在底下狼狈尽露的洛语嫣,掀开了被子,抱着他的被子,穿上鞋子,走到房间另一头的榻上,放置好被子,躺了进去。

依稀听着那头传来小声的啜泣声,忽然觉得有些痛快,也有些惆怅,平生不多的迷茫起来,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早上洛语嫣醒来时,秦牧卿早已不在身旁,摸着被子的凉度,他是得多怕自己,才会这么早就起床离开。

一旁的侍女伺候着洛语嫣洗漱,用膳,用完膳后,洛语嫣便闷闷不乐的坐在房间里,一旁的侍女见机询问道,“夫人,您搬进来也几天了,丞相府您都还没走走呢,要不,我领您参观参观府中”

“如此也好,谢谢你了”

“夫人,不必客气,唤奴婢青儿便好”

青儿领着洛语嫣走出府,一边说着一边介绍着偌大的丞相府的构造,洛语嫣指着那边一处雅致的别院,问道,“那是什么地方,花草可真漂亮”

青儿顿时紧张了起来,敷衍的回道,“那是一所旧院,名叫胡烟阁”

“胡烟阁?名字挺好听的,我可以去看看吗?”

见青儿许久没有回话,洛语嫣转身看着青儿,“怎么了?不可以去吗?”

青儿一想,夫人是这丞相府的女主人,这丞相府有哪里是夫人不能去的,便回答道,“当然可以,奴婢这就带着夫人过去看看”

“好”

胡烟阁的下人们一看,是青儿带着一个姑娘走了进来,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急忙上前行礼,“见过夫人”

洛语嫣笑着扶起他们,“好了,各位起来吧,我只是来参观参观,希望没有打扰你们做事才好”

为首的老侍女笑着回话,“夫人说笑了,夫人来参观,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觉得打扰呢”

“你叫什么名字?”

“夫人唤奴婢翠儿便好”

洛语嫣笑了笑,望着院前的几颗好看的树问道,“翠儿,那几棵是什么树?长得可真好看”

“那几棵树名叫紫荆树,是丞相八年前亲手种下的”

“是吗?那这周遭这么多的花草也是大人种下的吗?”

一旁的侍女们都视线交汇了一下,翠儿点头回答,“是,是大人亲手种下的”

洛语嫣蹲下来闻了闻花香,“真好闻”

青儿见机急忙说,“夫人喜欢花草,那我们也在主阁种些,就在这里拿些种子可好?”

一旁的侍女和翠儿全都紧张起来,丞相要她们护住这里的一草一木,眼下丞相夫人又想拿种子,这可怎么办?翠儿急忙使了一个眼色给一旁的小厮,小厮心领神会,立马跑开去通报。

洛语嫣听完了青儿的建议之后,摇了摇头,“还是别动这里的花草了,想必是细心培养过的,看起来都是一些稀奇花儿,府里有花农吗?”

“有的,夫人”

“我们去花农那里取些寻常的花种,容易养活的,我们回去种着玩儿”

“诺”

洛语嫣欣赏完院内的花草后,便转身便往阁内走去,却被翠儿拦住了,“夫人,这里不可以进去”

青儿急忙出来护住,“放肆,夫人乃丞相府当家主母,丞相府有什么地方是夫人不可以踏足的,还不赶快让开”

“夫人,这是丞相嘱咐的,任何人也不让进,除了丞相”

洛语嫣瞄了瞄里面的装饰,都是些女儿风格的装饰,瞬间了然了,说道,“青儿,我们回去吧,我累了”

青儿急忙上前要扶住洛语嫣,却被她笑着拒绝了,正要往回走着,就看着秦牧卿带着秦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急忙行礼,“大人”

秦牧卿环视了一圈院内的花草,这才安下心来,想必是还没有开始弄,想到洛语嫣居然要拿着院子里的花草做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夫人怎么会来这儿!”

青儿被秦牧卿冷淡的语气吓得躲到了洛语嫣得身后,抓紧了洛语嫣的手臂,洛语嫣感受到了秦牧卿的怒气,心里不免有些心酸,“我见这别院雅致,便求着青儿带我来看看,是我的错,望大人恕罪”

秦牧卿瞪了一眼青儿,青儿被他瞪得急忙跪倒在地,“大人恕罪啊,大人恕罪啊”

洛语嫣见青儿跪在地上求饶,心里有气,面上却装着平静,“大人,不关青儿的事,是我拉着她进来的,要罚就罚我吧”,说完,正准备跪在地上,被立马站起身的青儿扶住,“夫人,使不得啊,是奴婢的错,是奴婢考虑不周,害了您”

洛语嫣拍了拍青儿的手臂,瞬时又望向秦牧卿,“大人,你想好怎么罚我了吗?”

秦牧卿望着洛语嫣脸上滑过的失望,握紧了拳头,说道,“算了,你刚入府,不知道情况不怪你,这府里你哪里都可以去,这府里的东西你哪里都可以动,除了这里,回去吧”

洛语嫣弯身向秦牧卿行礼之后,带着青儿走出了别院。

秦牧卿望着聚拢在一旁听命的下人们,说道,“你们也下去吧,没什么事儿了”

翠儿原本走开又折返回来,说道,“大人,您错怪夫人了?”

“什么意思?”

“夫人进来这院里什么也没动,只是觉得好看,进来看看而已,起先夫人手下的侍女青儿见夫人那么喜爱这里的花草,提议拿一些做种,种到主阁去,可夫人给否了,她说这里的花草金贵,不要动这里的,还说去花农那里取些寻常的种子种到主阁去了,夫人本意就没想动院里的花草”

秦牧卿这才释然,心中虽知道洛语嫣不是那种得寸进尺,不知分寸的人,却还是怕万中有一,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听到洛语嫣是冤枉的,不觉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秦牧卿站在院中央,望着花坛里这些娇嫩美丽的花草,心中却想起昨晚的不快来,耳边却响起胡烟儿的笑语,“小徒儿,你又错了”

记忆中,每当胡烟儿说这话时,秦牧卿总会笑着回她,“这还不是因为你”

秦牧卿坐在院中的石凳上,轻喃着,“胡烟儿,这还不是因为你”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