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他回来了

  “娶你?!”贺哲逊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她。

“对,娶我!”白筱若目光炙热的要求着。

贺哲逊恢复淡定的笑笑,“那真是遗憾,我还不是老花散光青光眼。”

“……”白筱若一窒,差点背过气去,这家伙,真是可恶得近似冷血,娶她不好吗?她可是财貌双全呐。“是的,我是会做梦,一直梦想着成为贺太太……”

  “这里是办公室,我还有很多事要办,麻烦你出去。”贺哲逊连讽刺她都懒得再说,只接下达逐客令。

白筱若毫不理会他的鄙夷,若无其事的笑笑,“那你忙吧,我改天再来。”走出门外,她回望背后,目露危险的光芒——他说她做梦?对,她白筱若就是个梦想家,并且有能力让每一个美梦成真,成为贺太太,只是早晚的事,这点,她一直笃定。

阳光收敛起最后一抹光辉,夜幕伴着繁星渐渐拉长。

迷迭香咖啡馆内,不甚明亮的灯光下,苏希媛细长的手指挟银匙搅动面前的咖啡……注视着对面欲言又止的云霓,撇唇谑笑:“事妈,粘着你的癞蛤蟆昨晚已经被我赶走了,你今晚约我又有啥事?”

云霓无辜的眨眨眼,“人家哪有……”

“少来这套。”苏希媛摸着尖尖的下颌,很不捧场地道,“每次你用‘人家自居’,总会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不说是吧?那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慢慢品咖啡,我回家继续赶稿了。”

  “别介,我说我说……”云霓举起双手表示认输,在鬼灵精怪的好友面前,她的心事总是无处可藏,沉默了片刻,闷声道:“他回来了。”

“谁?”苏希媛正搅拌咖啡的手顿了顿:“厉南笙?”

“都多少年了,你还能第一时间想到他?”

云霓说得云淡风轻,听的人却是内心感慨不已。

大学时,苏希媛曾迷过厉南笙,觉得他很有令狐冲那种敢做敢当的血性潇洒,所以周末时有事没事她就往云霓的学校跑,只为了能遇到与云霓同班的厉南笙,听听他那磁性的嗓音,看看他那冷峻的面容,这种现象足足持续了两个月。直到她后来自我了解喜欢、崇拜的只是一个侠客的影子,慢慢地,她理智的将这种感觉升华,才没有继续幼稚下去。

结果也证明她是对的,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南笙心所系、情所钟的是云霓,不然也不会因其他男人摸了一下云霓,他就冲冠一怒——把那个男人咔嚓给废了。

想到这里,苏希媛咧着嘴咯咯笑,“没办法,谁让他曾是我认为最符合令狐冲形象的男生啊。”略一顿,她又关心的问,“话说,他没什么改变吧?!”

“狗改不了吃屎,能有什么变化。”云霓的语气很刻薄。

苏希媛莞尔,云霓向来是个面善心软嘴上积德的厚道人,唯有对厉南笙——只要一提到厉南笙,云霓的态度就会偏执,带着成见,犀利又毫不留情。不过这也充分说明——爱之切、情之深。

第十章 他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