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07 你听见的梦游计(2)

  [13]注:(13小节本为楷体字,源自于冬子的心里世界,但因系统不支持字体,所以别看晕了。)

纪小蓓真的是一个让人怜爱的女生。至少在我的眼里,她永远都是。若是这个世界杀人不犯法的话,我想我真应该去杀几个人。

我的母亲。父亲。纪小蓓的父亲。寰樱。

第一次听到寰樱这个名字时,我想她一定是一个美好的女子。名字好听,肯定人也好。当然,纪小蓓的父亲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女子,才离开她的母亲。

像是一场古老的影片。播放了一遍又一遍。

雷打不动地发生在自己的身边。重复演绎着相同的故事。

可是纪小蓓的父母亲并不是正大光明的离婚。是父亲跟着寰樱跑了。对。是那个男人跟着一个女人跑了。却不是女人跟着男人跑。说起来真是荒唐。

也许这个世界本是荒唐的。

然而纪小蓓没有哭泣。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憎恨和悲伤。尽管她隐藏得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我也能看到那些飘浮在她脸颊的无助。

所以我特想把这些人的生命一一夺去。从逆巷这个有着历史的地方,抹去有关他们的故事。若不是他们的存在,纪小蓓肯定会是个天真快乐的女孩。而冬子,依然是一个带着干净笑容清澈瞳眸的男孩。

改变不了。

我真的像是听见了这样的声音。带着破空呼啸的悲伤,席卷着整条逆巷。在逆巷存在的人,都被浸染出洗不尽擦不掉的黑色忧伤。像是一条条米白色的蠕虫,攀爬在每一个人的心房。

啃噬。寂寞地痛苦。

不同的人,脸上镶嵌着千奇百怪的表情。倘若纪小蓓知道我现在的想法,她还会不会理睬我。对了,纪小蓓,她说过自己是没有朋友的。那么我冬子,在她的世界里,担任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一如既往地猜想。纪小蓓的世界一定很美很美,所以她不愿让任何人走进去玷污那片干净。

但是我说的话,她听得见吗?

听得见。

还是一直就没有听见过。

——冬子的内心世界

[14]

纪小蓓走出西巷,仰起头,有大片大片刺目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她突然觉得自己跟母亲一样,像是一尊毫无意义的塑像,被人抛弃在这里。即便阳光接连不断地洒下温暖,可是她总是感觉很冷,从心底里骨子里的冷。忍不住地打了个颤,张开双手,呈大字型地站在西巷的进口。

———真像个疯子,神经病!

———切!有病啊你!

———啧啧,又见到脏东西了!

她安静地站着,听着邻里邻居不断的指点。不堪入耳的言语,仿若上千万的铁钉,铺天盖地地坠落下来,而后像是被人用铁锤使劲地把钉子钉在她的心脏。挖心的痛。

叮!

叮!

重复着这样的声音。亘古不变。

逆巷传播消息的速度,似箭的快——

“纪小蓓,你在这里干什么?”井泽连忙把她的双手按下去。她睁开眼睛,用极其无辜的眼神望着他,“沐浴阳光。”

因为阳光能晒去一身的污浊。能驱散内心黑色的阴霾。所以要沐浴阳光。尽管你来了。

“纪小蓓,那你站在巷子中间挡别人的道干嘛?”井泽上接不接下气地说道。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是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她的身边。

“我站我的,他们走他们的,与我毫无干系。而且井泽,这条路没有哪一个地方写着他们的名字。”她微微地咧着嘴,冲着路人傻笑。笑得像个疯子。

“井泽。”她突然唤他。

“嗯?”

“你后背的伤好没有?”

“那点伤啊?”他挠了挠后脑勺,“那点伤早好了,看我,多么结实的身体啊!”

阳光下,男生挽起袖子,纤弱的手臂呈现着他的单薄。好似只要大风一吹,男生就会被风吹走一样。她突然掀开他白色的格子衫,一指长的疤痕,狰狞得刺眼。

“井泽,对不起。”她情不自禁地说。

“呵呵,说对不起干什么。没事没事。”他的脸,有一瞬间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晕红。

Chapter.07 你听见的梦游计(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