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09 你听见的梦游计(4)

  [16]

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使得学校的气氛变得格外压抑。

冬子被父亲喊回了家。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寂静的操场上,没地方可去,便往教室的方向走着。

用了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行。像是跨越在一条漫长的银河,脚下是湿漉漉的浊水,玷污着自己的双脚,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推开教室门。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投向她。一贯的行为,她安静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起书包,再走出教室,像以往的画面靠在墙砖上站着。

整个过程。似一部无声的影片。没有人出声。连老师也一声不吭。

她像是什么呢?

像是一个透明人。

耳边传来同学朗朗的读书声,她轻轻地皱眉,从书包里抽出一叠纸巾,用力地揉成一小团,塞进耳朵里。

哗啦啦———

是一场倾盆大雨。

[17]

有没有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还欲给你更多的伤害。

像是一把明晃晃的刀片在你的手腕割了一个口子后,再狠狠地继续割更多的口子。于是,鲜血哗啦啦的像是泉水疯狂的喷洒出来。浸染着无比黑色的青春。

再然后,这样的人就存在你的身边。明目张胆肆意妄为地欺负你。你忍气吞声,并不代表承认自己的懦弱。只是不想花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些低等人的身上。

“纪小蓓,放学后你留下来跟同学一起打扫教室!”老师的话,如同一道圣旨。违抗者,杀无赦。

杀无赦!杀无赦!杀无赦!

总有一天,她会成为真正的帝王,杀无赦!

“哦。”她低声回答。

老师挎着书扭腰离开,纪小蓓清晰地看到老师经过她身边时,厚重粉底下的脸庞划过一丝阴笑。像是战场上胜利者对俘虏的示威。令她感到极其的恶心。有些反胃。

“切,脏东西,今天你要不要脸啊!竟然带个帮手来!”唐玲恼羞成怒地扔下扫帚。

她默不作声,心里盘算着另一些事。比如说。

———她不在家的时候,母亲会不会私自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冬子被父亲喊回了家,他会受到怎样的处罚呢?

———买了许嵩这么多的专辑,跟冬子借的钱,该如何去还?最重要的是,家里只有一个老旧得勉强能放影碟的机子,置在家中杂物堆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对,回去后还要找一找。

咔嚓!教室的门突然被人锁住。在她投入心思想这些事的时刻。

纪小蓓摇摇头,看着教室里空荡荡得只剩下她一个人,嘴角不禁翘着。一个人就一个人呗,有什么好怕的。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因为下雨的缘故,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学校没要求大家上晚自习,所以即便教室已有几盏电灯,也无济于事。对于那几扇窗户,她真心地不愿再去看。小得只能容婴儿过去。

天完全呈现漆黑的状态。像是一张洁白的纸被突兀地浸泡在墨汁里,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白色,只剩下一团漆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黑暗得令人止不住地恐惧。她颤抖着,慌张着。由于一天没吃饭,饿得有些头晕眼花。她也指望不了包里的二手手机,早在上上个月的时候,欠费停机。

为什么这个世界突然沉默了声音。

所有的光线溺亡在天空的泪水里。

纪小蓓就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玩具娃娃,一身的污浊,藏在黑暗笼罩的角落里。她在想,若是有一刻,突然变成黑暗里夺去生命的死神,一定要拿起沉重的镰刀,把那些毫无意义的他们,一一砍去灵魂与身体相牵连的线条。

在被时光潮水埋葬的瞬间,纪小蓓张开手指,会看见指尖有透明的光芒时不时地闪烁。像极了夜幕里的星子。只是它的光芒,比它们更加的悲伤。是不知不觉中滑落几颗豆大的泪珠。一切都是突如其来的悲伤,碾过了她仿若苍苍十六岁。倘若冬子在这里,或是某一个相识的人突然走过来说,小蓓,我来了。

兴许她会感动的涕泗横流。可惜,他来了。在她快要沉睡的时刻。黑暗里熄灭的光明,乍然温暖了起来。

Chapter.09 你听见的梦游计(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