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19 破镜之谁的梦魇(4)

  [27]

“啊!”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岑寂的逆巷里显得异常的震耳欲聋。多么的诡异,多么的撕心裂肺,庞大的黑夜席卷着这伤悲而惊恐的声音。

那应该是在一个梦里,或许也不是一个梦,顾安言记得,他很清晰地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像张叔的。他的叫声极其撕心裂肺,如同在生命消亡的那一刻,发出惊恐万分的呼救声。但这种声音在冷寂的逆巷中显得极其刺耳,谁也不愿意怀着巨大的恐惧,走进一个晕染伤悲的角落。或许张叔的这一声叫,终将唤醒沉睡多年的逆巷。古老的逆巷,如同死神的家居。所有的人都将是它镰刀下的亡魂,谁都无法逃脱。

夜,在那个男人的声音后,逐渐沉稳下来,如同一个破涕的婴儿,绽放出花一般的笑颜。于是,夜深了,静了。

后来,顾安言问顾沫沫,“姐,你有没听到怪异的声音?”

“什么声音?”

“比如一个人临死前的绝望。”

“安言,你想多了,这大晚上的,哪有声音啊。”她皱眉,突然拉着他的手担心地说,“安言,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姐姐担心有一天我们会出事的。”

他伸出手指,指尖拂过她长而柔滑的发丝,微微咧开唇角,“姐姐,不会的,我们只有在这里,才不会有人打扰。”顿了顿,继续说,“姐姐,就算是妈花了一大笔钱请人来找我们,我相信他们也不敢冒着逆巷中的晦气走进来的。”

“安言,我不想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因为你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弟弟。”顾沫沫真是心疼他。但她并不知晓,在那一刻,顾安言的额头早已密集丝丝冷汗。他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一件事情。若那个男人的声音真是张叔的,这一声唯有自己能听到究竟意味着什么?

夜更深。顾安言辗转反侧。终是沉入梦境。像是一个早已编织好的故事,他只是旁观者,就这么看着。

梦的画面,是逆巷的影子。空荡无人的逆巷,晚风哗啦啦的吹着。连梦里,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阵阵寒冷。一个穿着红色衣裳的女生突然出现在逆巷的中心巷口,她的背影,在昏暗的路灯下,模糊不清。她的身影竟如此的像纪小蓓。每朝前走一步,她便往前走一步。直到他开始跑起来,她才停顿不动。

顾安言想只要他看清了她的面貌,就能知道她是谁了。在他与她只有数米远的时刻,她突然笑了,笑声掩盖着穿堂而过的风声。她说,“没有人能伤害我所喜爱的人,我不允许谁伤害到我所喜爱的人。”

她就这么说着,一直说着,突然跑了开,一瞬间不见了踪影。再见之时,却不是身着红衣的她。而是一双泛着寒意的绿眸。犀利的目光,在黑暗中炯炯有神。

而后只听得“啊”的一声。

梦境便结束了。梦境一结束,便听得外面喧闹的声音。他们吵着,这张叔怎么死了,昨天还不是好好的吗?待他穿好衣服匆匆往外跑去,顾沫沫却突然紧拉他的手,急着说,“安言,别去,看了死人会沾一身的晦气。”

“姐,没事的,看看就回来。”

整个逆巷呈现着静谧压抑的气氛。东南西巷都陆陆续续地挤满了人。唯独北巷,是一片空旷的小巷。

只见众人议论纷纷,有的热火朝天,有的吓出一身冷汗,也有的只是沉默地看着北巷最深处的屋子,静静地吸气。

——这张叔怎么就这样了呢?昨天都还是好好的啊!

——啧啧,你看,要不是他这一身衣服,我还真不敢说他是张叔呢!

——唉,他这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呀,连死也死的这么悲惨。

——怪不得昨晚有男人的叫声,说不定是张叔临死前的声音吧!

——逆巷,也越来越不安静了。

最后这一个人说完,顾安言早已从人群堆里挤了出来,当看到地面的那一个场景时,早已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呢?

张叔的死相很是诡异,整张面部的肌肤无一处完整,一双惊恐万分的眼睛,如同金鱼眼硬生生地鼓着。浑身上下最令人吃惊的是张叔的双手,要怎样比喻呢?就像是有数亿只的蠕虫在一瞬间啃噬掉你的肌肤,于是,只剩下一堆白骨明晃晃地刺伤你的眼睛。张叔的两只手,从指尖到肩膀这一块,没有半点的肉渣,两根白色的骨头错落有序地掉在胸口。而肩膀处的大血洞,则悄无声息地流淌着体内的鲜血,血花染满了这逆巷的浑浊土地。

头顶的路灯还未熄灭,一抬头,一低头,便能看见那些昏黄的光线静谧地打在张叔的瞳眸里,是一种绝望的,无助的,毫无生机的目光。

像是在那一刻,看见了梦里的死神。

那个身着红衣的女生。

这一地的血,鲜红得异常瑰丽。

——飒飒

——飒飒

细风吹拂的声音。

Chapter.19 破镜之谁的梦魇(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