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18 破镜之谁的梦魇(3)

  [26]

顾安言只得沉默不言,若是反抗这些人,受到牵连的仍然是自己还有姐姐。顾安言还有一个双生姐姐,叫顾沫沫。因为俩人是双生缘故,所以顾安言和顾沫沫都继承了他们母亲的美好,出淤泥而不染的美好少年少女。若不是顾安言一身的男生打扮,不认识他的人还能误以为他是一个女生,对,就是有很多人这样叫他,“妹子,妹子……”,所以他绝对不能忍气吞声地待在家里,带钱离家出走。

这还只是顾安言离家出走的原因之一,其实,真正的原因还是这个家,一个充满累累伤痕的地方。

而这一决定,当然是遭到顾沫沫的反对了。面对这惹人怜爱的弟弟,顾沫沫决定还是跟着他一起“闯荡江湖”,前提是,他们的身上有花不完的钱。

顾沫沫很少走出逆巷,都是帮着顾安言看守着门店,谁让这弟弟如此地让她操心。

“姐,我回来了。”顾安言用手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

“啊,快去换身衣服,这大雨天的,也不知道你出去干什么。”顾沫沫取下戴在双耳的纯白耳机绳,皱了皱眉朝他走去。“对了,安言,刚才妈打电话来了。”

“她说了什么?”顾安言一边脱下衣服,一边随口应着。

“她说……”顾沫沫看着眼前突显少年魅力的弟弟,恍然失神,脸部腾地一下晕红着,毕竟她还是一个女生。

“啊?姐,继续啊!”顾安言催促道。也不理会姐姐的反应,自顾自的走进浴室,反手将门关上。

顾沫沫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有些好笑,但见弟弟已经走进浴室,只好站在门外说,“安言,妈让我们回去,不然她就派人来找我们。”

浴室里突然“砰”的一声,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是预料之中。还是不能逃脱一个家的束缚,即便它永远称不上是一个家。

——姐姐,我们早已没有了家,要回去干什么,是承受母亲一个人的寂寞和痛苦吗?

——姐姐,我们好不容易走了出来,这个逆巷如此的清净,没有任何人会打搅我们,因为我听说逆巷是一个诅咒连连的地方,没有人会愿意沾染这份晦气,也不愿接触这里的一丝一毫。

——姐姐,那个家,我已没有回去的余地。

——姐姐,我在这里,看到了与我们如此相似的人。都有着相同的悲伤与孤寂。

“安言,安言,你没事吧?”顾沫沫心急如焚地拍打着浴室的门,声音盖过了着死寂的气氛。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安言的“啊”“啊”声才响起。“姐,我没事,只是摔了一跤。”

浴室里的顾安言,瘫坐在地,头顶是哗啦啦的热水,沉默无息地打在他的发上。一如刚才二楼的张叔用脏水倒在他的头上一样,相同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温暖。

——晦气包。

——晦气包。

从此这个逆巷是不是便多了他这个晦气包呢,想到此,顾安言便联想到了纪小蓓,这个让人心生怜惜的女生,被人称作是“脏东西”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整个浴室的雾气,逐渐弥漫了他的双眼。

是谁说,一个男生,是不能哭的?

你看,我也哭泣了。

只是你无法听到。

Chapter.18 破镜之谁的梦魇(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