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26 天国有滴无名泪(1)

  [34]

如果,镜头回拉——

“你找谁?”纪母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慧子反应过来时,纪母的目光已紧盯着她。她看着那浑浊的目光,从心底里发出一阵寒意。

“找你女儿纪小蓓!”她的声音几近颤抖。

“我女儿?纪小蓓。呵呵。”纪母笑得一点也不正常。

“找她干嘛?”纪母说。

“我丈夫张叔死了。”慧子站在门檐下,语气显得有些无奈。

“你丈夫死了关我女儿什么事?”纪母突然站起身,腿上的黑布鞋齐刷刷地掉落在地。

“因为,因为你们的晦气使我的丈夫离奇地死去了。”慧子说着这不靠谱的理由,心里止不住的发慌。

“你想看一种东西么?”纪母转过身,走进里屋,从里面端出一个褐色的盆子。

“什么东西?”慧子说完,走上前去掀开盖子,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

——团团血肉模糊的肉渣,层层叠叠地堆在盆子里。

——像极了张叔那双失去血肉的双臂。

——也许就是张叔的。

——快打呕吧。

纪小蓓带着七生走进逆巷中心巷口,正好上演着一幕特别“精彩”的剧目。

慧子持着那把锋利的水果刀,疯狂地往顾安言刺去,一边无目的地刺,一边语无伦次地说,“不是我,不是我,是你,一定是你……”

顾安言往后退着,让慧子一直刺了个空。眼看水果刀快要落在顾安言的身上,一盆污水突如其来地从顾安言头顶倾盆而下。污水将慧子淋了个遍。倒是止住了慧子疯狂的行为。

“姐,你怎么来了?”顾安言惊讶地看着顾沫沫,终于缓过气来说道。

“你来看热闹,我就不能来啊,要是我不来,看样子,这疯女人八成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了。”顾沫沫气急败坏地指着慧子说。

“姐,小心——”慧子将水果刀猛地扔了过来,顾安言反应得快,顺势推开身旁的顾沫沫。刀子没了物体目标,“哐当”一声,重重地跌落在地面。

“你这个疯女人,存心找死啊!”顾安言发怒了。大大减损美好少年的形象。

“顾安言,回来!”顾沫沫吃力地撑起身,急忙拉住正欲冲上前去的顾安言,“别去,姐姐没事的。”

“姐。”顾安言心疼地看着她,“这疯女人的丈夫死了有这样的反应是情有可原的,可是不至于这样吧,我说她应该有些神经质,不然不会拿着一把刀,在众目睽睽下乱伤人吧!”顾安言应该是气急了,所以言语中都带了些粗话。

谁知待顾安言和顾沫沫没留意时,慧子猛地朝他们扑了过来。“啪!”一记耳光的声音,响彻众人的耳膜。

只见顾沫沫雪白的脸颊,瞬间泛起一阵紫红,她哑口无言地紧盯着慧子,失去理智,猛地扑上前去。

——在众人平等的世界里,依然存在着弱肉强食的状况。有的人一生高傲,专欺凌弱小。有的人一生善意,专逃避生活。如果你甘心选择其中的一条路的话,那么等待你的结果便是如此的不公平。你将习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理念,你将习惯,一场无与伦比的伤痛和悲哀。

慧子和顾沫沫强扭在一起,打成了一团。除了顾安言,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也不知这慧子的力气怎么会有那般的大,可用“力大如牛”来形容了。顾安言拉扯不开,眼睁睁地看着顾沫沫的脸上多了几道红色的印记。当然慧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慧子的脖子被顾沫沫用指尖划伤了肌肤,几颗豆大的血珠,延着颈子浸染在红色旗袍上。一瞬间,红与红相互交织。也分不清究竟有没有血液,曾从伤口里流出过。

Chapter.26 天国有滴无名泪(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