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21 四月的天那么伤(1)

  “哟,野种,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真可怜!啧啧——”熟悉的女生,除了唐玲,不会有其他人。

她没吱声。埋头抚摸怀中的黑猫。

从不喜欢被人冷漠的唐玲,恨恨地跺着脚,咬牙切齿地说,“野种,我可告诉你啊,现在这班上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其余的人都转到另一个教室去了。啧啧,你看看你,可怜得连头也抬不起来。”

“说完了没?!”低沉的声音猛地响起。纪小蓓抬起头,涣散的瞳孔像在污浊里浸染过的,不再有神,看起来,却是令人泛起丝丝冷意。

“啊,啊,说完了,说完了。”唐玲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若是再不走的话,自己肯定会很倒霉。走之时,还不忘回头骂一句,“野种!”

——终于走了。也终于安静了。

——你看,所有的人都离我而去,我再没同学,也没任何的朋友。

——猫儿,我们是不是被人遗弃的可怜物,你说,我是不是一个野种呢?

——那么你,又是什么呢!

墙壁的时钟“嘀嗒”“嘀嗒”地转动着,微风从门外打进来,使得教室门一直“嚓嚓”的作响。

——咚咚

——咚咚

——咚咚

有人上来了,是跑动的声音。离纪小蓓所在的教室越来越近。只差五米,四米,三米……

咚!门停止摇晃。一只素白的手,重重地搭在上边。

“同学们,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男子垂着头,连头也没抬起来,喘着气说道。等了老半天,一点声音也没有,男子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教室,立即抬起头,视线正好对着纪小蓓的目光。两眼相望,他的心“咯噔”了一下,偌大的教室里,怎么只有她一个人,其他的人呢?

他退出教室,仰头看了看门牌号,是这里没错啊!

“老师,你没走错教室,是这里,你所教的学生只有我一个。”从看到男子双眼的那刻,她的视线再也没有离开过半分。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呢,很明亮,很清晰,不沾染尘世般的纯洁。

这是纪小蓓有史以来见到的最好看的眼睛,仿佛男子的双眼会勾魂摄魄,就刚才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的心思,便挂在他的身上。她好奇。好奇这位新来的老师会有如此干净的血统。

“啊?”男子显然不可置信,“我只教你一个?怎么可能啊!”男子走上前去,映入眼帘的是黑板上五花八门的讥讽,仿佛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只有一个学生。那就是他是新来的,而她则是被人遗弃的,刚好两人可以拼成一对可怜人。

纪小蓓依然面无表情,一直专注着男子的反应,意料之外的是男子并没有立即离开,也没有出现该有的愠色,而是微微地叹口气,蹲身捡起地上的黑板擦,快速有力地将零乱的字迹擦拭干净。

——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

——亲爱的老师,你怎么就没有离去呢?你看,只要你走了,我的世界便会清净许多,也就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我。

——可惜,老师,你没走。

——该让我如何抉择呢?

他三两下翻开校长给的点名册,因为走得慌,也就没来得及看。一张A4大小的纸,孤零零地只有一个名字,纪小蓓。

纪小蓓。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啊。他想着。于是随口喊着,“纪小蓓。”

“老师,我在。”她懒散地应着。

这倒使得他有些尴尬,说不清原因。清了清嗓子,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一边写一边说,“纪小蓓同学,我叫七生,你可以叫我七老师,也可以叫我七生的。”

他刚把名字写好,纪小蓓怀里的黑猫,猛地睁开眼睛,“喵呜”了一声,又逐渐沉睡下去。纪小蓓睁大眼睛,缓缓念道,“七生。”

——有那么一刻,我真想问你,为什么要取一个“七生”的名字呢!

Chapter.21 四月的天那么伤(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