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20 破镜之谁的梦魇(5)

  [28]

“嘘,她来了。”男人的声音在人群里诧然响起,所有的人像在一瞬间都变成木头,一声不吭地盯着北巷缓缓而来的人。

“纪小蓓?”挤在人群里的顾安言,心着实地咯噔了下。

只见纪小蓓依然穿着洗得发白的格子衫,后背是常年不变的旧书包,怀里抱着正沉睡的黑猫。她如同步步生莲的少女,轻盈曼妙,头微微垂着,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行走。

空荡的北巷,风肆无忌惮吹拂在她的发丝,吹乱了,显得极其的狼狈。但是她并未在意这么多,依然默无声息地往前走,仿若立于前方的人群是一团黑压压的空气,置若不闻。待纪小蓓走到张叔的尸体旁,所有的人如同一瞬间见到凶猛野兽,装腔作势朝后退了数米远。

唯独顾安言的身体没动。他安稳地站在她的身边,期待她能说出点话来。纪小蓓冷着脸,直接无视张叔的尸体,仿佛地面的张叔只是一团屡见不鲜的垃圾,见多了,反而会脏了眼睛。

“纪小蓓。”顾安言欲言又止。“你到哪里去呢?”问出后,心底立即后悔,他明知道她将去哪里,也突然明白在一夜之间,那些熟悉的味道仿佛都消失不见,所以,强迫着自己,痴傻地问了出来。

她继续往前行走,长发随风飘扬。

“纪小蓓,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他随口而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她停止脚步,生硬地转过身来。苍白的脸颊,涣散的目光,嘴唇鲜红得欲滴出血来。“顾安言,没有人能伤害你。”她张开口,并未说话,是他根据她唇角蠕动的口型所知。她露出一抹生涩的微笑,顾安言将它看在眼里,只觉得这微笑是多么的诡异,多么的伤悲。

她一走出逆巷,这个城市的气氛仿佛在一瞬间变得冰冷。人情的冷暖,她都看在心里。城市人,说得好听些,也就都市男女。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她并不需要。她看不起这些从身边来来往往且狐假虎威的人,一个个都戴着五颜六色的面具,殊不知,这面具下的人们,是多么的肮脏腐败。

垂着头,将双手插进衣袋里,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模样朝学校走去。所有看到她的同学立即跑得远远的,生怕沾上一身的晦气。纪小蓓这“脏东西”的名号,早已传遍整个学校。连校长对此,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尽管冬子仍是信誓旦旦地站在她的世界。尽管冬子的父亲会表面佯装着接受她。尽管母亲的哀求起了那么一小点作用。尽管,她不屑。

现在纪小蓓的的名号不再只是一个,也不知是谁四处扬言,骂她是“野种”,跟野猫一个路子的。

走到教室。教室空无一人。熟悉的黑板涂满“脏东西”和“野种”几个大字。笔迹歪歪扭扭,显然是很多同学蜂拥而写。连这字也写不好看,哼,她冷冷地嘲笑着,也懒得上前将它们擦掉。

有些东西,即便你擦拭千百次,也无法将它从你的世界消失。因为这些东西,像是被烧红的铁掌,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你的心里。当你逐渐学会遗忘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会以突兀的方式出现,于是,你遗忘的,却不再称之遗忘。

Chapter.20 破镜之谁的梦魇(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