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29 天国有滴无名泪(4)

  七生的家,位居这座城市最为繁华的地区。那段路,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AX”。据说,是一个资产过亿的老板为了纪念自己逝去的爱妻,以爱妻名字的拼音作为繁华路段的名字。

很是感动。有钱人,就是这般的不一样。

四十层的高楼,抬眼一望,只耸入云霄。掂量了下手中刚去超市买来的蔬菜和肉类,顿时满意地笑了笑。电梯。摁下向上的按钮。第四十楼。会等待十几分钟。因为,期间总有很多的人走出他所乘的电梯。

“哟,七生老师,又买菜回家了啊!”

“啧啧,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啊!”

“七生老师没事时来我家玩吧,顺便也给我家的孩子补补课呢!”

……

他会遇到很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他们热情友好、喜笑相迎地对待他,这让他觉得存在于城市中的人都是善良美好的。城市的一端——那个被人遗忘的角落,逆巷。

只是城市书目缺少的一页,有一天,会有它存在的价值。

第四十楼到了。电梯“叮”的一声。七生提着塑料袋走了出去。熟练地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旋转,门轻轻地打开。

“妈,我回来了。”七生叫道。

“是生儿吗?”七母一直都是这样叫自己的儿子。

“妈,小心,不是让你不要弄这些杂活吗?”七生急忙扶住母亲,将她手中的抹布放下,不断埋怨道。

七母淡淡的笑着,满脸慈母的姿态,边说边用手抚摸七生的脸颊,“妈看得见,是看得见的。不用担心。”

“妈——”七生看着母亲暗淡无光的双眼,心狠狠地揪了一下。这双曾经那么美丽炯炯有神的眼睛,几何时,已转变成如今模样。

七生记得,母亲的双眼是在他念高中的时候失去光明的。那一年,他高三。居住在城外的镇里。和同班同学阿兹打架。母亲赶到时,七生占了上风。但是母亲并没有询问七生有没有受伤之类的话,而是伸手,给了七生一记耳光。

那一年的七生,瘦弱身材,却赢得那场争斗的胜利。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阿兹花钱收买了一群混混,在放学时拦住七生。城南的大街,是七生记忆里模糊的光影。一群人蜂拥而至,再见七生,却是浑身是血地躺在地面。见状的混混,慌乱中选择了逃离。只留下阿兹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只字未语,瞠目结舌。

母亲刚从超市回来,不经意间听到相识的人说七生受伤了,还躺在大街上呢!

母亲疯狂地往前奔去,双手用力地推开拦住她前行的人群,那一地明晃晃的鲜血,灼伤了她的双眼。她嚎啕大哭,一怒之下,将手中的菜篮竭尽全力地向阿兹砸去。

深红色的鲜血,哗啦啦地从阿兹的额头沿袭着鼻翼流落下来。后来诊治的时候,被医生缝了十几针。七生也好不到哪里去,左手骨折,上了膏药。

母亲被送到警局问话,做了笔录,晚上的时候才出现在七生的视野。

或许你会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地过去了,但是事情总是在一个人的始料未及中,汹涌发生。

阿兹的父亲找了一通帮手,直接撞开七生的家,能砸的都砸碎,不能砸的,就纷纷吐口唾沫,在上面踩上几脚。那天七生不在,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母亲执拗不过阿兹的父亲,紧紧地抱住他的大腿,卑微而连续不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阿兹的父亲是性情中人,用情做事,一旦愠怒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他一把扯住母亲的头发,“贱女人,敢伤我的儿子!”说完,手一甩开,母亲硬生生地砸在一边的石桌上。头颅砸开了一个大口子,比阿兹的伤口还要大些。

医生说,“这道伤口会给你母亲留下后遗症。”

七生问,“后遗症会是什么?”

“致盲。”医生简短的话语,瞬间使得七生崩溃至极。

后来阿兹父亲做出的过错,理应受到了警局的处理。赔了十几万块钱。并在牢里待了几个月。伤愈中的母亲带着七生离开了那座小镇,搬进了城市。

四十层的高楼。耸入云霄。因为太高,没人住,价格稍微昂贵些,但还能支付得起。

——这就是七生记忆里的故事。

——此生都不敢再去想的故事。

Chapter.29 天国有滴无名泪(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