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慢慢长大,他到了上学的年纪,可也没有见他爸让他上学,后来仔细想想,也就了然,这个小镇上,哪有特殊人群上的学校,而且就算有,他爸也未必供的起。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会自己找个小桌小板凳晒着太阳涂颜色了,而且他爸爸也不会把他绑在同一个地方了,他会经常自己连滚带爬的爬上以前的小矮楼,然后把脑袋夹在栏杆的空隙里流着鼻涕口水看着我,我就坐在那里看着他的鼻涕流到嘴里,然后嫌恶的皱着眉把头偏开,有时候被他盯烦了,会吼一句,“你烦不烦!天天在那干什么!”或者是“你好恶心!”

可是感叹句生生被他生生理解为疑问句,支支吾吾半天说一句“猫猫跑去你家了,我找猫猫。”

谁信呢,谁都知道他家穷的连人都喂不饱,何况是猫呢。

可是尽管这样,我依旧讨厌他。

之后上了小学,早上开开心心的收拾自己的小书包和妈妈买的漂亮的有小粉兔子图案得笔袋。开心的以为终于不用再看到那满是鼻涕的脸了,就连平时觉得不太顺眼的石头都觉得可爱起来了,愉悦的以为终于可以自己开开心心的和小朋友玩了。

可没想到上课还没上到一半,就发现他就趴在窗台上,支着脑袋直盯盯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至今都可以回想起来所有同学看我时嫌弃的目光,那个年龄,一点小事都能渲染成惊天动地的大事的年龄,最在乎别人看法的年龄,很敏感很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因为他的名字几乎是整个镇里脑残的代名词。

所以,他是没有朋友的,大街小巷里的家长都告诉自家孩子离他远些,说他是个神经病,谁挨他就会变成疯子。可是谁有想到我是正常的,我不是自愿的。心心念念的好朋友都因为他的关系,再没人想要认识我。

对于其他的小朋友,他凶神恶煞,野蛮的打走一切接触我的男生,所以,小学六年里,没有人敢和我玩,他就像个变态监视狂,我又打又踢,他仍不为所动,仿佛我的情绪在他眼里就是隐形的,只知道监视跟踪。而且因为他,我受够了别人异样的目光。我讨厌和十几岁脸上还不干净,流着鼻涕的人在一起!一秒都不想。

就算回去告诉妈妈,妈妈告诉他爸爸,他仍旧坚持不懈,虽然鼻青脸肿,手臂上全是鞭痕。

有时候我在想,他是真傻,还是假傻,他或许只是想折磨我报复我。

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也不想知道。可是,有些东西好像注定是要知道的,不管你怎么躲,怎么不想接受现实。

在一次妈妈让我送些腌的腊肉给他家时,不情不愿的挪到他家门口,听到了鞭子甩落得声音,月光下,窄窄的门缝里,看到他蜷缩在地上,他父亲像疯了一样抽他。小小的人缩成一团愣是一声都没吭。他爸爸嘴里还念念有词,当时不知道他父亲的意思,后来偶尔回想起来,才忆起他爸爸好像说不让他跟着我跑,像个流氓。

当时的我吓坏了,腌肉也不要了,就着月光撒腿就往回跑,之后好几天都不敢去学校,总感觉见到他要有什么坏事发生似的。

后来被母亲武力镇压才灰溜溜去了学校,才知道他走了,但是学校传着的各种版本的谣言也让我再没有朋友敢和我亲近。

人总是,只要你有负面的传闻,就算你这个人再好再高尚,都没有人再愿意花时间和感情了解你的好。我……亦是如此。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