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之后一年。

我再也没有见到他在我身边转悠,再也没有躲在图书馆的窗外陪我一起背英语,再没有一个人神经兮兮的从早等到碗,只是为了能目送我回寝室。再没有逢人就说,落乌是我媳妇。

不过,餐厅的盛饭阿姨却对我照顾有加,时不时给我些鸡蛋牛奶和鸡腿,楼管的阿姨还给我送过热水瓶和加厚的棉被。

一切都莫名其妙,问过也从不回答。我依旧和徐砜过的开心快乐,一起挥霍青春。我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一切的好。

可是在来年的春天,一个矮个子女孩找到了我,说家里有急事,让我回去一趟。

当时心里一急,也没多想就跟着回了家,一路上才打量着她的面容,才发现眼前的女生胖胖的,嘴角有些抽搐,一副要哭的表情可又生生忍住可坐着车路过家门口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吵着就要下车,还求救。硬是被女孩子捂住了嘴。

“你想……干什么……”费力的从唇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矮个子女孩苍白的脸上惨淡一笑“别害怕,我不伤害你,只是不得已……”

“苏誉你还记得吧,他病了,不吃药也不去医院,已经病了一个月了,求求你救救他……”

说着说着女孩的泪水就往外涌,晶莹剔透的泪珠子滚落在衣服下摆,晕染出一朵婀娜的花来,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

“不是有他爸爸吗!”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我不知道。

“苏爸爸前几天的忌日。”

什么玩意!听到的这一瞬间,我笑了,“你开什么玩笑,别逗我成吗。”

可是,心底里的疼密密麻麻的泛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痛,可是这种心痛,我是痛恨的,我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痛。

进了门看到里屋的大柜子上摆着的黑白遗像,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的。雾气晕染了我的眼睛,我拙劣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不是心痛逝去的人,而是心疼活着的人。

一张苍白消瘦的脸静静的埋在被褥里,安安静静的不说话,眼睛漆黑漆黑的看着我的脸,我是厌恶他的,故意摆出了一副讨厌的神情,可是下句话彻底让我的心失了防守。“玲悦,柜子里,柜子里……”

顺着他的目光,看到柜子里有一个纸袋子,那个矮个子女孩拿了出来,把纸袋子放到我面前,里面整整齐齐的叠着一件白裙子,款式极其眼熟,可一时想不起来,也就没多想。

“落落,送你的。”僵硬的脸上硬是歪着嘴笑,很难看的表情,可是第一次觉得他没有讨厌。

我翻箱倒柜找了些药喂他喝,他喜滋滋的吧唧着嘴,喝着苦药就像喝糖水一样。

看着他熟睡,压了压被角等着玲悦走了。我才顺便回了趟家。

一进门就听到爸爸唠叨,“那种傻子少挨,少出去丢人!”

我也是那么想的,还记得以前逢人就听说自己是傻子的老婆,不过当时他也真是众人皆知,比电视上的明星还火 ,整个街上都知道他是个傻子,连附近的阿猫阿狗也欺负他。听别人说些调侃的话,自己也觉得挫败。

自己小时候大概也是抱着这种想法打他骂他欺负他。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