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半年后的一次搬家,我们家搬离了那个给我无限童年阴影的小镇,收拾东西时,在箱底发现了那个纸袋,拿出来一看那条碎花白裙子,素雅清淡的梨花点缀在洁白裙尾,忽地想起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天,他跟着我们一路,我记得我看着一件衣服入了神,过了很久忘了具体的样子,只觉得眼熟,再翻看后面的吊牌,我顿时泪如泉涌,原来是这样……

虽然和徐砜已经分手了,可还记得当时看到这个吊牌,他说太贵时的样子。而苏誉,他从哪里弄来的这笔钱,我不知道。

穿上这件白裙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丑陋又恶心,满脸泪痕,那天的他穿着那么单薄,冻成那个样子,却给自己买了这个。

泪水泛滥,滑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心痛到呼吸不过来,自己真是个刻薄的人。我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他很孤独是吧,世界上就他一个人,傻傻的到处被人欺负,连自己也欺负。

拿着旧手机,翻出玲悦的号码,颤抖着打了过去。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穿着白裙子,走进了这家私人医院,层层门里,是一片白色,白床上蜷缩着一个瘦高的男生,谁也不敢进去,护士也被轰出来好几次,我看着玲悦轻哄着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拿着勺子喂他吃鸡蛋羹,“嘿嘿,鸡蛋羹好吃!”说着瘦的颧骨都凹陷的男生笑得龇牙咧嘴,这副模样,我这辈子都记得。

我慢慢从玲悦身后走了过去,然后代替了她的位置,端着鸡蛋羹喂他,我想,他是有意识地,

因为我看到了那漆黑的眼睛里闪动着的是什么,然后就像发狂一样的要赶我走,抱着脑袋往后钻,只想躲过我。那副担惊害怕,疯疯癫癫的模样可是痛哭了我。

鸡蛋羹摔到了地上也不管,倾身抱住了他,衣服上依旧是那股肥皂味道,“苏誉……苏誉……”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只知道紧紧抱着他,就像当初他抱住我一样,可是,我感觉不到他强烈有力的心跳。触手全是骨头。

泪水狂流,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坏最坏的人,把他弄成了这个样子。

从来不知道,我那么孤独,

也从来没有想过,他比我孤独,世界上就剩他一个人了啊,我却还在排挤侮辱他。

“她不想看见我!”他不停的喃喃着这句话,像着魔一样,两眼呆滞无神,冰凉的液体蔓延在他的脸上,双唇颤抖着,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翻腾着,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唯有死死的抱住他,不让他发狂。

还有拳头落在我的身上,第一次我觉得后悔,觉得伤害他自己也痛。

我唯有抱着他,不让他离开,不让他乱动着自残自虐。

最后一群医生涌入,给他注射了一堆看不懂的医学注射剂,他才慢慢安静下来,最后进入了睡眠。就连睡觉都有些不安稳,眉头皱着,四肢有些蜷缩畸形,再也看不出之前的模样,就像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

看着皮包骨的他病态的躺在那里,脸上就像打了霜的果子,雾蒙蒙的苍白,我泣不成声。

“别哭了。出去吧。”玲悦走过来拉我出去,给他拉上了窗帘,还盖好了被子。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