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野种

  许是走到了闹市区,夏至的耳边开始浮出由远及近的气鸣声,她转了转自己的脚尖,朝着马路上走过去,那耳边的气鸣声越来越近,夏至的脚步越来越快。

她冲进马路上,从马路的拐角处迅速驶过来一辆蓝色的轻型小卡车,在看清那一片日光里的那个白色的小点之后,司机师傅惊的忙踩刹车,瞬间刺耳的声音在整个街道上响了起来。

下一秒,夏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落入了一个有些冷的怀抱里,然后有一双手臂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

医院内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吴良和边伯贤在世勋的病房内坐着,床上的吴世勋手臂上裹着厚厚的纱布,额头上还有淤青未消,屋内很寂静,寂静到连同日光落下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沉重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伯贤皱紧了眉头。

门被推开,充斥鼻尖的浓烈的香水味道让伯贤忍不住站了起来,绕过病床,走到了窗边,靠着窗倚在那里。管家吴良看到走进来的人,眉目一动,垂头低声道:“您来了!木熙小姐!”

木熙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吴世勋,拉了凳子在床边坐下来,伸手理了理世勋额前垂下来的凌乱的银灰色的头发,忍不住抽泣道:“怎么会这样?亦凡很是放心不下,所以让我来看看,世勋有没有伤到哪里?”

伯贤冷冷一笑,环抱着双臂,说:“你还是离世勋远一点的好,他一向闻不得浓烈的香味,就连院内的玫瑰花对他来说都是折磨,更可况你这么浑身浓香的女人!”

“你凭什么教训我?”木熙冷冷地白了伯贤一眼,站起来往伯贤那边走,她身姿摇曳地扭动着,红色的高跟鞋敲着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你不过是一个小三生下来的野种,有什么资格在吴家指手画脚?识相的话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吴良脸色一沉,低声呵到:“木熙小姐!”

伯贤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的眼睛冰冷而锋利,直视着木熙的目光,他冷笑一声,说:“说得好!”

木熙丝毫不服输的昂着下巴,傲慢地盯着伯贤。身为吴亦凡的未婚妻的木熙早就把自己当做了吴家的女主人,第一女主人。这会儿她又转身看了看世勋,才对吴良说:“那个瞎子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当初谁让她进吴家的门的?”

“我!”冷冷地却带着一丝玩味的声音从木熙的背后传过来!

木熙画的精致的眉毛拧成一团,她伸出涂了红色指甲的手指指着边伯贤说:“那好,连同你还有那个瞎子,三天之内立马给我搬出吴家,否则我会把你的身世的公诸于众的!听说,你老家的奶奶还健在,我会让她老人家知道!”

口袋里的手握成了拳头,伯贤沉默地盯着木熙高傲的背影,眼神森寒。吴良忙垂头向伯贤致歉:“木熙小姐心直口快,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伯贤的笑容有些诡谲,他伸手撩了撩自己的褐色的头发,背过身子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白色的太阳,说:“约一下mica ch 的总监马克先生!”

吴良迟疑了一下,应声退了出去。

空荡荡的房间内,边伯贤单薄的身影有些说不尽的落寞。他闭上了眼睛,想到方才医生说的那些话,鼻尖酸涩而麻木。

“勋少爷并没有太大的伤,反而是那位朴夏至小姐在落地之前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勋少爷的头部,才使勋少爷不至于被路边的石棱所伤!只是朴夏至小姐的后背骨折,头部有严重眼中的创伤,这次的伤势太严重导致上次车祸遗留在脑部的血块转移,压迫住了主神经,更不利于朴夏至小姐的眼睛的治疗了!而且朴夏至小姐因为上次车祸延误了治疗时间,现在视觉神经已经萎缩,即使没有这次的车祸撞击,恐怕也难以复明了!”

野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