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身体的颤抖

  这一夜吴亦凡没有回到吴家的私宅,他没有让司机送自己,独自一个人驱车来到了一家喧闹的酒吧,脱掉自己的西装扔进随侍的怀里,扯开了自己领口的蓝色的领带,他的动作帅气,引得周遭的女生们热烈地尖叫呼喊。

吴亦凡完全不顾旁人热烈的目光,他沿着楼梯上了二楼,在最靠近里的那间房子前停了下来,他推门进去,红色的沙发上的女子妩媚地笑着,红色的唇如同火焰一般炙热燃烧着,吴亦凡径直在她的身边坐下,拿起了桌上的酒杯仰头喝下。

女子笑容依旧倾尽风华,她扭着身子在吴亦凡的身边坐下来,一手搭在吴亦凡的肩膀上,一手解开吴亦凡的领口的扣子,慢慢地伸了进去:“怎么了这是?”

吴亦凡冷着脸,没有去看身边的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这样的女人似乎有着别样的本领,能够令男人们在她们的面前说出内心所想,那本领好像与生俱来的,又在后期被她们发挥的淋漓尽致。

握住她继续要往下抚摸的手,吴亦凡有些厌烦地甩掉,冷声说:“老实一点!”

女子丝毫没有因为吴亦凡的坏语气而影响自己的心情,她依然风情万种地笑着,眼神迷离而深情地盯着吴亦凡,说:“大少说话我自然要听,今晚我陪你可好?”

吴亦凡仰头喝了一口酒,浓烈的香气刺激着他的身体,他扭头,伸手捏了捏那女子的尖尖的下巴,勾唇冷笑:“好!”

夜色如墨。院子里的玫瑰花散发着浓烈的香气,夏至坐在院子里的白色藤椅上,背后有佣人刚给她送来的米白色的针织外套,有夏日夜晚的风吹来,卷着落败的玫瑰花,落到了夏至白色的裙子上。

进院子的边伯贤选择了步行。

他看到坐在屋子前,廊下的夏至,那壁灯下的人有着不能言说的干净,干净的如同白色的曼陀罗花,让人不敢靠近。佣人们见伯贤回来,张口要叫他,伯贤伸出手指竖起来,在自己的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姿势,佣人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在即将要走到夏至身边的时候,夏至脸上浮出明媚的笑容:“伯贤吗?”

伯贤懊恼地在夏至的身边坐下,撑着下巴看着夏至径直完美的侧颜,说:“怎么认出是我的?”

夏至正想要说一些什么,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她的眼睛乌溜溜地转了转,那眼眸中的担忧在黑夜之中那么的明显。伯贤收回了撑着自己下巴的手,他抬起头,直起身子看到了拖着沉重的步伐回来的吴世勋,伯贤看了看身侧的夏至,她的脸色似乎较之前苍白了些,伯贤顺势看了看夏至的手,在米白色的针织衫下,隐隐在颤抖着。

在世勋走到伯贤的身边的时候,伯贤叫住了他:“你的脸怎么了?”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夏至再次颤动的手,心中苦涩一番,脸嘴角的笑容都险些不自然起来。

吴世勋抬起头看了看夏至,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钟,有些失神。

夏至虽然看不到,可是能够感觉得到,她努力地扯了扯嘴角,笑道:“您回来了!”

转过神儿来的世勋猛然收回了目光,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匆忙推开门走进了房间内。伯贤抿了抿嘴,站了起来,伸手扶住夏至的手臂,说:“进屋啊,起风了,要冷了!”

身体的颤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