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更疼啊

  侍应生来引着吴世勋走进了宴会厅的会场,吴世勋欣然接受,他如同商场的老手一般地在各个的公司的领头人之间应酬,他浑身的商场气息似乎与生俱来的,让今日的所有的人都刮目相看,也同时替他惋惜,吴老为什么非要把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送到那么偏远的地方,若是如今吴家掌握大权的是吴世勋,那么吴氏集团的股票是不是可以摆脱一直下滑的命运。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自然是这次举办方的领导进行讲话,mica总部的总监很是高度低评价了一番吴世勋,然后也很是热情地像大家引荐了吴世勋。宴会厅一角的夏至神色出乎意外的平静,没有过多的激烈的反应。只是她略微偏了偏头,朝着那熟悉的声音的方向望去,尽管她什么也看不到。

吴世勋的讲话得到了大家的掌声鼓励,更有想要烘托气氛的人提议听一听夏至的钢琴曲,这也是作为今日的主角必须要做的事情,夏至早早地就有所准备,所以很是淡定地接受。她被侍应生推着来到了一架黑色的钢琴前,伸出手指触碰到了冰凉的黑白琴键,往事如水倒流。曾经夏至觉得这么冰冷地没有温度的乐器怎么会发出那么温柔动听的声音,那个时候爸爸告诉她:“调子的好与不好不在乐器,而在用乐器的人,有感情的人才会弹出有感情的曲子!”

小小的夏至似懂非懂地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问爸爸:“所以,爸爸应该是很爱妈妈的,爸爸的曲子都很好听!”

如今夏至身上没有温暖的感情,她手下的曲子渐渐地失去了灵魂,没有了广告上的轻灵柔美,让满怀期待的人唏嘘不已。夏至的手抖了抖,听到了一个极小的声音:“听闻她可是钢琴大师朴大师的女儿啊,真是一点也没有得到朴大师的真传啊!”

另一个人也附和:“真是给朴大师丢脸啊!”

旁人说自己什么夏至都可以忍,可是说她的父亲不可以。原来她的身世早已经被人挖了出来,原来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钢琴大师,那么自此以后夏至手下弹出来的每个曲子都是父亲的尊严。

她定了定心,没有继续弹下去。

会场躁动不安了起来,吴世勋站在人群之外微微皱了皱眉眉头,他远远地瞧见了夏至有些焦急的样子。

闭了闭眼睛,夏至重新抬起了手,自然这次不负众望,得到了全场人的热烈欢呼。而做到之后的夏至却恍若没了灵魂。吴世勋远远地走过来,站在夏至的身边,说:“很好听!”

很是熟悉的味道,很是熟悉的声音,每个夜晚,夏至有时候控制不住地会想念着样的味道,想念这样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刚才就出现在她的脑中。

她双手撑着轮椅,面色有些苍白,为什么,为什么刚才她会想到这个声音,而又是为什么她会在想念这个声音的时候能够弹出令人满意的曲子,吴世勋,不是说好不再想起的吗!

面色苍白的夏至在吴世勋的眼里是身体不舒服的征兆,他慌张地伸手触碰到了夏至的身体,那身体颤抖的厉害,吴世勋双手抱着夏至的身体,可是夏至却用手反握住吴世勋的手臂,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吴世勋,吴世……勋……你,你走啊!”

吴世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他垂眸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夏至,用了力道把夏至从轮椅中抱起来,轻声在她耳边说:“夏至,疼吗?可是我更疼你知道吗?”

我更疼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