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样爱着

  夏至,夏至,在旁人眼里自从鹿晗进入公司到如今,他的每个眼神,每个举动都是因夏至而生。有时候那浓的化不开的情会让伯贤心惊,他从未见过这样一个男子有这样的眼神,就连吴世勋也不能及。

到达巴黎的的第二天鹿晗因为身体底子强壮很快得以恢复,而夏至却比想象中的更加的严重,就连随身带来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只得再次被推进医院。在幽长的走廊上,伯贤和鹿晗的面容一样的严肃,严肃到要吃人的地步。

鹿晗握紧了拳头,说了一句狠话:“朴灿烈那个小子,我回去之后定然不会饶恕他!”

这话伯贤听不明白,他自小和灿烈夏至一起长大,灿烈的朋友他基本上都认识的,夏至的朋友他也清楚明白的狠,唯独这个叫做鹿晗的,伯贤从未听说过。他定定地看着鹿晗,想要问些什么,却觉得不知道从何问起,若说鹿晗是喜欢夏至,可从未对自己说过不好的话,做过不好的事儿,就连那情敌之间的眼神都没有流露过丝毫,故而伯贤不明白。

此时医生从监护室里走出来,说了一些话,这些话几乎让鹿晗快要疯掉。

“你们真是不小心,这个女孩儿几年前受过重伤,视觉神经从那时起开始逐渐萎缩,而且前段日子她也遭遇了车祸,背部和腿部受伤严重,尽管现在恢复,可不能来到潮湿阴冷的地方,你们为什么还要带她来这里?”

悠长的走廊,寂静无声,消毒水的味道难闻而又刺鼻。

鹿晗说了今晚的第二句狠话:“朴灿烈那个小子,我要杀了他!”

说完,他又看向伯贤,抓着伯贤的领口问:“为什么不阻止她?”

伯贤瞧着跟夏至有几分相似的鹿晗,眼中有悲悯和无奈,他淡淡道:“你不了解夏至!”

“好!我不了解!”鹿晗狠狠地甩掉伯贤,眼神阴冷“那从今天开始,夏至只是我一个人的,你们,你还有吴世勋,朴灿烈都给我在夏至的身边消失!”

伯贤依旧眼神淡然,他问:“为什么?”

鹿晗的回答很简单:“因为你们照顾不好她!”

话是在鹿晗气急的时候说下来的,伯贤静静听着,他知道鹿晗此次前来巴黎是为了夏至而来,正如旁人所说他的生命里似乎只有夏至,可是他也能清楚地感觉得到鹿晗并不是威胁,他的喜欢与自己的喜欢根本不同。

第三日的时候夏至醒了过来,调养了一日之后出了院。鉴于mica冬季广告急切地等待上映故而拍摄之日很是紧急,夏至执意要带着病弱的身体参加拍摄,广告的策划也临时更改,结果却很是让mica的总监满意,他们看过之后说:“这是冬季最美的广告!”

正是这个广告让夏至的形象有了巨大的反转,自那时起她不只是长得漂亮的小姑娘,而是出色的钢琴家,也正是因为这个广告,大家也才知道直到金钟仁的芭蕾舞原来跳的这么的好。

回国接风洗尘,吴世勋被mica的总监邀请在内,此人是马克的顶头上司,很是看好吴世勋选取人的眼光、那天晚宴上,吴世勋独自一人出席参加,那是他与夏至时隔数月之后的再次相见。

那个时候夏至的身边没有边伯贤,没有鹿晗,她只身一人身着被色的礼服,坐在黑色的轮椅上,黑色的头发随意地挽起来,发髻上是闪亮的发簪。她就在那一片华光中,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目光平和地看向某个方向,犹如午后盛开的白色曼陀罗花,没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她的美好。

吴世勋定定地看着人群尽头的夏至,慢慢地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样爱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