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怪你

  几日以来那样的新闻随处可见,整整半个月霸占着娱乐圈的头条新闻。夏至和伯贤的过往钟大虽然不了解也没经历过,可是他从灿烈的口中知道的并不少,那些少许的零星的记忆里明明可以感受得到的美好,却在如今变得支离破碎。

钟大来找过朴灿烈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也试图想过是不是夏至在吴家过得并不是那么的舒心,于是才有了:“我们去把她接回来吧!”的言论。

若是平常的灿烈自然会头一个同意并且冲出门去,如今他却淡然地拨弄了一下怀中的吉他,语气里都是些萎靡不振:“现在只有夏至了!”

这句话的意思钟大不明白,可任他再怎么不明白也从朴灿烈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来,朴灿烈就如同屋外的曼陀罗,在一夜寒冬之间没有了昔日的灿烂。钟大从灿烈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在路口正好碰到了张艺兴,那是一个浑身都是温暖的男孩子,钟大对他的印象格外的好。

张艺兴极其有礼貌地鞠了一躬,笑了笑,绕过了钟大往屋里走去。钟大有些好奇地扭了扭头,看着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张艺兴,突然明白了过来。

吴家宅子中的夏至丝毫没有被外界所影响到,她听到陆琪前来跟自己说那些事情的时候脸上出奇的淡然,似乎那并不是自己的事情。每次的新情况传来之后,夏至都会嘴角带着笑容,问一句:“还有什么?”

陆琪很是吃惊地问:“您竟然不问那个绯闻对象是谁,不问边伯贤在哪里,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打过去质问边伯贤?夏至小姐,你真的,真的听到了前几日我跟您说的那些事情了吗?你这样让我很是担心,就连钟大都打电话向我求证,你怎么无动于衷?”

夏至侧了侧脸想要晒一晒太阳,可是她忘记了这是冬天,冬天里连光芒都是冷的,她自顾自地拉了拉双腿上的粉色羊绒毯子,说:“我应该怎么做,才算是正常的反应?”

“自然是……”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陆琪便垂下了脑袋,那些大吵大闹的事情压根也不像是夏至这样冷静淡漠的身体能够做出来的。

傍晚时分,天空中再度飘起了小小的雪花,吴世勋进屋脱掉了自己的墨色大衣,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侧身往夏至的房间这边看了过来,他眉头微微皱着,问了佣人几句之后,便踏着步子往这边走过来,推开门看到的是夏至瘦弱的背影,慢慢走近,吴世勋在夏至的身后站定,他垂头看了看夏至的脑袋,嘴角漾起一丝笑意:“听话了许多!”

那熟悉的声音带着冬季的寒冷,还带着一丝玫瑰花的香气。

夏至没有转头,没有回答,没有人知道她的心脏跳动的多么的剧烈,没有人直到在厚厚的毛毯的下边,是她颤抖不已的双手。

吴世勋并没有因为夏至的冷漠而退缩,他抬起手搁在了夏至的肩膀上,继续说:“机票已经订好了,明天下午两点飞往新加坡!”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句话,夏至却突然心脏疼痛收缩了起来,那心脏的疼痛阵阵传来,通向她身体的各处,那是她无法控制也无法忍受的疼痛,疼痛的让她喘不过来气,让她渐渐地蜷缩了起来。

可她冰冷的身体被吴世勋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在昏迷之际,她听到了一个虚幻不真实的声音:“我不怪你!”

不怪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