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男闺蜜

  结束了一天的实习,晚上从医院出来,夏歌深深的呼吸着外面没有消毒水味道的新鲜空气,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这时手机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上“赵小贱”三个字,一闪一闪的。

赵文是她的男闺蜜,高中的时候他们做了三年的同桌,后来夏歌考上了本科,赵文没考上大学,便选了跟她在同一个城市上了高职,学的是会计。

这几年,他们一直都保持联系,渐渐的,赵文从她的同桌荣升为男闺蜜。

记得那时候他们一起看《失恋33天》,文章演的王小贱深深的俘获了她的少女心(当然现在文章出轨的事情除外),更巧合的是,赵文的种种表现跟王小贱一样一样儿的,有时候夏歌总会笑他很娘,没有男人味。所以她便把他的昵称改成了“赵小贱。”

“喂,干嘛呀?”

这是她一贯接他电话的风格。

那边传来赵文激动的声音,“夏歌,我有喜事,你猜一猜?”

夏歌翻了个白眼,道:“你怀孕啦?”

那边赵文顿了顿,故意捏着嗓子道:“怀了你的,你要对人家负责嘛……”

“去你妹的!”夏歌骂道:“有事儿说事儿,本小姐今天没心情跟你开完笑!”

“呦呦呦,我就知道今天碰钉子了。”赵文欠揍的笑了两声,说:“话说我今天开工资了,这可是我的第一桶金,要不要出来跟我一起挥霍呀。顺便把你今天不开心的事跟我讲讲,让我开心一下。”

两人约在了一家日本料理餐厅。

“就是这里了。”夏歌道:“我早就想来这一家试试好不好吃,一直没舍得。”

“这里……人均……三百块?”

赵文撇撇嘴,道:“我就是一个小会计,你真是要把我吃干抹净嘛。”

“是你让我随便挑地方的啊。”夏歌理所应当的回答。

赵文满脸黑线,道:“你还真不客气。”

夏歌白眼儿一翻,“跟你还需要客气么?”

不知夏歌这句话是不是被赵文听出了别的意思,他忽然笑了起来,道:“值了!”

“什么值了?”

夏歌茫然。

“没什么,waiter点餐。”

赵文把菜单递给夏歌,道:“想吃什么随便点,别超过两千块就行了。”

一旁的服务员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赵文,为啥是不超过两千块?咳咳,因为小会计的工资满打满算就只有两千块。

精致的寿司一端上来,夏歌便一口一个,根本停不下来。现在只能靠美味来安慰一下她那颗受伤的心了。

相对于夏歌,赵文就比较斯文,他慢条斯理的嚼着三文鱼寿司。望着对面狼吞虎咽的夏歌,扑哧一笑。

“你干嘛?”夏歌恼怒的瞪着他,“谁让你笑了?”

赵文抿了抿嘴唇,道:“我就知道你去实习会是这样的结果。”

夏歌皱眉问:“哪样?”

“就是现在这样啊,苦大仇深,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你似的。”

赵文伸手掐了掐她的脸颊,道:“你的脾气要改改,你还没有在社会上混过,没有吃过亏。”

“呦,搞的好像您混过多久似的。”夏歌不屑的哼了声,“谁像你啊,被人欺负也不知道吭一声,我可当不好受气包。”

夏歌实在不想提起今天的遭遇,她低着头猛吃面前的美食,丝毫没有吃料理的优雅,就像是在吃烧饼卷大葱一般。

对于刚才夏歌的话,赵文的目光突然黯淡了下来,良久,他才小声道:“如果被欺负的人是你,我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你说什么?”

夏歌嘴角还沾着米粒,茫然的望着他。

赵文笑笑,帮她擦去嘴角的米粒,“没听见就算了,吃你的东西吧。”

夏歌愣了会儿,突然趴桌上抽泣了起来,赵文吓一跳,赶紧走到她身边问:“夏歌,你怎么了?”

夏歌眼泪像水龙头似的,断断续续的把今天的事情跟赵文讲了一遍。

赵文并不意外夏歌此时的状态,她肯定是憋了一天,现在实在憋不住了。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同仇敌忾,“老师男的女的?怎么还骂学生的?你不会骂回去啊!”

“我……我不敢。”夏歌抽泣的更厉害了,她断断续续的说:“万一……万一他把我退回学校怎么办?呜呜……没有完成实习,学校不给毕业的。”

赵文的花点子最多,尤其是夏歌一哭,他的脑子无形中就加快马力使劲想办法。突然,他打了一个响指,“有了,明天看我哒!”

“你……你要干嘛呀你?”

夏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试探着开口道:“你该不会是要打他一顿吧?”

第七章 男闺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