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被他责备

  夏歌耐心来得快,去得也快,尤其是大爷还跟防流氓似的防着她,她就委屈!她冷冷问:“大爷我就问您一句,您到底查不查了?”

这边还没搞定,乔一凉那边又开始催了,他从检查室出来,责备道:“让你做个事慢吞吞的,你是不是成心的?”

夏歌也来气了,本身就够委屈的了,她争辩道:“大爷不脱,我有什么办法!”

乔一凉嘀咕道:“蠢货。”

夏歌的眼眶突然酸涩起来,她现在真想一拳又一拳,一拳再一拳的把他打到鼻青脸肿,才能消气!

乔一凉劝了大爷好一会儿,什么“她是医生,医生不分性别”,什么“请您给我们未来医生一次观摩的机会”,夏歌冷眼在旁边看着乔一凉那张巧嘴滔滔不绝,但人家大爷根本就不买他的帐。

老大爷坚持不愿意晚年的“节操不保”,“让这个姑娘出去,我就检查。”

夏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祸得福么?大爷怕晚节不保,她还怕她早节不保呢。这不是正好儿,不用在一边观摩了。真要她看,她还真是不好意思。

乔一凉怄不过大爷,便妥协道:“那行,我现在就让她出去,您配合我们做检查,成么?”

大爷想了想,点点头。

乔一凉对夏歌道:“去把胖子叫来。”

袁忽忽刚给一个床的病人换了药,正好碰见夏歌。

他笑着迎上去,问:“膀胱镜这么快就做完了?”

“没有。”夏歌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对他道:“乔老师让你过去帮他。”

“哦。”袁忽忽探究的望着她,道:“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挨骂了?”

夏歌根本不想提那个大凉鬼,袁忽忽劝道:“别放心上,在医院实习不都是这样么?你看我不也是天天被欺负嘛,笑笑也就过去了。”

“你跟我不一样!”

夏歌想说他是你师兄,平时骂你那也是恨铁不成钢。可是她呢,得罪了带教老师,就得每天被他羞辱。

不过夏歌也不想跟他解释这些,她对袁忽忽道: “你赶快去吧,不然乔老师又该说我了。”

回到办公室,夏歌继续贴化验单,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每个人的脚步都那样的快,好像有做不完的事,夏歌心里隐隐燃起一丝恐惧,当初想成为医生的渴望好像真的是有些幼稚。只因她没有意识到真正的战场是医院,这里跟学校完全是两个世界。

一千多张化验单贴到手软,第一天实习对于夏歌来说绝对是噩梦的开始。她讨厌医院里这些或冷漠或傲娇的医生,所有人都像没有感情的木头人,机械的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夏歌在医院被折腾了一天,就说“同学”这两个字吧,她在这儿一天的时间比她大学四年听见的都多。

“同学,去把这个送到医务科。”

“同学,去把某某床病历拿来。”

“同学,去……”

耳边盘旋的全是同学二字,她奔波在医院各个楼层,送这送那,活活一个免费跑腿工。

第六章 被他责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