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昨晚死人

  夏歌见室友们都要睡了,自己放轻了动作,去打水洗脸。

后来周小暖从床上下来了,她拍了拍夏歌,小声道:“夏夏,你谈朋友啦?”

夏歌一愣,“普通朋友而已,晚上去吃了个饭。”

“哦。”周小暖问:“今天实习的怎么样?”

一提到这个,夏歌的小心脏就一抽,她摇摇手,“别提了。”

夏歌一般涂面霜,一边听周小暖在那儿自顾自的说:“怎么了?老师对你不好么?我跟你说哦,我现在普外科实习呢,那里有一个好帅好帅的研究生哥哥。”

“……”夏歌满脸黑线,周小暖却越说越激动,“太帅了,而且他还特照顾我。”

夏歌顺着她的话道:“说不定对你有意思。”

“真的么?”周小暖激动的捂着心口,“你也这么觉得?”

夏歌一怔,“额……还有谁这么觉得?”

“我呀,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周小暖拿过镜子,照来照去,都不知道怎么美了。

两人一开始是小声议论的,后来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了些,韩静雪立马不满意了,她从蚊帐里探出头来,没好气的道:“你们能不能小点儿声,烦死了,跟苍蝇似的。”

周小暖有些生气,夏歌拉住她,用手势跟她说关灯睡觉。

她冲夏歌一笑,吐了吐舌头,“晚安啦。”

夏歌希望这一夜可以很长很长,她甚至都不想醒来了,一点都不想面对乔一凉那张冰山脸。

至于赵文说的明天的“惊喜”,夏歌更是没有放在心上,他一个刚毕业的小会计,能替她出什么气?

第二天夏歌特意起的很早,昨天早上都迟到了,今天可不能再迟了。现在只能做到少犯错,免得被毒舌男抓住把柄再趁机整她。

七点半夏歌早早的去了科室,只有昨晚值夜班的医生张树在。

“张老师好。”

“你好啊,夏歌同学。”

张树跟乔一凉一样是主治医,但是看起来比乔一凉年长好多,至少也有三十多了。个子矮矮的,应该还不到一米七,皮肤也是黝黑黝黑的。

昨天好像就只有他没有使唤夏歌干活,而且他的长相一看就是老实的要命。夏歌最喜欢老实人了,好相处,不累。

夏歌看张树正在整理一堆病历,她反正也是闲着,便主动过去,“张老师,有没有要我帮忙的?”

张树笑了笑,“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待会儿乔老师过来估计就有你忙的了。”

夏歌一顿,觉得张树这人还不错,她便问:“张老师,乔老师以前对实习生也很苛刻么?”

“这倒没有。”张树解释道:“一凉已经很久没带过实习同学了,都是让新来的住院医带。”

夏歌磨了磨牙,果不其然,果不其然啊。这个男人,真是毒舌加小心眼加腹黑加……总之任何不好的词都在夏歌脑子里过了一遍。

过了会儿,袁忽忽也来了,一进门他就道:“大树,昨天你上夜班的时候是不是死人了?”

第九章 昨晚死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