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对她惩罚

  床旁心电图检测渐渐趋于直线,已经没有了波动。

夏歌连忙用指尖朝病人鼻尖探了探。

乔一凉立刻呵住了她,“这是谁教你的?”

夏歌被他的吼声吓傻了,乔一凉狠狠瞪了她一眼,没时间再斥责她,拼命给病人做心肺复苏,一遍一遍的按压着病人的胸膛。

然而在十分钟的心肺复苏后,病人还是没有救过来。

乔一凉无力的收回了手,按压了这么久,他手部的关节又酸又涨,病人的生命体征毫无复苏的迹象。他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道:“死亡时间,凌晨三点五十。”

夏歌也傻了眼,她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生命就这样走向终结。

直到乔一凉从她身边走过,她才回过神儿来,跟上他。

“乔老师,现在怎么办?”

夏歌被吓得六神无主,看乔一凉心情也不好,她问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乔一凉回到办公室去开死亡证明,然后对夏歌道:“去让林菲给殡仪馆打电话,还有立刻通知家属。”

夏歌和林菲也忙的昏天黑地,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通知家属,那边却传来一阵嘈杂的谩骂。

夏歌连忙挂了电话,回到办公室。

“夏歌,你过来!”

乔一凉把外科书扔到她面前,斥道:“你今天的做法让我觉得很可笑,你真的上过大学么?”

夏歌想到刚才用指尖探病人的鼻息,便结结巴巴的说:“我……我看电视上……人死了不都看看有没有呼吸了么?”

“我真是没有服过谁!”乔一凉对她道:“你把书上的急救措施给我抄一百遍,连书都不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教你!”

“一百遍?”

夏歌大声争辩:“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呀,肯定没有经验,你也太狠了吧!”

“不狠怕你记不住!”他指了下旁边的日历,“还有十多天你就要出科了,抄不完别怪我不给你出科。”

夏歌恨恨的磨牙,道:“我知道你今天值班的时候死了一个病人,那你也不能把气往我身上撒呀!”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他脸色微变,随即严肃的说:“我希望你抄完之后,能让我看到你的专业素质。”

被那个猝死的病人折腾了一下,夏歌也没了困意,索性就开始抄外科书了。

乔一凉也没再回值班室,而是在办公室等待病人家属。

后来,夏歌听见了医院走廊里此起彼伏的吵闹声,“医生呢!医生呢!”

夏歌担心的问:“乔老师,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家属就开骂了,他们不会来找麻烦吧?”

乔一凉皱了皱眉,随即一字一句的对她道:“马上你就给我好好呆在这儿,不许出去,知道么?”

“啊?”夏歌见他起身出去,连忙跟上他,“乔老师,你去哪里?”

听见病人家属的声音越来越近,乔一凉失了耐心,眸子里闪烁着一抹夏歌看不懂的坚定,“你给我听好了,别跟着我,不然,我明天就把你退回学校!”

夏歌愣愣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办公室出去,然后办公室的门被他关地紧紧的。

第三十章 对她惩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