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出科在即

  乔一凉怔怔的望着被她狠狠关上的门,刚才她目光里浮现出的失望深深的印在了他心底。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这么荒唐,自从他上班到现在总共五年,带了不少实习生,他只当他们是学生。为什么,偏偏在夏歌身上他多少次都失去了理智?

她又蠢,又同情心泛滥,总是做些让人头疼不已的事,最后连她自己都无法收场。就说季大爷的事,他本想给她一个教训,却又不忍心她忙了这么久,再扑个空。所以他捐了五千块,不是因为他钱多没处花,只是他想帮她。

记得她刚来科室的时候,她找人黑他。他早就知道那件事跟她有关,然而在她要向丁主任坦白时,他竟出口打断了她。不然,她早就无法在这个医院呆下去了。

还有那次在门外听见袁忽忽对她表白,他的心里莫名燃起一团火,烧起了他的愤怒。

后来他渐渐的都不敢正视她的眼睛,他怕了,怕被她看出点儿什么。

当昨天夜里的事情发生,恶劣的撕扯中,他竟是那样紧张,比他第一次执手术刀还要紧张千倍。

他太怕她被人伤害,他只能紧紧将她护在怀里。

乔一凉仰头闭上眼睛,他不断告诉自己,夏歌只是一个偶然。很快,很快他的脑海里,就不再有她的影子。

第二日。

袁忽忽得知夏歌到他们那组的时候别提多开心了,相对于夏歌查房时候的魂不守舍,袁忽忽那简直就是神采奕奕。

他小声对夏歌道:“大凉总算良心发现,把你弄我们这组了。大树是我们这组负责医师,你来这儿算是对了,大树脾气可是咱们科最好的,你已经脱离苦海了。”

他说了这么久,夏歌一点反应都没有。袁忽忽拿手在夏歌眼前晃了晃,“夏歌!”

“嗯?”夏歌猛的回过神儿,“你刚才说什么?”

袁忽忽无语叹了口气,又被夏歌彻底的忽略了,真猜不透她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些什么。

的确,跟袁忽忽一组,所有重活,脏活都是他来干,只要夏歌不想干,袁忽忽统统包揽。而负责他们的医师张树更是好脾气,夏歌自从来到他们组,就没受过委屈。

可是为什么,在办公室,在走廊,在病房,她总是时不时的朝乔一凉那边看。只是,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就好像他跟她之间,只是师生,最平凡,最普通的关系,实在无需多言。

不知不觉,在泌尿外科实习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前半段是痛并快乐的,后半段是食之无味的。季大爷正好在夏歌出科的那天出院了,这对她来说也算是个安慰。

最不舍得夏歌离开的人莫过于袁忽忽了,他见夏歌在那儿收拾东西,便上去帮她一起。虽然夏歌从没有给过他正面回应,但她不是也没拒绝么?所以袁忽忽相信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乔一凉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写病程记录,袁忽忽道:“大凉,夏歌明天就走了,你也不帮帮忙,收拾收拾东西。”

没想到乔一凉冷冷看了眼袁忽忽,“不是有你忙前忙后呢么?”

袁忽忽一愣,被他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第三十三章 出科在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