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终要离开

  乔一凉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写病程记录,袁忽忽道:“大凉,夏歌明天就走了,你也不帮帮忙,收拾收拾东西。”

没想到乔一凉冷冷看了眼袁忽忽,“不是有你忙前忙后呢么?”

袁忽忽一愣,被他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夏歌从头到尾也没做声,尽管对于乔一凉的反应,她很失望。

也许她的忧伤,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有乔一凉存在的地方,习惯了他的苛刻,他的嘲讽,他的认真和他的善良。她心中有种渴望,希望听到他的不舍,甚至是他的一个眼神。

可是她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乔一凉带过的学生这样多,每个月都有出科的,就像对待病人一样,他始终尽职尽责,却不会将自己的感情留在他们身上。

她的眼眶红了,上完了这最后一天的班,她先去给丁主任打了个招呼,回到办公室发现乔一凉,张树和胖子也在,她又过去给他们鞠了个躬。

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溢出眼眶,她不想哭的,不就是一个实习么?每个月都要去新的科室,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张树这一来二去的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对袁忽忽道:“胖子,跟我来一下,马上有个病人来换引流管,你帮我。”

袁忽忽十分不愿意啊,他还想跟夏歌说说话呢,可张树还是不问三七二十一的把他给拉走了。

他们走后,乔一凉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擦,别哭了,又不是见不到了。”

她没有接过来,只是抬头望着他深不见底的双眸。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他的轮廓也渐渐模糊起来。

他轻轻叹了口气,拿纸巾帮她擦着眼泪,“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向前看,还有更好的风景,嗯?”

他这么说,希望她能懂。泌尿外科是她第一个实习的科室,当然会给她比较深的印象。至于他,那只是因为夏歌见过的人还不是很多,她只是个没有走向社会的孩子,很多想法都是莽撞和冲动的。他是她的老师,就算她有别的想法,他也不该有,这才是对她负责。

夏歌的眼泪像是决了堤,抽泣着问:“那你答应我的带我骑车郊游,还算数么?”

他没想到她还惦记着那个,便道:“你不要哭了,就算数。”

果然,她用手背拼命擦干眼泪,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抽泣。

乔一凉问:“下个科室是什么?”

“普外科。”

乔一凉笑了笑,道:“普外科就在我们楼上,明天可别满医院的找了!”

夏歌想起第一天第一次遇见他的场景,当时确实挺生气的,现在竟然觉得是那样好笑。

有些事,有些人,也许从第一眼开始,就注定了。

虽然不舍,却还是要狠心离开这里的。

晚上,夏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是不是到了下个科室,忙碌一段时间,她就会忘记乔一凉,只单纯的把他当做曾经带过她的老师。

好不容易有了困意,却在迷迷糊糊中听见楼下一阵阵儿的吼声,不只是夏歌,寝室其他人也都听见了。

韩静雪连忙跑下床,到阳台那儿看个仔细。

第三十四章 终要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