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同归于尽

  张树遇到了这样的事,夏歌觉得乔一凉替张树值班也是义不容辞的事,只是……她真的好累啊,一个夜班值下来,浑身都软绵绵的,别说接连值两个夜班了。

袁忽忽下班前见夏歌趴在桌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也知道她不想值夜班。

“大凉,要不今天晚上我跟你值夜班,你放夏歌回去休息吧。”

袁忽忽把刚脱下的白大褂又穿上了,他以为乔一凉一定会同意他的提议,毕竟平时跟乔一凉关系不错,况且这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可是他发现乔一凉最近脾气不小,尤其是对他,好像总是爱搭不理的样子。就像现在,乔一凉冷冷道:“你要是很闲,我可以让老板给你布置点别的工作。”

“你这是什么意思?”袁忽忽被他驳了面子,也不怎么高兴,便道:“要是你能怜香惜玉点,说不定现在你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夏歌怕袁忽忽跟乔一凉因为她吵起来,连忙上前道:“胖子,你先回去吧,不就是值夜班么,我没事的。”

袁忽忽看看乔一凉冰冷的表情,又看看夏歌一脸为难,最终还是安慰道:“那我明天给你带早餐,晚上困了就睡,别硬撑着,你一个实习生也处理不了病人的问题,有大凉在呢。”

夏歌笑了笑,点点头,“嗯,知道了,你快走吧。”

袁忽忽这边一走,夏歌便听到书砸在桌上的巨响,她一惊,望向一脸怒意的乔一凉。

“夏歌!”他指着她,警告道:“给我听着,这里是医院,想谈恋爱给我滚出去谈,别把这儿当成你们打情骂俏的地方。”

“你有病吧!”夏歌真是又委屈又生气,对于乔一凉的阴晴不定,她实在无法忍受,都不知哪里做错了,又得罪了他。

乔一凉把记录本扔到她面前,道:“今晚给我接着测血糖,还是那一床的病人。”

“你!”夏歌深深吸了口气,强压着愤怒,“乔一凉,活该你找不到老婆,就你这样的活该你一辈子光棍儿!”

“是么?”他怒极反笑,“不好意思我再通知你一件事,明天我跟刘大夫换了班,明晚还是我和你值夜班。”

“啊!”夏歌被他气的眼圈都红了,她咬牙道:“乔一凉,我跟你同归于尽,有本事你让我这一个月天天值夜班,你把全科的夜班都包了才好!”

乔一凉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孩子气的时候,竟然跟一个实习生吵了起来,他不依不饶的道:“那就同归于尽吧!”

他走后,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道:“周小暖啊,周小暖,你可真把我害死了。”

张树的未婚妻遭遇的车祸很严重,他请了一星期的假,一直在ICU陪着他未婚妻。

夏歌有时也会莫名的叹息,老天真的不是很公平,张树多好的人啊,又真诚又老实,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了,偏偏又遭遇到这种事。

这几天夏歌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陀螺,不停的连轴转,跟着乔一凉上手术,去病房换药,做膀胱镜检……

第四十章 同归于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