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表白

  乔一凉也是被赵文妈妈声音吸引的宾客之一,一开始他隐约听见‘夏歌’二字时,以为是听错了。然而,他看向不远处那一桌时,分明看见夏歌和一个男的坐在一起,对面坐着刚才大嗓门的妇人。

如果乔一凉没有记错的话,那不就是拉横幅陷害他的那小子么!

乔一凉心里像是打翻了调味盘,真心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啊。真没想到,胖子、自己、紫毛儿,还有现在这个小子,夏歌最终也没选择自己。

想到这儿,乔一凉握着杯子的手渐渐收紧,目光却怎么也无法从夏歌那桌移开。

袁忽忽发现了他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眼前也一黯,竟然是夏歌。

他本想上去打招呼,却被乔一凉按下来了,只听乔一凉说:“别过去,你没看她都开始见男方家长了么?”

袁忽忽怔在那儿,沮丧的说:“这么说我是没机会了……”

于是,这顿饭原本是要庆祝张树未婚妻脱离危险的,却伤了两个人的心,一个是胖子,一个是乔一凉。

袁忽忽还好,只是伤心难过罢了。而乔一凉却喝了很多,白的、啤的、红的,喝的烂醉如泥,是张树帮他开车,把他送回家的。

赵文的母亲对夏歌十分满意,毕竟夏歌在长辈面前装的是比较安静的,话不多,却让人觉得这是个文静的姑娘。加之夏歌的模样不错,赵文母亲是越看越喜欢。

两天后,赵文和夏歌一起将赵文妈妈送到了火车站。

“这下行了。”

夏歌长长的舒了口气,“顺利把你妈骗回去了。现在该满足我的好奇心了吧?”

赵文装傻,“什么好奇心?”

夏歌推了下他的肩膀,道:“别给我装,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还不介绍介绍,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想办法把人追到手呢!”

“明天是七夕吧?”

赵文突然岔开话题,但对上夏歌探究的眸子时,他的目光也变得深远起来,“明天告诉你吧!”

夏歌觉得心像被什么电了一下,有一种猜测只是一闪而过,但很快便被她否定。

七夕那晚,赵文拿着一束火红的玫瑰来到夏歌寝室楼下,紧随其后的人,是乔一凉。

乔一凉买的是一束蓝色妖姬,但在看见赵文的时候,心里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有时候乔一凉觉得自己真的很贱,人家都已经名花有主了,他还在这里唱什么独角戏?

赵文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乔一凉,看着他怀里的蓝色妖姬,感觉比自己的玫瑰要高大上呢。赵文心里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买蓝色妖姬了。

当触到乔一凉冷傲的目光,赵文浑身一颤,只觉得这个人散发的气息好冷。更令他茫然的是,乔一凉居然将手里的玫瑰塞进了旁边的垃圾桶,转身就走。

赵文都看傻眼儿了,那一束蓝色妖姬可要不少钱呢,就被他这么扔了?也不知道这哥们儿的女朋友作何感想?

夏歌下楼的时候,看见赵文手里的玫瑰,笑嘻嘻的问:“你喜欢的人不会是我们医院的吧?”

第六十章 表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