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冥妖女

瞳中魅舞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断山脚下一处洼地,燃烧着三只火把,为这方圆几十里地无人居住的漆黑夜晚带来有些晃动得像心跳般的一团光亮。

  三个黑衣人在山脚下不断的挖掘,不断把挖出的泥土抛出。

  他们不再采取挖洞盗墓的方式,而是根据草的稀疏的长方形来直接下挖,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可以更好的完整收刮墓地的宝物,并且危险性小。

  随着下挖深度不断加深,在远处看光亮仿佛是从地下发出。

  “大哥,确定是这里吗?”

  “确定,这里长的草稀疏,泥土松软,葬了才半年的时间,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个知府,多少也会有些陪葬的好东西。”满脸疤痕的大哥,看了看身高高出他一头的老二,“你学学老三吧,他从来不问为什么。”

  老二看了一眼老三,只见壮实的老三依然卖力的把土刨进撮箕里,然后抛了出去。

  老大开口道:“老三,我们一起休息一下。”

  “大哥,挖了三丈多深了,再努力一下就该到棺木了。”

  “老三,听话,休息。”

  老三停了下来。

  老二问:“大哥,你说这知府死了怎么会葬在这里?”

  “他算不上一个好官,但也不是一个什么坏官,是他的手下杀了一个微服的宰相儿子。那宰相的儿子知道续州的美女有名,抛下随从一个人微服寻花问柳,结果与同样在寻花问柳的知府手下争风吃醋,被杀死在大街上。”

  “这个知府有些冤。”

  “知府那手下被诛九族,知府被勒死,知府家人罚没为奴,家财充公。要是一个人死之前心里感到很冤,死得极不甘心,如果他化为厉鬼那是很凶险的事。你看断山,壁如刀削高有千余丈,而这里又是洼地,一棵树也不长,这是要让死去的续州知府永不得翻身。”

  老二的面容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有点黯然,“劳神费事的弄那么远来葬就是为了使他不得翻身,那宰相也不是个好东西。”

  “别说了,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不是在挖人家的坟吗?”

  老二向四周看去,仿佛黑暗里有无数双鬼眼在看着自己,他不禁的感到有些害怕。于是埋下头继续下挖。

  老三突然叫道:“这是什么?把我的手割出血了。”

  老大把一把火把凑近了看,只见老三手中拿着一个三寸长的东西,上面沾有老三的血。

  老三说:“刚才我刨土时碰到硬物,把它拿起来,没想到被划了一下。”

  老大小心翼翼的把那东西糊上的土用袖子把它擦掉,他们心里紧张而兴奋着,有东西证明棺木就要到了。

  当老大把那东西的泥土擦干净的时候,三人都惊呆,他们见过很多样式的陪葬品,唯独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

  在火把的照耀下,那东西反射着明亮的光,银白色的光中夹带着金黄色的光,原来这是一把三寸长的短剑,剑呈银白色如镜子般光滑明亮,剑刃非常锋利,剑身两面刻有同样的符,符是金黄色的,与他们见到过的符完全不一样,那符扭曲得几乎不成形,根本不像他们看到过的工整的符。

  老三问道:“大哥,这是什么剑,有什么讲究?”

  老三之所以这么问,因为盗墓者自有他们应对灵异之事的办法,否则他们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

  老大的脸有些曲扭,他紧张的说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穹冥剑’?”

  老二看到老大紧张也不由紧张的问道:“大哥,有什么不对吗?”

  “这是传说中醉霞道长所造,是镇万邪万鬼之物,他们竟然用来镇这个知府,也许是宰相快不行了,这可能是他杀的最后一个人,为了他死后的安宁,不惜动用了传说中的法器。”

  “这会怎么样呢?”

  “传说这法器见血必现异象,刚才已经见血,不知道会现什么异象?”说完便把铜符挂件从挂在脖子上藏在衣服里面掏出挂在了外面。

  老二老三见状也把铜符挂件挂在外面。

  突然老三被划破的手一疼,一道血线从老三的伤口处射出直奔穹冥剑,老三的伤口竟然被无端的扩大。骤然间穹冥剑罩上了一层血雾,老大吓得扔掉穹冥剑。

  穹冥剑并没有掉地,而是离手后悬在空中。

  三兄弟紧张得感到窒息。

  那柄小剑自身发出了光芒,血色的光芒,老三手上的血不可遏制的奔涌向穹冥剑,不管老大老二怎么堵都没有用。老大老二看着老三一点点萎顿一点点的在干瘪。

  老大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抄起撮箕向穹冥剑罩下,只见血光一闪,撮箕整齐的裂成两半,而穹冥剑此时的光芒已经远远的超过火把的光芒。

  夜空下,断山下,血红的光芒不断诡异的增强,仿佛黑夜的心脏在增大。

  天空隐隐的在闪电,云层压得非常的低,令人恐惧的联想到天要塌下来。

  老大和老二想把老三抛出坑去,但老三却不可理喻的沉重得抬不起来,不管两兄弟怎么发疯,老三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他们无法移动半分。

  时间在流逝,老三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一个壮实的汉子现在却细得象一根棍子,一个干尸呈现在两兄弟面前。

  铜符并没有起任何作用。

  老二恐惧无助的看着老大。

  老大流着泪无力的说:“这好象是反噬。”

  原来这剑镇住可能出现的厉鬼和怪异的事情,但是剑被活人的血染过以后,就会反过来要了活人的命。

  事情并不因为老三的死亡而终结,墓地上方的云层越来越明亮,好象在集聚云层中所有的能量,云变成了透明状并且不断的翻涌搅扰,忽然一道极其刺目的光亮从云层中刺了下来。

  老大竭斯底里喊道:“快跑。”

  两人同时上到梯子,那梯子由于匆忙做成,材料使用的竹子不够粗壮,无法承受两人的重量,“咔”的一声折断了,两人同时又掉回了墓地里。

  两人再逃已经来不及,只好缩在一起看那道是否该称为闪电的光亮,它速度并不如真正闪电快,它划了一道明亮的并不直的粗细不一的柱状线条击了下来。

  老大老二闭上了眼睛,等待那死亡的一击,他们等了一会,并没有想象中的霹雳声,他们睁开眼睛,两人呆住了。

  那道光亮下来后,并未断掉画出来的柱线,而是那道亮线吸收了穹冥剑的血雾,剑尖直立起来,剑几乎和那光线融为一体。

  血雾顺着光柱进到云中,明亮的云层被染得像血一般,忽然听到“铮”的一声鸣响,光柱消失,穹冥剑掉在了地上。

  天空不断的出现闪电和“轰轰”的雷鸣,只见红色明亮的云层不断被黑色云层包裹,不断升高,最终恢复了原来的黑,也不再有闪电雷鸣。

  老大老二松了一口气,他们以为一切都将结束,他们不想再挖下去,他们只想带上老三的尸体回去安葬。

  他们在平静自己的时候,地下传来了“咚咚”的声响,这声响在这狭小的空间如此的清晰,似乎是在敲击木板,也就是说在敲击棺木。

  两人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老大掏出了随身带的一个猫头骨还有一个葫芦,葫芦里的东西不用说大家也猜得到是黑狗血。而老二哆哆嗦嗦的掏出一叠黄纸符,此时他也无法分类了,他准备一股脑的都用上。

  老大瞄了一眼穹冥剑,忽然把剑捡了起来,用准备包裹宝物的布包裹起来。

  “咚咚”声越来越响,那节奏不紧不慢,那声响好象每一下都敲击在他们的心头。也有些象远方擂响的战鼓。

  他们已经贴在了土壁上,紧张等待着,时间好象被拉长了,那种煎熬足以让精神不够强大的人崩溃。虽然老二脸皮发麻浑身颤抖,但他毕竟经过多次与死者接触的考验,还不至于立马崩溃。

  突然一声强烈的冲击,棺木“咔嚓”一声破响接着“嚓”的破土声,一只手竟然从土里伸了出来,接着再一声破响,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两人尽管经历不少异象,但象这样的事还是头一着。老大心里反而静了下来死死的盯住前方,随时准备出击。老二战抖得更厉害,要命的是他居然尿流了出来,老大闻到尿的腥臊味,不满的皱了一下眉头。

  一股腐臭味传了出来,只见土被拱起,接着头发出来,慢慢的脸跟着出来,他们首先看到的是眼睛,那双可能一直没有闭上过的眼睛虽然浑浊,却透出一股浓浓的怨气,直直的盯着他们,那怨气似一把刀子使两人的心紧几乎停止跳动,插在壁上的三个火把,清晰的照着慢慢从棺木里和土里出来的知府。

  那知府的脸色是青灰色的,双手是死灰色的,半年了居然还没有腐烂,就连尸斑也没有。

  知府露出了脖子,只见脖子上死死系着一条红色的缎带,缎带上有金黄色的咒符。可见杀死知府的时候做了多么万全的准备。但是穹冥剑的反噬唤醒了被压制的知府尸体。

  老大知道此时是最好的的时机,他拔开葫芦塞,向前把狗血浇到知府的头上,知府停了一下,好象十分难受,老大看它居然还挺着,他把猫头骨往知府咧开的嘴塞去。

  “老二,愣着干什么?上符。”

  老二僵硬的冲了上去,把所有的符往知府的头上贴去,他做完收手的时候,他的双手被一双冰冷的手死死抓住,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老二往土里拖。

  老二哭叫道:“大哥救我,我不想死。”老大见状死死抱住老二,但是那拖拽的力量十分的强大,老大的手从老二的胸部滑到了腰部,跟着一起拖入土里。

  老大眼前一亮,知府和老二悬在空中,下面是红色和暗红色类似岩浆的东西。

  “这是地狱吗?”老大心里大惊他急忙松手,跟着把头手收了回去。收回头手后,他摸到了下面柔软的绸缎,他拔开绸缎是木头,他现在是在棺木里,那刚才的景象怎么回事?他不敢再想,他看到上面火把投入的光亮,尽管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不忘收索一下棺木,结果令他大失所望,棺木里除了垫棺的绸缎什么也没有,他爬了出去。

  老大疯狂的挖出几坎上行的梯道爬了上去,本想就此跑掉,但是看到老三还在坑里,他不忍心的刨下一些土把老三埋掉。

  自己还活着比什么都好,那死去的毕竟只是自己的结拜兄弟。他抹了一把泪,拍了拍藏在胸口的穹冥剑,迈步奔跑起来,盘算着这东西能买多少价钱。

  ※※※※※※

穹冥术的一些说明:

一、穹冥字义:

穹,高大悠远之意,为高为天为辽阔,引申为阳

冥,为昏暗幽深,冥界指鬼魂活动的阴间世界,引申为阴

二、穹冥术创建者之意:

创建穹冥术者脱胎于阴阳术,他认为穹冥两字更能体现阴阳的要义,夏为阳而冥为夏,说明了阴中有阳;穹又有深谷、闭塞之意说明了阳中有阴。因而创建者觉得穹冥术脱胎于阴阳术而胜于阴阳术。

三、穹冥术与茅山术曾其名,后来因镇派之宝遗失,人才难选,门派迅速由鼎盛跌落低谷,门派几近消失。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