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用什么来疗伤

  听雨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连续几个夜晚的失眠让她头痛不已。虽然钟越的所作所为,让她恨得咬牙切齿,想把他杀之后快。但她还是一直对钟越抱有幻想。幻想他能顾及跟自己的感情,幻想他能够想起自己的好来,离开范小美,回心转意。回到自己身边。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她终于知道,这一天,自己是等不来了。

跟钟越分手后,刘军多次跟她打电话联系,要跟她见面。听雨开始推辞,后来也跟刘军见了一面。只是跟他说,自己现在只是想先静一静。让他给自己一点时间,平复一下情绪。刘军答应了。说等她心情好一点了再联系她。

接下来的日子里,听雨下班回来就喝酒买醉,意志十分消沉。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跟钟越哪里出了错,以至于让范小美乘虚而入。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好,让钟越果断地放弃自己而选择范小美。而且还要跟她联起手来,算计、坑害自己。电视剧里,男人做这种事的时候,往往是被利益牵制,受利益诱惑。难道钟越也是这样吗?她喝醉后,都会跟美丽唠叨她跟钟越的事,并把自己的推理说给她听。

听雨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钟越出身农村,好容易考了出来,凭着勤奋刻苦,毕业后留在大城市。钟越一向自视过高,又急于在大城市立足,急功近利。打工时间不长,受不得老板的训斥,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觉得自己的才学没有得到足够重视,不考虑条件是否成熟就自创了软件公司。开业没多久,创业的艰难就把他打倒了,他在这里举目无亲,没有人脉,公司开业以来接连亏损,经营惨淡,入不敷出的惨况,让他看不到希望。而公司一倒闭,银行贷款、利息都不知道拿什么去偿还。这时,范小美出现了,给他出主意,唆使他从自己这里窃取商业机密以高价出卖,以非法手段牟取暴利,他怎么会不动心?而且,他在外面拼尽全力赚取不到的利益,可以从听雨身上轻易获得,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同时钟越也知道,一旦踏上这条路,就等于是把他跟自己的感情送了上断头台。怎么能奢望自己会原谅他?加上范小美的大力挑拨、教唆,加上肉体的引诱,所以跟范小美领了证,在这种生意上两人做起了合伙人夫妻。自己跟钟越同居在一起都两年了,而他跟范小美两人,是什么时候、是怎样开始的呢?冲动之下,她真想打电话约见钟越,向他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又怕自己再见到他会情绪失控,想让于美丽陪自己去。

谁知她一提这个话题,于美丽就否定了:

不行,听雨,你不能见他。这样让你的伤口会再次揭开、深化,心里更痛苦。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结局已经这样了。你再见他,问清楚了又如何?想要挽回吗?想诱惑钟越,把他们俩也拆散吗?我知道你是做不了这种事的。任何玩阴谋的事,你都做不来。不,你做不了阴狠的事。内外如一的性格,使得你也不会为了什么目的,勉强自己跟钟越在一起,即便是为了拆散他们进行报……。不,你做不到。非要问清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样做的结果,只会使你更痛苦,付出更大代价。

听雨承认她说的很在理。是,问清楚是没什么意义,但不问清楚了,自己会不甘心,在自己心里永远都是一个谜。她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范小美到底多大魅力让钟越竟然能背叛自己?

真是应了黄安那句歌词: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要装作糊涂?知多知少难知足。

美丽说她:你呀,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没看过吗?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一个资质平庸又急功近利的男人,为迅速爬上上层社会,攀上豪门千金,残忍抛弃自己当初深爱的人。甚至为了干脆利落地摆脱她,不惜痛下杀手。把爱人杀了抛尸、碎尸。就因为爱人不肯放手给他让路,挡了他的道。在男人心里,金钱、荣华富贵,大好前程永远都是最重要的。如果爱人阻挡他的利益可仕途,他会这毫不留情地把爱人杀死,男人自古以来就是这样自私和冷酷无情。所谓美好爱情只是小说里电视里虚构来的,现实生活当中,美好的爱情是不存在的。正因为这样的感情在现实中不存在,所以人们为了寻求心理平衡或心理慰藉才在小说或电视剧里大写特写。现实生活的残酷性,让好男人几乎全都死绝了,坏得冒烟的男人比比皆是。而钟越就是这样的坏男人典范。这样的男人,必须得离开他。而且离开越早越好。晚了就可能小命不保。他可是为了钱或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如果再不离开他,时间长了,新的诱惑出现,他恐怕都会对你下杀手,你想被他杀了吗?

听雨说:你说的都是极端的例子。钟越会做出这样的事吗?只要他提出分手,说明原因,我会接受的。不会死缠烂打的。

美丽叹了一口气:人是多么复杂的动物啊。什么都考虑,男人重利益,女人重感情。需求各不同。男人没定性,女人又太痴情。自古痴情多受伤啊。痴心女子负心汉,几千年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听雨抹着泪说:要是没认识过这个人该多好。我一辈子也不会这么倒霉,这么悲惨。心里恨恨骂着:钟越,我愿你终其一生不得安生,一辈子都遭到报应,就算你以后有家,有了孩子,你的孩子也会为你偿还你欠的债而不得好死。愿你全家都死于非命。愿你的孩子都夭寿,你活着的时候都过得生不如死,每天都要纠缠在恶梦里。坑害我,糟践我的感情,以为我好欺负而肆意践踏我,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美丽摇头喟叹一声,不再劝她了。想:还是让听雨自己慢慢醒悟吧。

但听雨心里的伤痕一时还难以平复。

她平常最爱看的,是穿越小说。但她坚持认为:要想穿越时空,穿越到古代是不可能的。有可能的,只是空间的穿越。小说里表达的,是人们想参与到古代生活的愿望。她从一些亲戚那里听说过一些离奇的事件。如村里的某某某,一天到地里去,大家都看到他在地里,可是忽然,这个人却从大家眼前瞬间失踪不见了。大家都说是被什么“里曲”之类的怪物夹走了。后来,这个失踪的人,却在外地打来电话,说自己在徐州火车站。问他怎么到徐州的?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说在庄稼地里去干活,刚走到地里,就忽地一下失去意识。等着清醒时候,就在火车站广场上躺着呢。起初,听雨也不太相信,半信半疑的。当她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件之后,才真的相信了:可能真的有穿越这回事。

一个夏天的晚上,她带着四岁半的外甥小亮,去广场看广场舞,把孩子抱下车,放在跟前,正在锁车子的时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孩子就忽然不见了。听雨吓坏了,心想:孩子就在眼前,也没见有人走到跟前把他拉走,怎么就会忽然不见了。立刻大声喊叫他的名字:小亮,小亮,小亮!听雨喊叫得喉咙都哑了,也没听到回应。急得她直想报警。这个时候,音乐停下来了,一曲跳完大家都在等着下一曲。听雨又大声喊叫了几声。并大声说:小亮,快答应!

叫了半天,才听到跳舞的人群中有一个童稚的声音:小姨,我在这儿。听雨听见了,循着声音去找,边找边叫:小亮,你在哪儿?快答应!小亮又答应一声,听雨转来转去的,总算找到了他。才发现,他原来在跳舞的人群中。离原来自己放他的地方有一百多米远。只是那么一眨眼、一秒钟的时间,一个小孩子,居然跑了这么远来。任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这是大人或运动员都无法做到的。自己眼前居然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件。听雨在惊讶之余,不禁想到:这难道是空间穿越?在地球周围难道真的会有不可思议的宇宙场力?抑或时空交错?

这件事,让听雨疑虑了很长时间。

后来,她又专门在网上查了查,知道人随地球自转的线速度为角速度与自转半径的乘积。是与纬度有关系的。以本地的纬度,大约是 三十度。人随地球自转的线速度大约每秒三百多米,……跟音速相近。人或物如果被宇宙中的场力吸引或牵制,就有可能停止跟随地球自转或加速。然后,离开原来所在地,向地球自转相同或相反的方向飞出。从而实现空间的穿越。但时间的穿越是怎样实现的呢?

她查了又查,查到了所谓的“时间旅行”看了半天,很是费解。说的好像是时间差的问题。难道真的可以实现时空穿越吗?

跟钟越决裂后,听雨沉浸在痛苦不能自拔。她总是不愿意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常常想:要是真的能穿越到古代去就好了。这样,就能忘记这里丑恶的一切,至少不再想着他,可以轻松地换个环境,再也看不见伤害自己的人。疗完了伤,再重新开始或一身轻松地回来……现在倒好,每天沉浸在痛苦中,夜里在黑暗中舔着伤口。

虽然失恋了,但是也没有任何人同情你,日子也得过,该做的事还得做,该工作还是要工作。而且工作量一点也没减少。为此她的心情很糟糕。为了让自己心情能早点调整过来,她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总经理,希望能请个长假,让自己散散心。总经理答应并批准了她的请求。

第七章  用什么来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