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出门遇险

  这天,听雨挑选了一个好日子,是十二月初二。带上钱出门了。他们套了一辆无蓬马车。赵叔驾车,赵婶挨着他坐在马车上,中间坐着听雨和小星。马车后面坐着周海。走了半日,才到了小镇上,赵叔便把马车放在一个相熟的人家。然后三个人跟着听雨姐妹两个去采买东西。五个人都是农家打扮。五个人身上都是粗布短褐。女的身上也看不到任何首饰。赵婶、听雨跟小星都用帕子包着头。遮挡着大半个脸。手缩在袖子里。由于是隆冬季节,这样的装束也不会引人注目。

一行在镇上大量地采购东西,做出一副家里要办喜事的模样。东西都是周海、赵叔、赵婶拿着。听雨跟小星只管买。看到后面几个人手里都满了,听雨觉得差不多了,就让周海跟赵叔把东西放回去,自己带着赵婶、小星再买点零星的东西也就立马回去了。

经过一家药铺的时候,听雨走了进去。赵婶跟小星在外面等她。她要买些治疗感冒咳嗽的药。最近,她跟小星及几个家人都有点伤风感冒。可是在柜台前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一个男人在里边。这个男子二十岁左右,面皮白净,五官秀气,头戴儒巾,身穿蓝色长袍,很显然是个秀才。不知怎的,听雨看着却有点面善。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秀才见听雨进来,也抬头看了看她。却只看到了明眸皓齿。听雨用帕子包着头脸。他见听雨看自己,便朝她作了个揖:在下姓周。听雨点了点头。她还没有行福礼的习惯。特别是对陌生人。听雨把手上的药方给店铺的伙计看,伙计看了,给她称了些。包了几大包。因为听雨多要了几份。说家里有好几个人喝的。

听雨从药店出来,拉着小星跟着赵婶往回走。一路上总觉得有人在后面跟踪自己似的。她回头看了看,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为了保证安全,只好加快脚步,想回到车上。觉得后面好像也有人加快了脚步。她心里一惊:不好,真的被人跟上了!

她小声告诉了赵婶,让她带着小星在前面走,自己在后面对付盯梢的。因为她出门来,带了很多包石灰粉和辣椒粉。虽然不是利器,也能拖住对方并趁乱跑路。

赵婶答应了。带着小星快步走。听雨闪在一边,机警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果然后面有两三个男子果然紧紧跟着两人上去。听雨有点奇怪,这几个人居然没盯着自己。显然也不是赵婶,唯一的可能,就是小星。她说过是个京城大户人家的女儿,说不定是个朝廷显贵的女儿。难道他们又想要绑架小星,以此来要挟权贵?

来不及多想,说时迟,那时快,听雨把手一扬,手里的石灰粉、辣椒粉就甩了出去。三个男子猝不及防,全部中招。听雨趁机跑过去,拉起小星跟赵婶飞跑起来。就跑远了。三个男人擦干净石灰粉,想追。却被那个秀才及几个家人不小心挡住了去路。转眼听雨姐妹两个就没了踪影。

三人气喘吁吁地回到了车上。

周海跟赵叔见她们跑得如此慌张,忙过来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雨喘着气说:想不到,还是……被人跟上了!

周海说:怎么我们这么小心,还是被……。

赵叔说:小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听雨定了定神,心想,我看过多少侦察电影,甩几个盯梢的还不是小意思?于是说:别慌,咱们得想个办法让他们离咱们远一点才好。我跟小星先别出去,然后赵叔你换了衣服帽子,尽量把脸捂上些。拉着车到外面买些被褥、棉衣什么的回来。不妨多买点。周海就别出去了。你的口音跟这里不对。赵叔另找个相熟的人跟你去。赵婶也不要出去。等咱们走的时候,大家都换了衣服,重新装扮一下。把咱们原来的衣服让别人穿上朝其它方向走,也坐着马车。引开跟踪的人。再雇几辆车,拉着鱼肉菜什么粮食什么的。另一辆车拉着酒跟被褥,衣服我跟小星就藏在被褥下面。路上有人问话,周海不要过去答话,装哑巴。赵叔答话。

赵叔称赞说:姑娘想得很周到。我会雇几个伙计帮忙。到时候也帮忙说话。放心,这伙计们也不是外人,是我以前共过事的人。都很可靠。

听雨说:大家都准备去吧。等一切准备好了,就开始行动吧。

一切都按听雨吩咐办。走在路上,果然再没人跟踪了。平安到达村庄,容易松了一口气,听雨跟小星从被褥下钻出来。听雨一回头,却恍惚看到了药店里的那个秀才――骑着马,身边也跟着几个家人,来到了这个村庄里。

听雨有些吃惊:这么巧,难道这个秀才也是这村里的人吗?还是在跟踪自己和小星?她有点不敢想下去了。他是敌还是友呢?

回家后,听雨一直在沉思,回想在药铺遇见的那个秀才,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这般眼熟。

第三十六章出门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