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谁是宫主

  若兰讪笑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虚假道:“原来不认识啊!”

“嗯”灵儿点了一下头。

若兰眼中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双眼散发着精光看着灵儿,不认识都能抱到一起,还是我们不进女se的宫主,绝对有jian情。

“若兰,你为什么这样看我”灵儿觉得被若兰看得毛骨悚然,怎么觉得有一丝阴森的感觉。

“没什么”若兰马上面带微笑,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心里却耐不住叫嚣,我要淡定、稳重,不能吓着灵儿,她可是宫主唯一一个肯碰触的女人。

“对了,那刚才和你在一起的男人你是怎么认识的?”若兰刺探的问。

“你是说北辰啊,他就是受了伤,然后我刚好救了他,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宫主,要不是他带我们来这里,说不定我们真的得死。”灵儿平静的诉说,可是听着若兰的耳朵里就不平静了。

“你叫他北辰”灵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满脸不确信道。若兰直接忽略了北辰傲寒受伤的事,宫主在她心里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即使受伤了,对宫主也是小事,不然宫主现在怎么好好的回来了,她纠结的是灵儿喊宫主北辰。

“对啊,我觉得傲寒叫着怪怪的,不过北辰却挺顺口的,所以就叫他北辰了,不行吗?”灵儿疑惑地看着若兰的反应,叫北辰怎么了,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吗?

“行”若兰越发崇拜的看着灵儿,神人啊,虽然宫主的名字叫北辰傲寒,但却没人敢直呼宫主的名汇,记得上一个称呼宫主名汇的人死得极其凄惨,用宫主的话是他还不配喊他的名字。可是灵儿却还对宫主的名字挑三拣四,难道这就是差别对待。

灵儿有一个疑问一直想问若兰,现在正好开口“若兰,我来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你家宫主,他长什么样,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我也好当面谢谢他。”灵儿诚恳道。

“这个,这个……”若兰有些心虚的看着灵儿,她那知道宫主怎么想的,宫主只让她照顾灵儿,其余的要等宫主吩咐,要是真的如自己猜测的一般,就是坏了宫主的事,后果可不是她能承担的起的,想起宫主处罚人的手段,若兰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若兰带着微笑对灵儿道:“宫主要见你自然会让人通传一声,所以灵儿不必着急,我记得灵儿应该喝药了,我下去看看药煎好了吗?那若兰先下去了”若兰福了身下去了,虽然动作匆匆,但还是无可挑剔的优雅。

“喂”灵儿喊了一声也不见若兰回来,只能作罢。算了,反正我迟早会知道宫主是谁,不过若兰好像要去拿药,为什么这里是古代,为什么要喝中药,不知道人家最怕苦了吗?

北辰傲寒一进来就看见灵儿焉焉的趴在桌子上,拿着一个茶杯在观察。

灵儿摆弄着手里的茶杯,心里忍不住感叹,太奢侈了吧,这个茶杯应该是白玉雕成的吧,这一整套茶具都是。

突然一个黑黑的东西放在灵儿的面前,灵儿抬起头看了一眼,高兴的坐直“我的包”,灵儿一边拉开拉链,一边抬头,果然看见坐在对面的北辰傲寒,开心道:“北辰,是你把我的背包拿回来的吗?”

“嗯”北辰傲寒看着灵儿应了一声。

“谢谢你,北辰”接着灵儿开始摆弄她的东西。

躲在暗处的暗卫不禁蹲在墙角画圈圈,宫主,那分明就是我拿回来的,你就只顾美人在怀。

第十八章谁是宫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