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付出的代价(1)

  “带回去。”紫音抱剑冷冷道,紫音说完转身就走。

  “这一路上风吹的,妆容都花了,我要好好补补妆。”红媚抚着鬓间,柔身道,扭着腰也出去了。

  “你们...”白绝咬牙切齿,将目光转向青玉。

  “你别看我,自己扛回去。”青玉肩膀一耸,双手一摊,摆明了不会帮忙。

  “行。”良久白绝嘴角蹦出一个字,见花邪有醒来的样子,随意踢了花邪一脚,才有点知觉的花邪又不省人事了,白绝将地上的花邪随手抓起往肩上一扔,跟扛麻袋一样,要多粗暴有多粗暴。

  大厅里。

  北辰傲寒坐在上首,小十单膝跪地向北辰傲寒禀告灵儿今晚的行踪以及如何遇险。大厅里被北辰傲寒损坏的家家具早就第一时间让掌柜补上了。

  北辰傲寒轻扣着桌子,寂静的大厅里回响着一声声的敲击声。

  “你先下去。”

  “是。”小十转眼间消失在大厅里。

  ‘灵儿,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我是不知道的。’北辰傲寒在一见到灵儿,小十就向他禀告灵儿安然无恙,以为是小十的功劳,没想到等小十禀告之后才知道是灵儿自己解决的,他怎么都想不出娇弱的灵儿是怎样制服一个会武功的大男人,看来他对灵儿的了解还不够深,北辰傲寒心中十分复杂,今晚的灵儿给他又惊又喜,心中十分矛盾。惊的是灵儿陷在危险之中,若是没有暗卫,又无自保能力,那又会是怎样的境遇,喜的是灵儿能自己保护自己,这也意味着灵儿更加独立,不必事事依赖他,一方面希望灵儿依赖他,一方面又希望灵儿能尽快成长起来。

  “属下参见宫主。”冥思之间四大护法已归来。四大护法各站两旁,而花邪则被白绝随手扔在正中央。

  北辰傲寒眼神凌厉扫了地上花邪一眼,也许是北辰傲寒的目光太具危险性,花邪渐渐醒了过来,入目是一片昏暗,这绝不是在破屋里。

  花邪以不雅的姿态趴在地上,痛的龇牙咧嘴,双手被灵儿折断,此时无法借着手撑起来,只能曲着腿脸贴着地慢慢使力,在地上跪坐了起来。

  大厅里静悄悄的,四大护法安静的站在一旁,北辰傲寒手撑着头,慵懒的侧坐着,一双深邃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着冷光。

  花邪撑起身子跪坐在地上,这才看清了这屋中的摆设,以及屋中的人。屋中未点一盏烛火,但对于耳聪目明的习武之人,这点不具备威胁,虽然看不真切,但轮廓还是能看到的。

  花邪警惕着看着屋中之人,这五人他刚才居然没有丝毫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就算现在,也是只能透过眼睛看到,却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这是以往从未遇到的情况,一般遇到这样的人不是死人,那就是绝顶高手,前者明显不是。

  花邪曲起一只脚单膝跪地,而后站了起来“你们是谁,我花邪自认不认识你们。”花邪两只断手无力地垂在两侧。

  北辰傲寒眼抬都没抬一下,好像面前的只有空气。

  

第一百二十五章付出的代价(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