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牡丹(2)

  灵儿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不就是要钱吗,姐有,灵儿当初要出来,可是把所有的银票都带在身上,可惜黄金太重带不出来,可是咱好歹也是身揣好几万两的人。

  灵儿将一张银票拍在桌上,抬眼瞥了龟公一眼“够了吗?”

  “够了、够了。”龟公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睛几乎粘在桌上的银票上。

  灵儿皱着眉,看着大堂里人,我去,从她进来就亲到现在,还在亲,你亲就亲吧,还发出啧啧的声音。这个更过分,两人的衣服都快脱光,就差现场直播活春宫了,简直辣眼睛。

  龟公伸出手要拿去桌上的银票,这可是一千两,整整一千两啊!

  “等等。”灵儿按住了银票。

  “公子,你这是…”龟公僵着手,眼巴巴地看着银票,别煮熟的鸭子飞了。

  “你先给我开个包间。”

  “好的,我马上就带公子去。”龟公说的有些急切,眼睛可是不离银票半分。

  “哝。”灵儿将银票往龟公的方向推。

  龟公眼睛一亮,摸起桌上的银票往衣襟小心放好,末了还抚了扶放银票的地方,这才扬起笑脸对灵儿道:“公子,请。”

  “公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请我们的头牌,牡丹姑娘。”

  灵儿看着五颜六色的包间,额…品位挺独特的。灵儿打量了一会,龟公就推门而入,笑嘻嘻道:“公子,牡丹姑娘来了。”

  “恩,你先下去吧。”灵儿摆了摆手,真不想再看这张猥琐的脸。

  牡丹站在龟公身后,龟公一走牡丹就暴露在灵儿眼前。

  灵儿摸着下巴打量着牡丹,怎么说呢,五官还算标志,长的还行,不算惊艳,但就这样的就能捞个头牌,长的还不如她呢,灵儿心中却暗暗自恋,自己果然还是美美的,这头牌也忒不咋地了,刚才那个人不会是骗她的吧。

  灵儿瞅了眼从进来就没正眼瞧她一眼的牡丹,话说现在的头牌都是这么傲气吗?

  “你就是这里的头牌。”

  牡丹敷衍的屈膝行了一礼“正是奴家。”完全将龟公嘱咐的话抛之脑后。

  “哦。”灵儿漫不经心地拨弄桌上的茶杯“你都会什么?”

  “奴家会舞。”

  “舞一支我看看。”灵儿撑着下巴,能混上头牌,怎么也得有拿的出手的技艺。

  牡丹已经翩翩起舞了,灵儿是越看越无趣,灵儿打着哈欠,她本以为颜值不够舞艺来凑,没想到只是几下下来就叫她失望,糊弄糊弄那些臭男人还行,糊弄她还差的远了。这姑娘一看就是半路出家,基本功一点动不扎实,一点身为舞者的柔韧型都没有,就像她现在跳的水袖舞,柔中带刚的水袖舞被她跳的跟甩布条似的,舞姿和手势是挺美的,可是在她身上根本展现不出来。

  灵儿抬头望天,不…是望着房梁,她这是脑袋被门夹了才来这里的吧。

  心高气傲的牡丹看着完全忽视她的灵儿,气愤的停下舞步,胸口起伏“公子既然不需要牡丹伺候,那牡丹先行告退。”牡丹转身就想离开。

  灵儿终于将目光转向牡丹“站住。”灵儿有些生气。

第一百四十二章牡丹(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