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该后悔的

  皇上怒气冲冲地离去,身后跟着的水风远走之前还不忘看一眼这个令他无比震惊的皇嫂。凤若年装装样子目送了他们走后,转身朝胡艳刘的牢房走去。

凤若年冲狱卒一笑:“我能再呆一会嘛?”

刚才凤若年见皇上没下跪,皇上竟然不在意,就冲这一点,狱卒根本不敢说不。

凤若年眼底闪过一抹阴鸷,给了凤媚最后只有嘲讽的一笑,留下一抹骄傲挺拔的身影。

凤若年根本不怕凤媚将事情说出去,因为就算说出去了也没人会信。全世界都相信她是废物,而一介废物又怎可能将家底深厚的凤家一网打尽?

胡艳刘一脸呆滞,丝毫没有察觉凤若年的到来。

“傻了?”头顶响起清脆的声音。

胡艳刘一惊,突然抬头。

声音还在继续着:“你让我当了那么多年的废物,总该知道我既然并不是真的毫无练武天赋,总有一天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吧?”

胡艳刘的身子一颤,眼底闪过一抹不可言喻的惊慌。

“说你傻还是天真呢?那日大火我既然知道是你放的,并没有说出去也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费尽心思想要将我搞垮,甚至不惜去说服水风齐前来退婚……你到底在怕什么?一介废物而已,还是你亲手促成的废物啊,对你有什么威胁?”

胡艳刘的心底只剩下恐惧。原来她早就知道啊……一切都是这个看似最无害的女子一步步亲手安排制造的……果然是她最恨的女人的女儿,她这辈子似乎就只有在这对母女手中输过了……。

“呵呵,”胡艳刘忽然笑出了声,满是凄惨和黯然,“凤若年,你当真是隐藏的比她还深。”

她……?凤若年蹙眉,是谁?

“我不是怕你,我是怕她。而你是她的女儿……呵呵,我真后悔那把火没有烧的大些,怎么就没把你给烧死!”胡艳刘的目光一转,满是凶狠。

凤若年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一双手倏然伸出,掐住了胡艳刘的脖子。

“你是该后悔的。就是因为那把火并没有烧死我,反倒变了我。”凤若年冰冷开口。

此时的胡艳刘根本没有力气去做任何反抗,只能任由凤若年掐着,脸色涨红。

“呵,”凤若年冷哼,忽然将手一松,看着胡艳刘的眼神就好比再看一直濒临死亡的畜生,满是不屑的轻蔑,“我今日来不过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胡艳刘却是给了她更多的信息……。她的娘亲,死的绝对不简单。

娘亲的关系以前和大多人都极好,甚至皇上,所以这才能和皇上定下了约定,待凤若年及笄后,容她亲自选夫,且娶她之人这辈子只能有她这一位妻子。

只是……凤若年眼底闪过一抹沉思。娘亲为何会与皇上下此约定?但不成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死亡……?还是说……这一切都被她安排着?她的娘亲到底谁谁?为何能让胡艳刘这般畏惧?

你该后悔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