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心有戚戚焉的人命

  海婷死了。

和夏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看着疾步而去的顾眉,用手指推了推瘫坐在地上、已经毫无形象可言的可伊问:“海婷是谁?”

可伊的脸色灰白而毫无血色,眼睛直勾勾地对上和夏漆黑的瞳孔,气若游丝般吐出话来:“海婷……海婷是谁?对啊,海婷是谁?”

阿错扯扯和夏的袖子,附耳轻声道:“少主,她怕是被吓傻了。您现在是问不出什么的。”

之前在群芳阁寻欢作乐的狎客们听闻死了人,个个跑得比脚底抹油的兔子还快。

“晦气!刚出了永庆郡主的事情,紧接着又死了人。我看呐,这群芳阁风水可不怎么好!”

“就是就是!下回还是去别家吧。群芳阁的姑娘好是好,可就是摸得着,嘿,吃不着啊!”

“……”

群芳阁的龟奴们早就经过顾眉的训练,即使突逢恶事仍旧井井有条地向客人们赔礼道歉,点头哈腰着将这群活祖宗送了出去。

“两位姑娘,今儿个还是请回吧。”之前在门口拦住和夏跟阿错的那个小龟奴赔笑着不敢近身,只得远远地说话。毕竟阿错怀里还抱着把蹭亮蹭亮的磐郢呢!小龟奴赚点小钱不容易,小命可得玩命儿保着。

和夏“嘻嘻”一笑,拍拍膝盖上因为众人纷乱而染上的灰尘:“我是你们阁主的朋友。群芳阁出了事自然是要留下来贡献一份力量的。”说完便拉着阿错的手上了三楼。前面顾眉是上了三楼的吧?和夏不确定,但她心里清楚,要想不被龟奴“请”出去,就得往楼上跑。

阿错厉眼瞪退了想要包抄阻拦的几个龟奴,尔后对和夏说:“少主,咱还是少管闲事了。那个容也还在兴隆客栈等着呢!”

和夏现在被这起事件勾得心里痒痒,哪里顾得上容大哥、也大哥的,一边挽起袖子迈大步子往上走,一边随便挥挥手道:“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容大哥身体不好,让他在客栈里头多歇歇也是好的。”

兴隆客栈的后院,“身体不好”的容大哥左手端酒杯,右手执宝剑,舞剑耍得出了不少汗,沾湿了青灰色的长衫。

“好剑!”容也挽起一个剑花,停下游龙似的步伐,细细地打量手中这柄褐色短剑。

卖剑的肥胖商人喜笑颜开地抖着一身的肥肉小跑过来:“公子,我这可是上古传下来的号称天下至尊的绝世宝剑巨阙!您看您要不要……”商人抬起手比划了一下手指。

容也斜睨他,嗤笑着把手中的剑抛还给那商人:“巨阙?信口雌黄!我见你的剑勉强配让我舞几下,你竟然就敢在我面前胡吹神侃了,嗯?趁我兴致未落,赶紧装好你的剑滚出去!”

胖商人原本还想争辩几句,但多年经商经验告诉他此人绝不好糊弄,便抱着把剑灰溜溜跑了。

容也冷笑:“巨阙?哼!”巨阙早躺在他书房的剑架上多年,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的宝剑!

不过如他所料不差,跟在和夏身边的那个叫阿错的小姑娘身上佩戴的正是可以与他的巨阙相提并论的磐郢!普通人怎会拥有上古宝剑,而且敢大摇大摆地拿出来呢?

和夏。

容也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处群芳阁高耸的亭台楼阁。

第十一章 心有戚戚焉的人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